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陈师哥 
· 全部博文(95)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626608 次
今日访问:115次
日志: 61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冷自知胺
2020-08-12 03: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11 04:46

小奋青滤pe
2020-08-10 07:39

冷自知胺
2020-08-10 06:47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5 04:25

小奋青滤pe
2020-08-02 21:5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1 02:13

冷自知胺
2020-07-29 14:45

小奋青滤pe
2020-07-29 08:18

若芊我芊n
2020-07-28 04:39

骜羽的粉丝幽
2020-07-24 11:27

小奋青滤pe
2020-07-24 10:13






2013-3-5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出版9个月,刚得知选入了《小学语文课外阅读》,深圳报业集团出版,广东中小学教材审查委员会审定。
  


  
  


  
  早上也逛了一下当当网,发现已经有72个评价了,挺惊喜的。 http://searchb.dangdang.com/?key=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内容简介:


  古语有云:有鸟飞过的地方就是鸟国,有青草生长的地方就是青草国,有蚂蚁爬过的地方就是蚂蚁国,非常清楚,这是自有天地以来就有的法律。
   在《几乎什么都有国王》里,有个外星人,他想知道地球是否有趣,如果没趣,他就想攻打地球。那风国国王、树国国王、大象国国王、蚊子国国王等等,该如何应对呢?真的要发生宇宙大战吗?结局很出人意料,因为这是很有趣的地球啊。
   在《门的故事》里,门等主人睡着了之后,跑出去“串门”,天亮之前又不动声色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避免主人醒来的时候“找不着门”。
     在《窗口的故事》里,那扇窗口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从南墙搬到北墙,从北墙搬到西墙,甚至从西墙搬到天花板,成为一扇天窗里。
     在《熊的梦》里,熊做了一个散发茉莉花香气的梦;《青草国的故事》里,青草国国王却一个不同寻常的武侠梦;在《童话之书》里,书的王子即使历经沧桑,依然保持信仰。
     《蘑菇汤》试图重新命名生命的形态——猪妈妈对猪宝宝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再生一次……我会告诉你相同的知识、相同的故事,给你唱相同的歌,带你去相同的地方,让你认识相同的人。”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3-05 09:5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5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3-1-22 星期二(Tuesday) 晴

  注:这是我的好友汤汤写的一篇文章,发表在《中国儿童文学》2012年秋季号理论专刊上。
  
  


  
  
  童话的孩子
  ——我所认识的陈诗哥
  文/汤汤
  
     2012年五月在浙江上虞,我和陈诗哥第一次见面。这次见面,可用他的一句诗来形容:“我已走到窗前看你。”其实我们早在网上认识了。他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一双眼睛有着孩童般的明亮和羞涩。
     此番去上虞,是参加《儿童文学》首届金近奖的颁奖仪式,我们两个都获得了童话类的奖项,他获奖的篇目是《风居住的街道》。这原是一首曲子的名字,当时是我把这首曲子在QQ上传给他,我们都很喜欢这个题目,于是相约用以此为题写一篇童话。这件事我说了就忘了,没有想到几天后,他完成了它,洋洋洒洒九千字,并没有集中的故事情节,却让人读得兴致勃勃,令我暗自吃惊。
     “如果你来到这里,无论你是一只蜥蜴,还是一只蚱蜢,一定会很惊讶的。因为,这是风居住的街道。
     “风居住的街道,它的大名是601B大街……”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点灯的风,读书的风,阴风,五颜六色的风,干净的风,酒馆里的风,要改名字的风……一个接着一个登场。默风是一个点灯人,每天傍晚把灯光铺满了大街,这就是“风光”;风姑娘在衣服上染上了绯红的山茶花、洁白的雪花和桔黄色的月亮,这就是“风花雪月”;小伙子们不听默风的劝告,哈哈,这是“耳边风”;还有“台风、飓风、龙卷风”,它们不过是喝醉了酒的风在发酒疯而已……读着这样的童话,你会忍不住唇角含笑,而心里惊叹:这是一篇随处闪烁着词语光芒的诗一样的童话,简直就是重写了“风”这一词条。
     其实我当时没有写这个同题童话,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忘了,而是找不到灵感。
     陈诗哥是怎样找到灵感的呢?他在《风居住的街道》的创作谈中说——
     “在我居住的601B房里,我经常坐在窗前,眯着眼,听风沙沙地在树上嬉戏,荡秋千,或就某个问题展开热烈的争论,然后来到我的窗前,一次又一次地拂动窗帘,如此神秘,似乎在提醒我:人只有透过梦想,才能接近世界。”
     生活如同梦幻般神秘,这便是陈诗哥灵感的根源吧。
  但是,陈诗哥也遇到一个难题:如何把这似乎无色无味无声无形的风翻译成汉语,让读者读到这些语句,便如同闻到风的呼吸?难处在于:一不留神,就会把风写得过于空灵,乃至轻飘;另外,风太常见,怎样才能写出新意,乃至写出风的深度,也就是说,如何才能诠释出一个全新的风,同时文风扎实?
     陈诗哥还是从生活中找到方法。
    “每当我坐在窗前,风就会穿过美丽的枕果榕、大叶榕和棕榈树,来到我跟前,向我述说它们的故事,要不就与我一起轻轻翻动书页。这便是第二节“读书的风”的由来。而我的书柜,我也把它进行想象变形,成为第六节风柜客栈的原型。风是有性情的。有很多次,上完班的人们回到家,在厨房里沙沙地煮菜,风会把菜的香气带到我跟前。于是,我开始想象:风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它有没有衣服,要不要洗澡,会不会发脾气……就这样,风的形象就开始饱满了。就这样,这篇作品就收获了大致的故事框架。”
  没错,他童话里的想象力和诗意,带给读者完全新鲜的阅读感受,令人不得不叹服,他也许是带着点天才气质的,他的才华横溢几乎势不可挡。
    但这样的陈诗哥,小时候竟然没有看过童话,甚至不知道童话这个词语。他在一个平凡的村庄出生、长大,整天和伙伴们在田野里撒野,玩泥巴,滚铁环,躺在晒谷坪上看天空和星星……可以这样说,小时候的他虽然没有看过童话,却是生活在一个童话的世界里。
    2008年,作为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陈诗哥突然开始写起童话来。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大地震给了陈诗哥多大的创伤,但陈诗哥说,童话对他而言,是治疗,是救赎,是“代替死去的人活着”的一种方式。
    我在他的童话里,仿佛看到一个刚刚诞生的生命,如此新鲜,充满喜悦。在他的童话里,我还看到对世界的重新命名,就好像他写过的一首诗。这首诗真的是太棒了,完全可以用童话来看待。我把他全文放在这里,不舍得删掉半个字: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将是一个早晨,不,那时候,早晨不再叫早晨,而叫“安古”,那是婴儿发出的第一个声音。
      “早晨”是一只鸟儿的名字。
      因此,每个安古我们都会听到早晨在歌唱。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天空也不再叫天空,而叫游泳池,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云也不再叫云,而叫鱼。
      太阳也不再叫太阳,而叫土豆。太阳是一条狗的名字。
      每天,当土豆升起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鱼在巨大的游泳池里游泳。而太阳在下面汪汪叫。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天空是一只猫的名字;
      月亮是一头猪的名字;
      云是一头牛的名字;
      而星星则是一只鸡的名字。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风就会快乐地吹过来。
      不,那时候,风也不再叫风了,而叫什么呢?
      大象。
      同样。玫瑰也不再叫玫瑰了,而叫什么呢?
      老虎。
      同样,树木也不再叫树木了,而叫什么呢?
      豹子。
      同样,草儿也不在叫草儿了,而叫什么呢?
      狼。
  
       于是,我们就会看到这芳香的一幕: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大象会快乐地飞过来,在老虎的旁边轻快地跳舞,而豹子和狼在旁边鼓掌,大声叫好。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老虎也不再叫老虎了,而叫七弦琴;
      大象也不再叫大象了,而叫小提琴;
      黑熊也不再叫黑熊了,而叫钢琴;
      长颈鹿也不再叫长颈鹿了,而叫二胡;
      猴子也不再叫猴子了,而叫吉他。 
  
       那么,星期天我们将会干什么呢?
      我们将会去动物园,看凶猛的七弦琴、小提琴、钢琴、二胡和吉他。
      在动物园里,这些凶猛的动物会仰天长啸,举行一场伟大的演奏会。
  
       不过有时候,它们看着我们,心里也会在嘀咕:这些像猴子,不,像吉他的家伙到底叫什么呢?
      
   是啊,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人会叫什么呢?
     石头?菠萝?一截桃花心木?还是一只乌鸦?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仙人掌。
     
  
     他的许多童话都与“命名”有关。《门的故事》重新命名了“串门”——门等主人睡着了之后,跑出去“串门”,天亮之前又不动声色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避免主人醒来的时候“找不着门”;《窗口的故事》里,那扇窗口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从南墙搬到北墙,从北墙搬到西墙,甚至从西墙搬到天花板,成为一扇天窗;《蘑菇汤》重新命名了生命的形态——猪妈妈对猪宝宝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再生一次。……还是同一个你。我会告诉你相同的知识、相同的故事,给你唱相同的歌,带你去相同的地方,让你认识相同的人。”
     陈诗哥的童话,十分明显地呈现出异于他人的特质,他的童话,有诗,有哲学,有神性和灵性,是与众不同的,是独特有新意的,是才华横溢的,是孩子气调皮的,是有迷人的单纯的。比如《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这篇童话,我特别喜欢,大家不妨找来读读,便能真切地感受到我说的这几点了。
     陈诗哥原先是个诗人,他的每一篇童话里几乎都有诗的特质。如《如果上帝是个孩子》、《一句话的故事》,如《在我睡着之后》:“在我睡着之后,彩虹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一个美梦。在我睡着之后,乌云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一个黑黑的梦。在我睡着之后,一个奇怪的东西跑来看我,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陈诗哥有一个比喻:“诗歌与童话,对我来说,就像天使的两只翅膀,一个带着快乐,一个带着忧伤。”是的,好的一首诗和好的一篇童话,对他来说,同样是上帝的声音。他是基督徒,在他心里,童话与《圣经》是如此接近,是通往信仰最佳的路径之一。
     他写童话不过四年时间,他在童话创作之初就不是懵懂的,他有自己鲜明的童话观,他对童话有属于自己的十分个性的理解。他提出要相信童话,童话是一种信仰,童话是一种奇迹,相信童话,即相信希望,相信宽恕,相信爱。童话之所以为童话,是因为它拥有一种伟大的单纯。
     有一个读者看了他的童话后说:“从作者悠悠的述说里,我看到了一个哲人‘丢盔弃甲’的全过程,从他的童话里,我读出了诗人的婉约,读出了哲人的朴素。”我认为这句话说得相当精准。在陈看来,童话,最得哲学的精髓,而且比哲学更完美,可以这样理解,所谓童话——就是哲学的最本真的状态。那么,童话是童话主义吗?不,陈诗哥认为,如果变成了主义,那就不是童话了。
     因此,读陈诗哥的童话,不能分析思考,而只能用心灵。
     在陈诗哥的童话里,有时候我可以看到舒比格的影子。他是如此喜爱舒比格,乃至在《童话之书》(曾获冰心奖)专门为舒比格写了一个故事,名字就叫“一个故事的故事”。
   有时候,我读陈诗哥的童话会感到累,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他的童话是以诗意而非故事来推动。所谓诗意,照他的理解,是在事物之间寻找关联。如此我们便在他的童话里看到一环扣一环的缜密的意象。我知道他并不太在乎童话的故事性。他认为:“故事,谋求的是自身的精彩。而童话,更多是为了他人的美好。童话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牧养人的心灵。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这是一种哲学本体上的区分。
     而在我看来,童话的牧养人心,还是要靠有智慧的故事来实现。他的一些童话更适合成人阅读。
     陈诗哥说,会去读童话的大人其实就是孩子。他发现,孩子和儿童是有区别的,后者是一个生理概念。他自有他的说法:人不能重新成为一个儿童,因为人不能返老还童;人却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而孩子是永远可以重新开始的。
     他这样定义孩子:“孩子是指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颗温柔、谦卑的心,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喜欢不义。他对事物有着直接的喜爱,而非仅仅拥有一个概念。他可能是一个弱者,不会对别人造成攻击。他可能90岁,也可能只有8岁。他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喜爱,凡事宽容。”
     陈诗哥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吧。
     或者说,他之所以写童话,就是为了重新成为这样的一个孩子吧。
     
    
陈诗哥 发表于 2013-01-22 14:51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41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2-24 星期一(Monday) 晴

  感谢美国基督教文艺杂志《蔚蓝色》为我开两个关于童话的专栏http://dnn5.jgospel.net/Default.aspx?tabid=2376 。《献给0—99岁的孩子》、《我为什么写童话》、《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句话的故事》、《天空的故事》发表在2012年12月圣诞专号,后四篇已在博客上贴出,现在把《献给0—99岁的孩子》贴出,祝大家圣诞快乐,内心有真正的平安和喜悦。
  


  
  生命河畔的对话
  
  献给0—99岁的孩子
  
  
  重返伊甸
  
  
  亲爱的宁子:
  
  您好!
  我整理了两期的稿子。第一期童话理论我以《我为什么写童话》作为开篇,配的童话我准备了两篇:《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和《在我睡着之后》。这两篇童话我还犹豫不定,不知选哪篇好,前者故事性强,比较有趣,意思也好;后者散文性强,带有一些梦幻的色彩。您觉得哪篇大人会喜欢一些呢?第二期,我用了《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句话》和《天空的故事》,这三篇放在一起,正好有一些内在肌理。关于专栏名称,我比较倾向“童话之书”,因为直接,一目了然,我还想在栏目名下配一行口号:“献给0—99岁的孩子”,或“献给上帝的孩子们”,字体比栏目名小一些,因为 “所有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呵,您觉得如何?
  
      ─陈诗哥
  
  
  亲爱的诗哥:
  
  读到你的童话札记,我好像遇见了一个重返伊甸的天使,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次读到这么透彻、这么纯粹地谈童话的文字,作为编辑,我自然有些喜不自禁。你的童话也很有趣,对于没有童话的中国来说,这或许是个美丽的开始。但我对是否在蔚蓝色杂志上直接登载你的童话还是有些犹豫,因为,适合于成人阅读的童话实在不容易写,你的《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虽然故事性强,故事中的意象、角色都比较有意思,孩子们读来会饶有兴趣,但成人的阅读兴趣就可能不在这里。我个人觉得,成人读童话更喜欢简单的意象,简单的故事,简单的生活情境,简单到你不觉得是在读童话(虚拟感几乎消失),而是发现了被你不经意中弄丢了的好东西─一种在时光隧道中蓦然回首的惊喜。《小王子》、安徒生童话,台湾绘本作家几米的《地下铁》、《向左转,向右转》都有这个特点。而你童话的叙事方式,角色表现,虚拟感很强,这不会消减儿童的阅读兴趣,但对成人读者来说,“虚拟感”的强化可能引起阅读兴趣的递减,因此,我考虑再三,还是倾向于从你的童话创作谈开始,附录一篇童话,专栏名称可用“重返伊甸”,你意如何?
  
      ─宁子
  
   孩子不属于时间
  
  
  亲爱的宁子:
  
  您的意见对我很好。因为我一直跟同样喜欢童话的成人,或为孩子读童话的父母交流,而您的视角则与他们不同。
  我也喜欢读几米的作品,但我有一个感觉,几米的作品着重情调,而非童趣。我觉得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情调是光滑的,适合中产阶层阅读;而童趣则带有一些笨拙,则这种笨拙很耐人寻味,对人很有启发。我并不是说哪个比哪个好。但,对于童话来说,童趣肯定比情调重要。
  我说要“重新成为一个孩子”,与一般说的“不想长大”不同。后者带有较浓的小资情调,这两者的区别在于,“不想长大”其实就是“不想承担”。而童话是有承担的。我还特别想研究一下童话与苦难之间的关系:童话里面有苦难吗?正如有了信仰之后,还会有苦难吗?在苦难面前,我们还相信童话吗?我们还相信上帝吗?
  我区分过“孩子”与“儿童”之间的区别,对于孩子来说,并不存在“想不想长大”的问题。因为孩子不属于时间。我有时候也会想:“为何一个农民不会说“不想长大”?而一个小资却常常把“不想长大”挂在嘴边?
  
  但您说的问题依然存在,因为大人的生理特点和思维特点依然存在。如何让一个大人对童话产生兴趣?这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很想听听您和其他人的看法。
  
  您起的专栏名字“重返伊甸”很好,就用这个名字吧。
  
   ─陈诗哥
  
  重新成为上帝的孩子
  
  
  亲爱的诗哥:我很喜欢《在我睡着之后》,其它一些短篇也意味深长,我会陆续选用一些。今年十二月那期,我先用《我为什么写童话》,后附《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你邮件中闪烁的智慧真让我欣喜,对“情调”和“童趣”的界定,你说得很精准。对“重新成为一个孩子”和“不想长大的区别”,你分析得很到位。我想,我们何妨把这些邮件的内容稍加整理,以书简的方式分享给《蔚蓝色》读者?
  
  “童话是有承担的”、“孩子不属于时间”,这些洞见宛若午夜灯火,让我看见了童话世界的光明。和你交流,真是件美事。 ─宁子
  
  
  亲爱的宁子:
  
  谢谢您喜欢我的童话!在写童话的时候,我是希望0—99岁的孩子都来读童话。您相信吗?正如有0—99岁的孩子,也有0—99岁的老人。目前,我估计,0—99岁的老人会更多一些。我和深圳其他的朋友,一起来宣传大人读童话,而且大人比孩子更需要读童话。
  对我曾经影响很大的鲁迅有一句话:“救救孩子吧。”但是,这个世界的问题不是出在孩子的身上,而是出在大人的身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暴力都是以爱的名义进行的。所以,鲁迅说:“救救孩子吧。”但我说:“救救大人吧!”我甚至还想说:“救救鲁迅吧!”
  长期以来,鲁迅被誉为我们民族精神的重要代表。那么鲁迅精神是什么呢?鲁迅精神可以称之为“硬骨头”精神,是“一个都不宽恕”,是“批判一切”。但这种“硬”的背后,是“恨”。再联系鲁迅的童年,他是在一个破落的大家庭出生、长大的,从小饱受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所以,我们并不奇怪鲁迅对钱的态度。但是这种“恨”成为了我们的民族精神,这不是极大的悲哀吗?在这种精神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大人,是否还懂得温柔、宽恕和忍耐呢?恐怕懂的人不会很多。
  我在一篇文章里说,我发现了童话与《圣经》的关联。《圣经》有一个重要的主题:修复人与神的关系,即让人重新成为神的的孩子。《圣经》,就是给孩子阅读的童话。耶稣说:“你们若不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断乎不能进入天国。”
  我相信,童话、孩子、信仰是同一种事物,都是通往基督的事物。大人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孩子,这意味着生命将如节日般地归来。
     
     ─陈诗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2-24 11:2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34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1-9 星期五(Friday) 晴

  
  一万个我
     文/陈诗哥
   
   
  ——在浩瀚的宇宙中,会有另一个你吗?
  ——有的。那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吧。
  
  在宇宙中某个时刻,有一万个人同时出生,他们有着同样的长相、体重、手势、笑容和哭声,不同的是,他们的父母给他们取了不同的的名字:有的叫史蒂芬,有的叫木木,有的叫土土,有的叫山峰,有的叫椅子,有的叫陈诗哥……
  他们有的住在地球上一间平凡的屋子里,屋子里有一间书房,窗外爬满了常青藤;
  有的住在火星上的小火山旁边,每天用小火山来热早餐;
  有的住在月亮上,他的梦想是有朝一日拜访地球;
  有的住在海王星上,他喜欢在海边钓鱼;
  有的住在一颗小小的行星上,那颗行星很小,只住着他爸爸、妈妈和他一家人,他们在宇宙中过着漂流的日子……
  一开始,他们想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都是:“天空真蓝啊。”但很快,他们就有不同的想法了。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画家,把那种神秘的蓝涂出来呢?”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航空员,探索星空的奥秘?”有的在想:“天空真蓝啊。我能否成为一个诗人,歌唱最美丽的星空?”
  于是,他们便踏上了不同的道路。
  久而久之,他们就有了不同的人生,一万种不同的人生,一万种不同的快乐与幸福,一万种不同的悲伤与痛苦……
  
  有时候,他们会梦见对方,梦见对方看日落、捉蜗牛、荡秋千、打妖怪,梦见对方望着星空痴痴地发呆,梦见对方穿过茫茫的沙漠,翻过高高的雪山,游过浩瀚的大海,只为去看一朵只在日出时分开放的一朵蓝色小花。
  有时候,他们分不清梦见的究竟是对方,还是自己。
  有时候,他们什么都梦不到。
  在没有梦的日子里,夜空总是一片黑色,什么也看不到。
  在有梦的夜晚里,夜空星光璀璨,发出做梦时才会有的光芒。
  而我们总会看到满天星光。
  
  而我,是住在地球上的陈诗哥。
  我住在地球上一间平凡又安静的房子里,我把它称作“安静居”。这个房子周围有葱郁的树木,每天天没亮大树上的居民就会把我吵醒,而风,当然是从树的后面透进来的,十分的透凉,心旷神怡,而我就在这房子里面读书、写作、睡觉,更多的是发呆,落入到思想的深处。
  我是一名诗人和童话作家。
  每当我构思童话的时候,我会落入到久久的沉默,那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在浩瀚的宇宙中静静地穿行,有些孤独,却不会寂寞。我在宇宙中寻找我的故事,同时也寻找那些跟我同时出生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的故事。我时常思索,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故事与他们有着什么神秘的关联呢?抑或,我的灵感来自他们,来自他们所做的梦幻?
  我写作,便是为了找到他们,获得某种程度的答案。
  我在漆黑的宇宙中寻找着,这个希望指引着我前行。
  我的笔像一艘宇宙飞船慢慢地等待,飞行,寻找。它运载着词语,词语是我的粮食。我在我的笔里坐着旅行,里面竟还有许多宽余。一路上,有些客人来访,又离去。他们有的给我捎来一声神秘的问候,让我知道我并不孤单;有的给我投来一两颗星光,让我避开潜伏在写作中的宇宙黑洞;有的给我送来一束小白花,散发着我所要寻找的故事的香气。
  我很高兴在飞行过程中认识那么多的朋友和事物。如果没有他们,谁晓得我的旅途会是多么孤单!
  最后,我不一定能寻见我的故事。
  但有时候,当我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某处突然找到我的故事的时候,整个宇宙就像一个箱子“嘭”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满天的星光。
  我的朋友们在跟我一起庆祝。
  然而,我却分不清,这究竟是我的故事,还是我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朋友的故事?
  我甚至分不清,现在这个故事,究竟是我们当中的哪一位写的?
  
  此刻,我站在阳台上,仰望星空,心里想着宇宙中那些跟我同时出生、一开始有着同样的长相、体重和想法、但随即就有不同人生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他们正在干什么呢?他们高兴吗?孤单吗?也在仰望星空吗?也在想着另外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吗?天空真蓝啊!终有一天,我们会相遇吗?”
  这时候,我打了一个喷嚏,满天的星斗都颤动了。
  他们似乎在说:“是的,只要你的宇宙飞船继续前行,终有一天,我们会相遇的。”
  
  
   2012年2月 安静居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1-09 22:4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10-26 星期五(Friday) 晴

  
  感谢谭旭东先生为我的童书《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写的书评,刊于《 中华读书报 》2012年10月17日 第12 版。
  
  
  


  
  
  
   看,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文/谭旭东(作者为鲁迅文学奖得主)
  
  每个国王治下,都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每个什么的故事里,都有闪亮的珍贵。职业化的编故事不能打动人心,唯有用心致意的童书,才能让人一生回味。
   陈诗哥是爱思考的人,也是很有诗心的作家,他笔下的童话,原就是他自己的心灵写照,也是他观照孩子的审美方式。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是一部短童话集,开始阅读时,我就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诗哥写故事,叙述情节,安排形象,让幻想飞翔,都是出自于心灵的律动,都是来自本真的情怀。他不是那种把读者看得很准确的作家,只为某个年龄段来写作,然后按照教育的逻辑,按照某种观念来理性地安顿文字,掌握节奏;他的童话似乎都没有预设,故事是天然流露的,情节是笔随心走,而语言及其情境又是那么空灵,富有浪漫主义的气息。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是短童话集里的第一篇,书的名字就是它的名字。这是诗哥笔下较长的童话,故事的构思非常精巧,也极有趣味。它叙述的是一个外星人降落在地球上,想知道这个星球是否有趣,如果没趣,就要攻打它。这个消息被地球上的国王们知道后,都很紧张,他们举行了各种名目的会议,还召开了联合国大会,共同商议大计,于是,一万个国家的国王,纷纷赶到喜玛拉雅山的避暑山庄,在那里,大象国王主持了会议,狗国王、狼国王、鹰国王、树国王和恐龙国王,等等都纷纷发表意见,要求战斗,对于水军和空军的部署,大家达成了一致协议,但对陆军的部署,国王们发生了争吵,甚至就乌龟是属于陆军还是水军都提出了疑问。这篇童话,故事的构思是别出心裁的,当然,最令人喜爱的还是它内在的童话逻辑,作家从大自然里得到启迪,又把现实生活中的某类现象隐喻到童话里,因此,幻想的世界里有现实的影子,而现实的生活里也可以找到童话。我也很喜欢这篇童话的题目,它没有呈现童话的形象,也不包含某种叙述,但读了童话后,感觉它又是那么完美的结合,是一个可以提炼和概括童话内涵的好名字。
   《河的女儿》也是诗哥的一篇佳作。它用的是第一人称,叙述者就是河的女儿,她是河王的小女儿,也是一条美人鱼,喜欢坐在桥下,一边唱歌,一边欣赏美丽的景色。月光如水的夜晚,她常会看到河边一座房子,有一位诗人,也总在深夜才入睡。一个夜晚,善良、勤劳和贫困的老渔翁撒下渔网,没想到正好把河的小女儿罩住了,后来,那位诗人知道了,就想了一个办法,请老渔翁喝酒,在渔翁醉酒酣睡后,他让一直暗暗爱着河的女儿的河族小王子,把河的女儿带走了。等老渔翁醒来,他发现河的女儿不见了,诗人指着女儿手中那本《安徒生童话》,告诉老渔翁:昨夜他们谈了一个晚上《海的女儿》呢。后来,河的女儿和河族的王子结婚了,他们去看他们敬爱的诗人,他们发现,诗人和他美丽的妻子,正在满怀爱意地给侄女讲述“河的女儿”的故事。这篇童话的构思也是很精巧的,而且镶嵌了经典童话《海的女儿》的情节和主题,不过,诗哥没有搬用,而是把经典童话里的形象拿来作为自己的童话元素,并给予了新的阐述,还加入了新的内涵,使童话更为新鲜迷人。应该说,这也是一种“互文性”写作,算是童话写作中的一种新尝试新探索。过去,汤素兰的童话里借鉴了一些经典童话的因素,也尝试过“互文性”的表达。
   《熊的梦》也是一篇很诗意唯美的童话,冬天雪花飞来了,熊开始进入冬眠,并做了很美的梦。诗哥把它叙述出来了,用的是梦的叙事方式,显得轻盈而飘逸,给读者灵动温馨的感觉。诗哥的短童话大部分很短,如《门的故事》《日子》和《哭泣的女孩》,只有三、五百字,好像大部分都有作家主体的角色进入,比如说“我们”这个人称代词,就反复出现在一些童话里,这也是一种很奇怪的阅读感受。因为童话的幻想世界,还是让它独立存在更好一些。但读完了诗哥所有的童话后,特别是在阅读了诗哥《我为什么写童话》一文之后,我认同了诗哥的这种写法。他说:“我是一个信徒,我写童话,是因为我听到了上帝的召唤。”他还说:“故事,谋求的是自身的精彩。而童话,更多的是为了他人的美好。”诗哥的这些话,是真正理解了童话诗学的,把童话仅仅当做故事来写的人,永远是二流的,甚至是三流或不入流的写手。但把童话当作童话,当作如诗哥所说的“一种伟大的单纯”来书写的,才是真正的童话作家!
   诗哥由诗歌之门进入童话,并且思考孩子的世界,以哲学家的身份来打量自身的写作方式,也是一种超越,对自我的超越和对童话及儿童文学的新理解。我不能过多地赞叹诗哥的童话,只能说,诗永远是童话的灵魂,而对童心世界的敬畏,是儿童文学作家的根本。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0-26 15:3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39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8-4 星期六(Saturday) 晴

  
  这篇评论大概是关于我的作品最早的评论吧,是周其星老师最先发现的,作者是一位医生,看了十分感动和感谢!
  
  诗人的童话
  ——阅读陈诗哥
  文/云为墨
  
  前段有朋友推荐我看一篇文章《风居住的街道》,我并没当回事,因为它刊登在《儿童文学》之上。
  《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都是青少年时期我的最爱,但现在,我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书需要读,以前荒废太多,时间不够啊…….
  然而不久,女儿向我提起一篇文章,竟然还是那个《风居住的街道》,但我仍然没上心。
  断断续续地,女儿同我说起了一些其它好玩的内容,时间长了,我发现是同一个人的作品,那个人叫陈诗哥。
  再次遇到朋友时,当听说我并未读那文章时,对方表示了遗撼,我分明听到一些近乎“啧啧”的声音。
  晚上,我上网一搜,不禁激动万分,在陈诗哥的一些诗里我读到了卡尔维诺,而他的童话让我想到了《小王子》。
  我熬夜又读了写风的那篇,当我看到他写的《相信童话》时,我突然感到,我一直瞎摸的太久了,有太多的文题,其实是用童话就可以解决掉的。
  从陈悠悠的述说里,我看到了一个哲人“丢盔弃甲”的全过程,从它的童话里,我读出了诗人的婉约,读出了哲人的朴素。
  当哲学变成童话的时候,陈已成为披蓑戴笠,驾孤舟钓寒雪的老翁;变成那个从海里钓出日子,又放日子重走世间的圣人;
  当诗变成童话的时候,陈又化身为充满思想的枕头,会挪移的窗子,会旅行的门,会跳舞的房子,以及那个用故事交换故事的货郎;
  我反复想着他的一些话:
  人只有透过心灵和梦想,才能接近世界,而这,正是童话的秘密所在;
  文章最主要的是音调,音调取决于句式,句式来自于足够的简洁;
  伟大的作品需要伟大的心灵,伟大的技巧和最初的喜悦___伟大的心灵或者是悲壮的,伟大的技巧也可以是单纯的....;
  一篇文章不一定要是童话,但它可以充满童话的句子,散发童话的声音\颜色和气味….
  ........
  是的,天下文章太多,真能称上美文的,能给人美感的就不是那么多了。
  也许,为文者到一定时候,返璞归真的方向是这样的,从段\篇\章,回身到字\词\句___用字和词把每一个句子写好就行了.
  如果每一句话都是美的,那么,每一段\每一篇和每一章也就必然是美的了.
  太多的人在段\篇\章上下功夫,当每一个字每一词每一句话都还不太顺溜的时候,他就想弄出宏大的,巨幅的,深远的….
  于是,在文学的路上,他只是闷头走去,一味地从前往后,只知道从左向右.
  那一队队的文字拥积着\雍肿着\庸俗着,哪怕是走入死胡同,哪怕最后成为恐龙的枯骨架子,也不愿成为生龙活虎的生动小雀…..
  假如反过来___回过头,扭转个身,把文字按韵律排序,那个韵律在童话里,可以这样运用___那就是咋好玩咋来,同样的文字,本来是可以变得更美的.
  童话,原来最得哲学的精髓,而且比哲学更完美,可以这样理解,所谓童话——就是哲学的最本真的状态。
  陈说,图画是故事的彩色花朵,假如我把这句话理解成包含了三种事物的话,那么___故事指的就是童话,花朵指的是哲学,图画指的就是诗.
  它们是一体的,是一回事,是不能分离的.
  用童话的语言讲故事,开出了哲学的花朵,当出现了这样的画面,当然也就是诗了.
  以前我觉得用寓言表达哲学,就是最大的智慧了,甚至把童话和寓言混为一谈,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正是我思维堵塞,表达不畅的症结所在.
  如他所言,以前我可能是因为___”过于正确,童话于是失去了想像,冒险的欢乐也就没有了….”
  因为,陈说,童话不需要钢铁一般的事实,它在探寻一种未经历史\文化沾染的可能性,一种儿童式的可能性.
  而如果,人只是用理智来认识世界,比如,用寓言,他最容易获得就是概念!
  而概念是线性的,是不可逆转的,比如时间,因为孩子没时间的概念,所以孩子不属于时间,孩子永远可以重新开始,大人却再也无法回头……
  陈说,童话启示当下,却不维系当下.
  陈说,寓言不是童话,寓言是一个既成的事实,寓言是人类失去伊甸园之后才有的,即童话失去之后,人类退而求其次的再造.
  陈说,童话并非要回到伊甸园,童话不脱离现实,童话也不反对什么,童话就是现实本身,对照之下,现实则是虚假的,因为怀疑生活是对的,但怀疑之后,不应虚无.
  陈说,童话是为了牧养人的心灵,因为,它是是清澈的,坦然的;
  陈说,童话是给孩子看的,但孩子是谁,这个问题需要想想,比如,世上还有九十岁的孩子.
  因为___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他对事物有直接的喜爱,他温柔谦卑___凡事相信,凡事喜爱,凡事宽容,;
  孩子的另一个意思即是,拥有一种伟大的单纯!因为,在内在品质上,童话与信仰并无二致.
  陈说,相信童话,获得童话,意味着有一个新的开始,新的世界,新的人,如同孩子看见清晨.
  和陈诗哥一样,我相信上帝对人说的: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的样子,断不得进天国.
  耳朵回响着陈的质问___我们的心还要硬到什么时候?人要流浪到什么时候?一句话能支撑多久?为什么不坚持到最后一刻?已经愤怒了那么多,就不怕你的心被烧坏吗?需要经过多少苦难,才能在黑暗中看见自已?.....
  陈认为,世界本身就建立在一本童话书之上,因为,人们与其询问怎样才能得到美好,不如问,美好需要什么品质,失去童话,等于失去了绝对的价值,人们容易落入相对主义的陷阱___人们越是寻找,就越是失去,因为,寻找的方向错了.
  他认为,人生的根本不在深刻,不在能力,不在智慧,而是纯洁!
  而纯洁,不是成功更不是道德.....因为道德的建构中有一股怨恨.
  陈诗哥喜欢写信,写信是他的节奏___写信可以尽情地倾诉和表达,这是诗人的需要,因为,诗人比诗更重要.
  他享受软弱,因为,能认识到软弱和局限,也是可爱的,动人的.
  如他写的一样,他如一个没失去最初单纯的孩子,多了的沧桑又使他更为清澈,他<晒书>,他<晒海>,当看到世界上<几乎什么都有国王>的时候,在<大地国和海洋国>生活着的诗人,只愿变成一株把脚伸入泥土,仰头吐纳的青草.....
  他的童话承担了任务.......
  陈的本质是一个诗人,他最爱的是神学和哲学,他写的童话也因此就如诗,如神,如哲学.
  面对世界,他<看图识字>,随后远走他乡;面对生活, 他“今儿下雨,明儿就开花”。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8-04 21:29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7-17 星期二(Tuesday) 晴

 感谢诗人蓝蓝在《南方都市报》的专栏对《几乎什么都有国王》的介绍和评论。
    
    门的秘密
    文/蓝蓝
    
   门是家或者居所的出入必经之处,是从私人空间或公共空间通往其他空间的咽喉之地。门在文化中的象征意味不言而喻,以致有了法雅门、凯旋门、天安门等等充满社会政治乃至宗教意味的名称。门意味着敞开,也意味着关闭。门既是联系也是隔绝。门的重要性从成语“分门别类”、“改换门庭”、“遁入空门”“不二法门”等等,便可看出门已不再是我们日常所见到的门。有时门也是权力范畴的象征,乃至团伙、党派的领袖被称作是“掌门人”,但有时门也是情感的温度计,譬如这样的诗句——“花径不曾缘客扫,柴门今始为君开。”
   无独有偶,童话作家陈诗哥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中,有篇极短的童话《门的故事》——“也有一扇这样的门,有一个晚上他出去旅行了。因为他觉得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到别人家串过门,别人一定会笑他孤陋寡闻的。于是他出去了。他在小区里逛了一圈,向各木门、铁门表达了他的问候,又到便利店买了根棒棒糖,还在大榕树下荡了一会秋千。但他又想到:他必须赶在日出前回家去,否则爸爸、妈妈和小斗就找不着门了。于是,他不动声色,喜滋滋地站回原来的位置。天亮了,屋子里的人刷完牙,就高高兴兴出门去了。”
   在这个简单的童话里,门以第三人称出现,作者赋予了它人格化的形象。“他”像人一样可以到处走,有感情,会思索,也有自己的同类和伙伴——木门和铁门。“他”甚至会和人类的儿童那样喜欢吃泡泡糖和荡秋千。“他”出去“串门”的愿望是因为担心别人笑“他”孤陋寡闻,所以才有了这样一趟“旅行”。但“他”并未忘记自己最重要的事业,趁天还没亮一定赶回家中。我相信,任何儿童读了这篇故事,都能够想象这扇门的旅途,也能够想象故事里呈现的画面。或许,这篇童话没有更多的道德教诲,但它的确是启发孩子想象力的故事。想象力是促成人类智慧最伟大的动力,也是创造力之母。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曾经说:“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幻想、梦想和预言,即对潜在的明天的想象。”这是因为现代化的生活极易将人们引入到实用主义的境地,但是,若没有想像力和创造力,一切都将是海市蜃楼。因此,说陈诗哥这篇童话意在开启儿童读者的想象力之门并不为过。
   门在民间故事里也呈现出它神秘的一面。许多地方都有门神一说,用门神来驱邪辟鬼,卫家宅,保平安。传说中黄帝手下的神将神荼与郁垒、汉代的赵云和马超、唐朝忠诚善战的秦琼和尉迟恭、乃至能捉鬼的钟馗,担任了大多汉地文化中门的守护神。有些地方的人们则在门后竖着放一把大扫帚,作为门神的象征。门的意义还有更多——德国哲学家齐美尔在他著名的哲学随笔《桥与门》中指出,自然界中所有的事物即可视作相互联系,又可视作相互分离,万物通过某种能量互相转化,但人类以其独有的方式进行联系与分离。例如桥梁可以使分者相连,但“门以其较为明显的方式表明,分离和统一只是同一行为的两个方面。”齐美尔认为,桥象征着人类坚定地将天然存在的分离统一起来,而门则是我们从自我走向外界、由从外界走向自我的象征。他想说的不仅仅是桥与门,他想通过对桥和门美学意义的分析,说明可转换的界限对于人的意义和价值,因为只有越过界限进入他者的生命,人才会有真正的自由。
   或许,我们终其一生都会在想——门外和门后,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呢?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7-17 21:17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23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7-10 星期二(Tuesday) 晴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书评,将发表在明天7月11号的《新快报》上,敬请关注。
  
  


  
  童话先生的故事
  文/寻美丽
  
  如你所知,这个星球上,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正如在童话先生的故事里,总会有王子和公主。王子有时候会变身为各种样貌,比如青蛙,比如熊,比如有翅膀的小龙……公主可能会变身为菠萝公主、河的女儿、紫蝶姑娘……
  谁也不知道童话先生的年龄,只知道他有一双星星般明亮的眼睛,为了他人的美好不停忙碌着;有时他也停下来思索,把无数梦之碎片存放在枕头里。他像青草国的子民一样,脚踏着坚实的土地就能马上精神抖擞。他也会说:热啊,热啊,我的心热啊。然后任思想到四处漫游。他变成一道门,在夜晚偷偷溜出去逛逛;变成一扇窗,看东南西北方的风景,甚至装在天花板上;变成独自行走的一双靴子,老了,希望被人穿上;变成一个篮球,载满生命变成另一个地球……
  在深圳,在朋友堆里,童话先生陈诗哥是难以辨认的一颗石子、一苗青草或一行小诗。我怀疑他有着天生的消解对立的能力,而又天生地与存在对立,只是他的对立不是以喧哗的方式而是以缄默的方式面对,这是陈诗哥的性格使然。
  这一次,童话先生变成一本名叫《几乎什么都有国王》的书,飞到了我面前。我这才有机会好好端详他。这真是一次奇妙的相逢——原来,会讲故事的童话先生自己也有说不完的故事呢,甚至你不用寻求童话故事背后的寓意是什么,你只需要感受的是陈诗哥那种纯美的表达就足够了。
  有人说,成人世界没有童话。童话,对于很多成年人来说,实在是件遥远又奢侈的事儿。尤其在这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熙熙攘攘,皆为利往”已成为主流的意识。多少挣扎着不愿意长大的人,当彩色的理想遭遇黑暗的现实,于是随波逐流。每年“六一”儿童节,多少人心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上帝是公平的,无忧无虑、七彩斑斓的童年,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童话里,“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人认为这是个千篇一律的结尾,甚至认为是个空洞的谎言,他本来不相信,必定无法感受到王子或公主的幸福。所以,童话先生说,只有在信仰的基础上,理性才是有意义的。
  想起一次和朋友吃饭,他三岁的女儿也在。小姑娘把服务员放在椅子上的桌布打开,层叠裹在自己身上,口里念着:“我是公主,我是公主……”那时我觉得自己正在赴公主的宴会,无比愉悦和荣耀。
  所有的大人都曾是个孩子,可惜的是,他们常常忘记了。他们不再吃棒棒糖,不再吹肥皂泡泡,不再听风声、雨声、鸟鸣,不再随便表露自己的喜恶……
  相信,本身就是一种童话。因为信任,心中会充满阳光般的温暖;因为信任,爱情如童话一般美好;因为信任,漫长的岁月充满了希望。
  诗人与儿童就很接近。然而像儿童这样的诗人毕竟太少了,尤其更是与自然有着亲密接触的诗人。实际上,我可以这样说,陈诗哥热爱自然的天性在写作上得以释放。
  童话先生又化身为一个英俊的、脸色苍白的年轻诗人了。他用诗性飞扬的文字,编织着一个个美好的故事。他的童话有时很温柔,包容,有时非常纯真可爱,更有时充满了忧伤失落。他以天真的眼看着世界,那么一切都轻灵起来,带着梦幻般的纯粹,欣喜,喃喃细语,就像那枚早晨篱笆上的,甜甜的红太阳。他的诗一般的文字有时似乎并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而是在表达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陈诗哥著,少年儿童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7-10 20:09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59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7-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发表在《时代周报》185期(2012年6月29日)
  
  重新命名世界
  吴桂林
  
  陈诗哥说,诗与童话是天使的两只翅膀。如果用天使的眼睛重新观看这个世界,会怎么样呢?
  他会重新命名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太陈旧了。
  陈诗哥说:“我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命名一切,解释一切,照亮每一个词语,这是诗人的任务。”(《诗人的命名与寻找》)陈诗哥把这一诗歌理想带到童话,从而赋予了童话更高贵的品质和更深远的境界。
  《门的故事》重新命名了“串门”—门等主人睡着了之后,跑出去“串门”,天亮之前又不动声色地站回了原来的地方,避免主人醒来的时候“找不着门”。《蘑菇汤》重新命名了生命的形态—猪妈妈对猪宝宝说:“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再生一次。……还是同一个你。我会告诉你相同的知识、相同的故事,给你唱相同的歌,带你去相同的地方,让你认识相同的人。”四年前,作为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回来后,陈诗哥哭着说:“要替死去的人好好活着。”之后,他突然开始写童话,是不是把自己重新变为一个孩子,代替死去的人好好活着呢?
  我们忙碌地工作,忙碌地生活,是否还记得我们的房子和身体都有一扇窗口呢?在《窗口的故事》里,那扇窗口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从南墙搬到北墙,从北墙搬到西墙,甚至从西墙搬到天花板,成为一扇天窗。这样,我们就重新看到了“窗口”这个词语。
  这种命名在《风居住的街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呈现。这篇童话有9000字,但读的时候丝毫不觉乏味,甚至暗暗有一种永远读不完的希望。默风是一个点灯人,每天傍晚把灯光铺满了大街,于是这重新命名了“风光”;风姑娘在衣服上染上了绯红的山茶花、洁白的雪花和桔黄色的月亮,于是这重新命名了“风花雪月”;小伙子们不听默风的劝告,于是这重新命名了“耳边风”;他还命名了“台风、飓风、龙卷风、飙风”,它们不过是喝醉了酒的风在发酒疯而已……“风”最后变成了一种哲学,关乎“树欲静而风不息”、“风水”、“风动还是心动”等命题。这是一篇随处闪烁着词语光芒的诗一样的童话,简直就是重写了“风”这一词条。
  陈诗哥是一个有信仰的人,他尤其推崇《圣经》,上帝创造天地的故事肯定深入了他的心灵。《如果世界重新开始》是另一种形式的“创造天地”,它对整个世界重新进行了命名。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诗人的回答是:“‘早晨’是一只鸟儿的名字。”“天空也不再叫天空,而叫游泳池。”“云也不再叫云,而叫鱼。”“草儿也不再叫草儿了,而叫什么呢?狼。”……这些命名,初看似乎随意而混乱,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其实蕴含着诗人对“上与下”、“动与静”、“主动与被动”等关系的重新调整,蕴含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秩序、物与物的关系、物与人的关系的重构。就如文章后面所写:“我们将会去动物园,看凶猛的七弦琴、小提琴、钢琴、二胡和吉他。”“凶猛”与种种悠扬乐器的修饰,居然呈现出另一种和谐的美感。而对于文章最后提出的“人会叫什么呢?”这一问题,陈诗哥的回答是“仙人掌”,这个回答多么巧妙,揭示了这种植物的名称的深意,那就是修复人与神的关系,同时人又像仙人掌一样有独立的个性。哈哈,你能想象两棵仙人掌拥抱的样子吗?
  随着我们越来越长大,为何生活却越来越单调、乏味?怎样才能突围呢?陈诗哥找到了答案:重新成为一个孩子。
  陈诗哥的第一部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现已出版,就是他重新成为一个孩子之后对世界的重新命名。为什么他写得如此有趣而深刻?因为他“有一颗像天空那样大的心”!
  最后,借陈诗哥的一句话:愿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陈诗哥 著
  少年儿童出版社2012年5月版
  120页,15元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7-07 22:04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27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6-22 星期五(Friday) 晴

  
  当当网解封《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有兴趣的朋友可在当当、卓越、京东等找到。
  上周,我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被当当网屏蔽了,经责编了解,说是当当前些日子发了一些券,为了不亏得太厉害,就把卖得比较好的书分批屏蔽,《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在其列。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6-22 19:49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14 星期一(Monday) 晴

  
  我的童话《风居住的街道》获2010-2011年度首届《儿童文学》金近奖。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5-14 12:36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5-7 星期一(Monday) 晴

  
  
  《风居住的街道》收入江苏文艺版《中国儿童文学年选(2011年选)》。
  《在我睡着之后》收入江苏文艺版《中国儿童文学年选(2011年选)》、漓江版《2011中国年度童话》、长江文艺版《2011中国儿童文学精选》、未来版《2011年最值得推荐的儿童文学作品》。
  《熊的梦》收入《《国语日报》(台湾)2011年精选童话》。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5-07 15:32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07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的干女儿陈槿洲(两岁又十个月)写了很多童话,这是其中两篇,我可没有帮她加工过啊。什么叫天籁?这就是天籁。
  
   陈槿洲的童话(两篇)
  
   对不起
  
   一只黑色的猫把小熊的水杯打翻了,杯子坏了,水倒了,弄湿了小鸭子。小鸭子很伤心,都哭了。
   小熊说要去看电影了。黑色的猫说:“你带我一起去,好吗?”
   小熊说:“不行!你都把杯子打翻了!”
   猫猫说:“你带我一起去,行吗?”
   小熊说:“不行的!你把杯子都打翻了,杯子都被你打坏了!”
   猫猫说:“你带我一起去,好吗?”
   小熊说:“不行的!”
   ……(如此三番,重复)
   黑色的猫说:“哎呀,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
   小熊说:“好吧!我原谅你!”
   猫猫说:“你带我一起去好吗?”
   小熊说:“好吧!”
   小熊和黑色的猫猫一起高高兴兴地去看电影了!
  
  
  
   题记:女儿昨晚折了一个飞机送给我。然后还讲了一个关于飞机的故事。
  
   飞机的故事
  
   飞机飞累了,他想睡觉。于是他跑到天空上睡觉。 洲洲说:“哎呀,飞机!你怎么不回家睡觉啊!”
   飞机说:“因为我没有家,所以就在外面睡了。”洲洲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飞机说:“我能到你家里吗?”
   洲洲说:“为什么你不回家呀!”飞机说:“因为我没有家啊,所以要来洲洲家啊!”洲洲说:“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来我家吧!”
   飞机高高兴兴地跟着洲洲回家了。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4-28 11:45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1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4-23 星期一(Monday) 晴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一句话》、《天空的故事》将刊于《儿童文学》2012年第七期头条“文学佳作”栏目,这是创作谈。
  
  
   诗人的命名与寻找
   文/陈诗哥
  
   在这三篇作品的写作中,写上一篇时,并没有想到下一篇写什么。把这三篇作品放在一起,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因为它们有内在的脉络,秉承我一贯的写作思路。
   我为什么写作?要在这篇短文里解释这个问题比较困难。简而言之,我希望这个世界每天都如清晨那样新鲜,喜悦,充满爱。所以,重新命名一切,解释一切,照亮每一个词语,这是诗人的任务。
   那天清晨,我很早就起床,内心充满喜悦,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我的心田里:世界如果重新开始,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世界还会叫世界吗?早晨还会叫早晨吗?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
   于是,我什么都不做,早餐也不吃,站在窗前痴痴地想,呆呆地想。我想:有没有一朵叫老虎的玫瑰呢?哇,那是一朵多厉害的玫瑰啊!接着,我的脑海里出现一个个好玩的词语:太阳、土豆、大象、七弦琴……我要寻找这些词语之间的关联,让它们重新散发出有趣的光芒。
   现在,你们看到这篇《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会觉得这个世界新鲜、有趣吗?
   而当这些词语组成一句话,那会是一句怎样的话呢?
   在写作《一句话》之前,我在后山上散步,欣赏树木与鸟叫。
   那时候,正好有一对母子从我旁边走过,儿子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突然,回过头来,对他妈妈说:“妈妈,我爱你!”但正好那时候刮来了一阵风,母亲在风中听得不是很清楚,说:“什么?我听不见!”母亲没有听到那句“我爱你”,因为风把那句话吹跑了。
   “风把那句话吹跑了。”这句话就像一道光一样照亮我的心灵。我想:“如果那母亲没有听到这句话,她不知道孩子有多么爱她,那母亲会多失望啊,那孩子会多失望啊!不行,我要替那对母亲去找回那句被大风吹跑的话!”
   于是,我想像自己跨过了千座山,淌过万条河,历尽千辛万苦。而那句话呢?被风吹到天上后,它也索性做一番旅行,去见识一下这个伟大的世界。每当它看到陷入困境中的人们,它就会跑过去对他说:“我爱你!”起初,这只是一句小小的话,但在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它体会到很多东西,从而变成一句很大很大的话。它从小爱变成了大爱!
   而一年后,风把那句话吹回到后山,它已经走了地球一圈。而我正好也走了地球一圈,回到出发的地点。于是,我们相遇了。
   在想像中过了一年,在现实中往往一秒钟不到。我马上捉住那句话,走上前,对那母亲说:“你孩子对你说‘我爱你’!”这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句话呀!我看到那母亲的脸上绽放出甜蜜的笑容,那孩子也是这样。
   然后,我走下山,趴在窗台上发呆,我要静静地让刚才的故事发酵,慢慢变形,于是,那对母子的声音慢慢变成了两个清澈的声音,那是两个孩子的声音。我相信,在世界最初的时候,只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这个故事就这样写成了。
   世界有了爱,就会变得摇曳多姿,例如天空。
   看着天空,你们会想些什么呢?
   我呢,会生出很多很多的想像,想出很多很多的比喻和故事,因为我有一颗像天空那样大的心!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些作品都有意模糊了诗、童话与散文之间的文体界别。我觉得,这些界别一点都不重要,甚至,有时候它们还会对人构成阻碍。
   重要的是,它们散发出梦一般的光芒。
  
   2012年4月18日 安静居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4-23 09:20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1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3-27 星期二(Tuesday) 晴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陈诗哥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那将是一个早晨,不,那时候,早晨不再叫早晨,而叫“安古”,那是婴儿发出的第一个声音。
   “早晨”是一只鸟儿的名字。
   因此,每个安古我们都会听到早晨在歌唱。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天空也不再叫天空,而叫游泳池,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云也不再叫云,而叫鱼。
   太阳也不再叫太阳,而叫土豆。太阳是一条狗的名字。
   每天,当土豆升起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白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鱼在巨大的游泳池里游泳。而太阳在下面汪汪叫。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天空是一只猫的名字;
   月亮是一头猪的名字;
   云是一头牛的名字;
   而星星则是一只鸡的名字。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风就会快乐地吹过来。
   不,那时候,风也不再叫风了,而叫什么呢?
   大象。
   同样。玫瑰也不再叫玫瑰了,而叫什么呢?
   老虎。
   同样,树木也不再叫树木了,而叫什么呢?
   豹子。
   同样,草儿也不在叫草儿了,而叫什么呢?
   狼。
  
   于是,我们就会看到这芳香的一幕: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大象会快乐地飞过来,在老虎的旁边轻快地跳舞,而豹子和狼在旁边鼓掌,大声叫好。
  
   如果世界重新开始——
   老虎也不再叫老虎了,而叫七弦琴;
   大象也不再叫大象了,而叫小提琴;
   黑熊也不再叫黑熊了,而叫钢琴;
   长颈鹿也不再叫长颈鹿了,而叫二胡;
   猴子也不再叫猴子了,而叫吉他。
  
   那么,星期天我们将会干什么呢?
   我们将会去动物园,看凶猛的七弦琴、小提琴、钢琴、二胡和吉他。
   在动物园里,这些凶猛的动物会仰天长啸,举行一场伟大的演奏会。
  
   不过有时候,它们看着我们,心里也会在嘀咕:这些像猴子,不,像吉他的家伙到底叫什么呢?
  
   是啊,如果世界重新开始,人会叫什么呢?
   石头?菠萝?一截桃花心木?还是一只乌鸦?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仙人掌。
  
   2011年4月3日 安静居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3-27 10:43 | 正常 分类: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 评论: 0 | 浏览:150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页码:1/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