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陈师哥 
· 全部博文(95)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626600 次
今日访问:107次
日志: 3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冷自知胺
2020-08-12 03: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11 04:46

小奋青滤pe
2020-08-10 07:39

冷自知胺
2020-08-10 06:47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5 04:25

小奋青滤pe
2020-08-02 21:5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1 02:13

冷自知胺
2020-07-29 14:45

小奋青滤pe
2020-07-29 08:18

若芊我芊n
2020-07-28 04:39

骜羽的粉丝幽
2020-07-24 11:27

小奋青滤pe
2020-07-24 10:13






2012-11-26 星期一(Monday) 晴

  今天收到《语文报·高考版》2012年37—44期,这是一期高考作文的专号,它邀请了很多作家也一起来写高考作文,因此看到了很多熟悉朋友的名字:周莲珊老师的《莫以善小而不为》、大卫老师的《穿越时代的旅途》、徐长顺老师的《享受风的掌声》、董恒波老师的《找准自己的社会角色》、彭绪洛老师的《书信:是联接情感的桥梁》……我被要求写四川省的作文题目,我大概用了四十分钟写了这篇《看见水的人》。
     
  四川卷高考作文题:
  阅读下面这首诗,按照要求作文。
  手握一滴水/聂沛
  一滴水里有阳光的谱系图/有雪的过去和未来式/有大陆架和沙漠/有人的生命……
  我手握一滴水/就是握着一个世界/但一个小小的意外,比如一个趔趄/足以丢失这一切    
  
  
  看见水的人
  文/陈诗哥  
  
  英国诗人布莱克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那么,水呢?
  水的里面,当然也有一个辽阔的世界了。因此,佛祖说,他从一碗水里,看见八万四千虫。拥有八万四千虫的一碗水,不啻于一片汪洋。
  然而,当你打完球回来,大汗淋漓,匆匆端起这碗水,咕噜咕噜地一口喝完,你有想过你喝下的是一片汪洋吗?你喝下的有八万四千个生命吗?
  通常,你是想不到的,因为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一滴水里有大千世界,一滴水里有芸芸众生;你甚至看不见,从水里发展出来的事物,如从水变来的酒,从水长出的花草和参天大树;你更加看不见,一滴水能解救一位在沙漠里频临死亡的旅人。
  这个你,当然就是我了。
  水的世界和救赎很重要,但是,看见水的人更重要。因为他能利益更多人。所以,我要学会看见水。
  一个水手,如果他看不见水,恐怕他和他的朋友,就只能葬身大海了。
  一位君王,如果他看不见“民为水,君为舟”,那他就更加看不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因此,如果君王看不见水,那他的国家就有祸了,他的百姓就有祸了。
  而孔夫子,我们伟大的教师,他从水里看见了什么呢?他站在河岸上,发出千古感叹:“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他从水里看见了时间的秘密,所以,他和他的学问能穿越时间,来到我们的面前,使我们得到教养。
  而另一位伟大的人物,我们道家的圣哲老子,他从水里看见什么呢?他看见:“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他的意思是说: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如果我们能从水里获得这种教育,这个世界便是天堂。
  那么,我从水里看见什么呢?我既不是水手,也不是君王,更不是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我能从水里看见什么呢?
  我希望从水里看见自己。
  这并不是像希腊神话里的那个英俊的水仙少年,天天跑到湖边欣赏自己英俊的容貌,他对自己的容貌如痴如醉,竟掉进湖里,溺水身亡。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美丽当中有一种自恋。
  那么,我希望从水里看见一个怎样的自己呢?我不知道。但我有耐心,我愿意静静地等待水的启示,和它对我的教育。
  我知道,若不能从水里看见自己,是无法看见他人的。
  这个他人,包括整个世界和芸芸众生。 

 (作者简介陈诗哥,诗人、童话作家。获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年《儿童文学》金近奖。出版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名师点评:
  
  内容:四川卷高考作文“手握一滴水”,透过一滴水,感受整个世界,思辨性强,所涉主题也比较丰富。此文从“看见水的人”这个角度切入继而大谈要“看见水中的自己”,因为“若不能从水里看见自己,是无法看见他人的”,立意新,角度巧,思考深。
  
  表达:这篇文章结构完整,构思巧妙,可谓匠心独运。文章从一滴水里能看见什么写起,把自己与佛祖释迦牟尼对比,引出“要学会看见水”,继而从水手、君王、孔子以及老子多个角度、多个侧面阐释对水的认识,内容充实,材料丰富,想象大胆而又极富逻辑,最后又深入到“从水里看见自己”,可谓层层深入、曲尽其妙,令读者犹如空山寻宝,惊喜不断。
  
  特征:立意富于哲理与禅思,已令常人无法企及;语言更富魅力,文化味极浓,但又如清风拂面,没有掉书袋之嫌,反增添斐然文采。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11-26 15:10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24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2-6-16 星期六(Saturday) 晴

   (前几天在央校的书吧和薛忆沩老师聊天,很久没有一个中国作家能让人如此激动了。下面是我的发言。)
  
  在与薛忆沩沙龙上的发言
   文/陈诗哥
  
  重新书写与复调
  薛忆沩有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不断地修改他的作品,对于一些被认为已经达到完美的、不能再增减一个字的作品,如《出租车司机》,他照样修改。对此,胡洪侠先生提出:“一个作家是否有权修改他已经完美的作品?”
  我认为,修改与重新书写是不同的。
  修改前和修改后,其实都是同一个文本,作者都是同一个作者。而重新书写则不同,每一次书写都是一个独立的文本,每个文本背后都有一个作者。也就是说,有几个薛忆沩。
  我有一个感觉,这几个文本之间,这几个薛忆沩之间,有一种对话关系。这种对话,我称之为复调写作。这有点类似《圣经》四福音书,四福音书是四个相对独立又有联系的文本,它们当然有很多内容是重复的,但奇怪的是,也有一些内容看起来是矛盾的。为什么如此神圣的文本会有矛盾的地方呢?我认为不是矛盾,而是一种对话,是不同的福音书作者与稣以及不同的福音书读者之间的对话。薛忆沩的同一部作品有不同的版本,也是一种对话,至于对话的内容是什么,我是很好奇的。
  
  精神言说
  我喜欢薛忆沩的作品,不仅是因为他迷人的书写方式,更在于他的作品有一种精神言说。能达到精神言说的中国作家很少很少。我曾经喜欢过莫言和贾平凹,但我已经和他们告别了。我曾经喜欢过马悦然极为推崇的山西作家曹乃谦,但我还是跟他告别了。我曾经在网上读到过阿乙的作品,也喜欢过,但还是告别了。或许,在文学的意义上,他们的作品是好作品,但我认为他们还是达不到精神言说的境界。
  我也曾经喜欢过很多诗人,如多多、柏桦、西川、翟永明、于坚等等,当然现在还是喜欢的,但喜欢的程度远远不如以前。我最喜欢的而且依然喜欢的是北岛,但不是八十年代及以前的北岛,而是九十年代以来的北岛,我在他九十年代以来的诗歌读出克制之下有一种巨大的激情,我还读出了一种守夜人的气息。
  我读薛忆沩的作品,同样感觉到有一种克制,在优雅的书面语之下,同样感觉到一种巨大的激情。
  
  与卡尔维诺
  我还对薛忆沩和卡尔维诺的关系十分有兴趣。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虚构中重建真实,也就是说,他们的虚构可能比现实更接近真实。为此,薛忆沩有一本书《与马可波罗同行——读看不见的城市》。我在薛忆沩的一篇发表在《深圳商报》的访谈中注意到,在他的简介中他说“现居深圳”,其实他在国外居住。这个很有意思。薛忆沩在很多城市都居住过。那么,薛忆沩是不是在虚构中重建五十五座城市,而深圳是其中的一座呢?
  
  音乐性
  我还十分欣赏薛忆沩作品中的语调,或者说音乐性。我觉得,这音乐性不仅在于语调的一致性,也不仅在于数字哆啦咪发嗦……的声音之美,更在于作品的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如《通往天堂的最后一段路程》,它的语言和他的革命、战争主题有一种迷人的关系,这种关系就是一种很深刻的音乐性。
  
陈诗哥 发表于 2012-06-16 22:15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2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9-9-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的动物室友
 陈诗哥

一天中总有一个时候我要坐在窗前读诗。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些什么东西出现:先是窸窸窣窣地响,然后就安静了。
听我读诗的,是我的一些动物朋友。
它们究竟住在什么地方,说真的,我不太清楚。可能是在书柜的后面,可能是在书桌的下面,也可能是在墙的缝隙里,谁知道,它们都是神出鬼没的。
我只好跟它们约法三章:各行其道,互助互爱,互不骚扰。不然,我的生活就乱套了。
蜗牛在我的这些朋友里是最神秘的。每次我都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它喜欢在我附近散步,那种气定神闲简直蕴藏着无穷的智慧。我相信,对于这个世界它观察得比我真切。其实它又是十分胆小,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缩回壳子里面。在里面是很安全的。每次听我读诗时,只有它会摇头晃脑,头上四个触角有节奏地伸缩,大概是灵魂出窍了。
书堆里住着一些书虫,它们总会啃掉一些书皮,这让我很苦恼。我甚至想把它们赶走,可是大家都是这个世界的居民,我又有什么权利驱逐一群热爱知识的朋友呢!我想了想,只好撕一些可口的纸片,放在它们经常出没的地方,并跟它们说:“不要再吃我的书了。”大概它们听懂了这个建议,我的书没有继续受到破坏,而它们似乎又生活得还好,数量也不见增多。这让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而蜘蛛总是那么沉默。人们可能会嘲笑一只猴子的聒噪,却没人会嘲笑一只蜘蛛的沉默。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壁虎。我读诗的时候,它总贴在玻璃的外面,听完后又独自离开,悄无声息。这个沉默的杀手,我想,即使饱读诗书,也不会改变冷峻的性格。
至于飞蛾,总是飞来飞去,大概是因为有一颗躁动的心。甲壳虫则较为稳重,像一辆推土机,没人知道它在想什么。
这些朋友中,蚊子是最不受欢迎的。起初,尤其是在晚上我躺下睡觉的时候,它们就出现,在我耳边嗡嗡地说个不停,这些阴郁的家伙大概有什么心事,但谈心事哪能在这个时候呢!有一次我终于忍无可忍,打开灯,把这些没礼貌的家伙大大斥责了一顿。后来,它们可能识趣了,就很少来了。不过,我祝愿它们过得好。
有时候,朋友来看我,眼睛却只盯着我的书,我只好叫道:“哎呀!朋友,小心你的脚!”朋友大惊失色,连忙把脚抬起:一队蚂蚁正从他的脚下威武地走过。
有些动物出现又消失了。原因是很多的。
有一段时间,我对这些小动物充满了忧虑,希望它们不要太多。不过,感谢上帝,它们都保持着得体的数量。
如今,很多年过去了,竟也相安无事。

 2009年9月28日 安静居

附:有诗为证

给甲壳虫的一封信


甲壳虫,你在寒舍小住
感觉怎样?恐怕有些失望、愤怒
和忧伤?在你之前
许多小动物也这样说
它们都撒野成性了。但有什么办法
它们以为这是最初的地方
日子就这样流淌
我看见了,你也不曾说出
风一吹来,树叶就跌落
牛蛙在水塘里蹄鸣
五千米之上有人静静的飞过
最妙的是小儿夜里啼哭
我坐着看书,而你附在蚊帐上
我就想到:“现在来了
那快乐与忧伤。”
然而
有一天晚上,不知何故
你不断的颤动双翼
我一掌把你扇落在书本上
你伏在那里,大概睡着了
人生不如意常八九
我相信你会再次醒来
阿门


2007年5月23日 安静居


春天杂记•22

忧伤是一门学问
这连你也懂,老鼠
但我太痴。在我的书柜上
你练习了多久?

你读四书,也背五经
甚至必要的时候
你吞下那无味的书页,夜夜长啸
噢老鼠,我看见了神仙

但你走得太远
但事情不会偏离轨道太久
老祖宗,为了规矩
我使出三十六计

终于,某夜你不再来到我跟前背书给我听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安静
却几乎是一首悲歌

 2007年3月5日 安静居


陈诗哥 发表于 2009-09-30 09:09 | 正常 分类:散文 | 评论: 0 | 浏览:152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所在栏目:散文
页码: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