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
一起来吃喝玩乐不得了,这样的终身伴侣哪里找。
假如打盹的猫开始散步。
假如呼吸止于这一秒的香味。
我又看到你的微笑,安静而美好。
那些肆略的音符伺机侵入我们的灵魂。
假如每一场电影都会不忍心在夏天落幕。
假如,我们只是,一直牵手,走长长的路。
<< 2019 十二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漫步·印象·静止 (36)

流光·昧影·沦陷 (31)

浮云·旧事·温柔 (121)

真心话·大冒险·八卦(2)

给九十岁的你(2009-8-13)

下一站印迹(2009-8-1)

It is hard to forgive(2009-6-10)

樟脑香——新加坡纪行(一)(2009-4-29)

四月的旅程(2009-4-22)

我不擅长盛大的抒情(2009-2-16)

Sing your song in 2009(2009-1-22)

我的花朵我要自己戴(2009-1-4)

哎,心爱的奶茶~~~~...(2009-9-25)

>>

  • 访问:465510 次
  • 日志: -52篇
  • 评论: 1363 个
  • 留言: 8 个
  • 建站时间: 2005-8-11
水色潮汐 管 理 员

奥古拖把 管 理 员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等待你

给九十岁的你
2009-8- 13 星期四(Thursday) 晴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等待你
看到奶茶写给陈升新书的序言,心头也是一惊。觉得为什么这样令人唏嘘的两个人,到了今天还要叫所有人瞧见。他们之间的事,我们都在猜,可过客的情绪本就不必在乎。

看完我却觉得释然。奶茶的文字,写出来也很像奶茶,淡淡的清香,回味的时候却有原茶的苦涩。她已不再是05年的那个奶茶,在侯佩岑的《桃色蛋白质》里哭得梨花带雨,也未能让对面那个抱着吉他的老男孩动容。

那期节目想必很多人看过,也应该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呆呆的怔在屏幕前,眼泪就掉下来。我深信它没有经过任何策划,而情势急转直下不过是因为奶茶执意要送新专辑给陈升,可他就那么残忍地拒绝了。

后来我看他唱自己写的歌《然而》,《纯情青春梦》,一首又一首。抱着吉他,悠然淡定的样子,仿佛心里没有泛起一丝波澜,可是他的歌真的唱得很柔情啊。所以这整期节目像是所有娱乐节目里的异型怪胎,它从头至尾都有一种情绪在弥漫,那种压抑纠结暧昧不明找不到出口释放的情感。它让人难过,是因为直指人心。

她在他面前,完全无法设防。他对她言辞冷谈,像严师诤友,回避所有暧昧的词句,却在侯佩岑问他是否喜欢奶茶的时候,脱口而出:你神经病啊!我当然喜欢她了,否则我为什么为她做那么多事。他不避讳,和奶茶一样都是率真的人,可却无法对她再温柔一点。

他后来说,我唱首歌给你们听吧,奶茶说要听风筝。他开始唱,她就哭。她在银川的时候坐了4、5个小时的车才找到一个电话可以打,只在电话里对他说“我很好。”他说,我当时挂了电话,把地图摊开来看,甘肃银川……那么远那么远……她去之前还对我说,如果我在那出事你能来找我吗?她在那么远的地方……我怎么可能接的到。就像风筝放出去好远,它掉下来,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了。然后他转向她们那边,说,佩岑,我接不到。声音微弱,像叹息。这个时候他的花白头发才让我觉得,他是真的老了。老到不能再缅怀青春和纯情。

“我们之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而这些不懂其实才是真懂得。”

 这二字令人宽慰,即使风筝飞得再远,它们之间其实是彼此懂得的。


——文 刘若英

很久不见了,我不会自讨没趣的问你最近好不好,因为你的答案总是「活着吧!」在这个不耻「冷笑话」的年代,还能坚持这么幽默的冷言冷语,你应该也算奇葩。
  
我想即使到了九十岁,你应该还是跟现在一样,像个长不大的小老头,有点愤世嫉俗,满头银发,却还穿着短裤拖鞋自以为游走在不知名的星球吧。
  
还记得你早当年奋力写书的模样,在光复南路的一家小店里,一壶茶,一包烟,握着笔一个一个字的写下。然后固定在傍晚时,身为助理的我去接你,前往录音室,再帮你把一张张的文字打进计算机里……这样的画面,好像是陈年旧事,也彷佛是历历在目的昨天。
  
自从你传讯息来要我写序之后,我就陷入恐慌,这怎么写啊?我们之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或者就像你说,你决不再为我写歌,因为你已不懂我。我想,可能我早也不懂你了。而这些不懂其实才是真懂得。然而我只要求,如果这序真能帮你多卖两本书,下次我出书时,你也欠我一篇序。
  
有时我很恨,为什么我的人生到现在还必须跟你的名字扯在一起,但也许我应该感恩,像「奶茶」这样的名字,也只有你想得出来。朋友从西藏回来,说我的歌大街小巷听的到,因为高原同胞天天要喝奶茶,赞叹我的名字取的好。(很冷,但这绝对不是笑话。)
 
某些人,在你的生命中经过,留下痕迹,有些是鲜明彩色,有些是灰暗黑白,奇怪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的你,都让人觉得既极端又模糊。长时间跟你共事的我,清楚知道你是故意的,而且乐此不疲。离开你的人离开了你,因为知道你是故意的;留在你身边的人留下来,因为清楚你乐此不疲,但是没有一点心机。
  
大多数人都只看见你放荡不羁,自我中心。这我倒可以帮你澄清。如果你真只是他们想的那样,你不会十数年孜孜不倦,笔耕写歌。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不可能长久维持平静而甜美的家庭生活。想起有一天你喝醉了,我开着车送你跟箫言中回家,途中,你突然惊醒大叫,要言中去便利商店买两颗茶叶蛋跟一个三明治。言中问你:「阿升,你还吃得下吗?」你迷蒙中回答:「夫人交代,买回去给儿子的早餐。」那个倜傥潇洒的陈升不见了,这一个陈升有些扫兴,但这才是你最应该引以为傲的陈升!
  
你的确在我生命中扮演了很多角色,我爸爸说了,你住院那时,某个黄昏他独自去看你,坐在病床边,只跟你说了一句:「谢谢你代替了我的角色,比起我,你更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  
你最爱问我:「你快乐吗?」在我离开新乐园后的第一张唱片完成时,我拿着热腾腾的新歌要你听,电话里的你说:「我不用听,你只告诉我,唱这些歌,你快乐吗?如果快乐,那就够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是老招。但到现在为止,工作中,虽难免会做一些妥协的事,唯有唱歌,师父的话,我谨记在心。
  
你说过,大树要在天空交接相会才有意思,那时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颗小苗,别老依附着你,要我自己学着长大!嘿嘿,你总会有九十岁的时候,我也会有八十岁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我不奢望我的树长的比其他人高,也不需要长的跟他人一般高,我只确定,我的树顶能遥遥见的着你的树顶就够了!

......
水色潮汐 发表于 2009-08-13 18:14 分类:真心话·大冒险·八卦 | 浏览:10568 | 评论: 7

下一站印迹
2009-8- 1 星期六(Saturday) 晴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等待你
今天去同乐坊买了张悬城市小型live show的票,走在安静的余姚路上,突然觉得很开心。两周之前我在后海福库吃不知道什么风味的菜时,觉得北京比上海有文化多了。更重要的是,文艺这件事情在上海被虚掩起来,悄悄的放置在弄堂的小黑漆门后面,有种藏着掖着的神秘。在北京却是再大众不过的事情,况且骨子里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和改良让人觉得这才是地道的中国,而不是洋人热衷的七拼八凑的玩意儿。

我有点怀疑我起初选择这个城市生活的意义。其实,这并不仅仅只是怀疑的初露端倪。

看到一个奇妙的广告贴,它的标题是从上海换到三亚的小渔村去生活。那真是很美,离海十几米远,二层小楼,有凉棚庭院吊床,有新鲜鱼虾海味。可以乘渔村的铁皮船去打渔。

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城市,白天里的川流不息夜晚里的疲惫迷离。我也许真的会选择离开,趁着还有勇气选择的时候。这世上没有哪儿是真正的世外桃源,而桃花只在人心里。

我从来不沿着他人眼里好孩子的路径来规划自己的生活,已经有那么多人在循规蹈矩,争到些什么多少也没有关系。自称格子间异类的小简离开她令人艳羡的职位,公司,头衔,她说要做一个表里如一的文艺女青年,开始写一部新小说,去旅行,待盘缠花尽再说。这潇洒让人喜欢。做OL,用英文做Presentation,业务精湛,套装高跟鞋。这些在我们曾年轻无知的时候觉得很好很强大,但有多少是来自虚荣心作祟,经历过便知晓。

你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吗?我要诘问自己。

然后狠狠地找到答案。










......
水色潮汐 发表于 2009-08-01 19:38 分类:漫步·印象·静止 | 浏览:4507 | 评论: 3

It is hard to forgive
2009-6- 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等待你
上个月我去书店买了她的《小团圆》,还顺带买了本《朗读者》。

这本书从港版开始被热炒和追捧,所有报刊书评都少不了它,文青们又显然多了谈资。“张热”这一次由她自身的华丽沧桑挟裹而来,满足了我们太过膨胀的窥私欲。

我带着这两本书,去亲戚家度周末。很快的我看完《朗读者》,比同名电影花的时间多不了多少。另外一本,我足足看了一个月。这不是说她的行文有多艰涩跳跃,只不过之前的生冷到这里变得倏忽宛转,女作家多半自恋,而她更有这资本,每写一段,总仿佛笔尖蘸足了墨,划下去又有些流连。

这是前半段。我总是翻几页,然后觉得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搁到一边,想起来才会重新看起。而后半段,那更有点像劫难。她写第三人称的女主角,往往是从容的,而九莉这里情绪总是更多隐忍,像是为了契合“万转千回之后的幻灭”。

后来又想,她大概是攒了一股劲儿来写之雍这个人。分明是曾经深爱过,她不屑掩饰。但到了幻灭呢,这抑制就显得更加煎熬。在别人博客上看到一封炎樱写给胡兰成的信,信首称呼“兰你”,矫情打败了奇妙的亲昵感。若论文笔上乘,张确是令他人无法企及。

也许男女情事,惟有那两人清楚。这就不难解释,为何他们的事我们从来都猜错。

我开始纠结的是原宥。究竟她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是否已经心怀慈悲,而俗世男女哪一天才可以真正放下和谅解。那天在家看《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一堂欲望都市的编剧打造的电影版爱情教学课。绝大部分情节都是烂熟的翻版肥皂剧。只是当看到本.阿弗莱克把戒指藏在脏脏的工装裤中让安妮斯顿无意间发现的那个镜头,竟忍不住有些喉头发紧。

这也许源于女人之间最本质的体恤,但其实,她们要得并不多。

......
水色潮汐 发表于 2009-06-10 15:42 分类:浮云·旧事·温柔 | 浏览:2599 | 评论: 3

樟脑香——新加坡纪行(一)
2009-4- 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来等待你
她说新加坡这种热带城市让她想到张悦然。有的时候城市和人之间就是有这样诡秘的联系。

我没有做太多攻略,一则它实在很小,另外一面,是因为不太喜欢一切都计划好的行程。所以好奇心和对新鲜的热望很轻易战胜了五个小时的飞行疲倦,当飞机降落在樟宜机场时,兴奋感才像空气里嗖一声擦亮的火苗星子,迅速燃起。

新城的第一眼让人觉得很典型的热带风情,透过玻璃窗的天空依然蓝得柔软。而在机场随手可取华语地图和景点介绍的小册子,把吃喝玩乐都覆盖了个遍。它的天空和云朵,漂亮得有点儿虚伪,在相片上看起来更是,可是在身处其中的时候,却说不出来的自然舒服。



透彻的干净,据说最美丽的机场


傍晚的幽蓝


新加坡的祖屋



酒店阳台外的风景

入住的Marina Mandarin有很美的夜景,相邻来福士广场和艺术剧院,离牛车水也不远。领班看到我们的中国面孔开口就是华语,让人倍感亲切,而且他很热情的推荐我们要吃地道的海南鸡饭。这勾起了我们肚里的馋虫,并直接导致了之后饥肠辘辘的两小时暴走。

之后的数日,我们才开始慢慢发觉新加坡人对美食的热爱程度。本地小吃叻沙,比米线要Q且滑,热热的汤就着海鲜的鲜甜吃下去很有滋味,配上酸柑汁已经足够让人胃口大开,同行的女生嚷嚷着一定要吃到正宗的海南鸡饭,于是在炎热的夏夜陌生的城市里开始一场味蕾的寻觅。

......
水色潮汐 发表于 2009-04-29 23:43 分类:漫步·印象·静止 | 浏览:2794 | 评论: 11


 页码: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