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城专栏
叶倾城专栏

出炉银
叶倾城:
女,作家,曾著有《住在内衣里》等散文集八种,《麒麟夜》等长篇小说三种。  

qcqingcheng@yahoo.com.cn


他名叫谦谦
是迟钝还是勇敢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先来发发广告
交友不慎的平安朝美女
我忘了问,他们的名字
《不要脸要趁早》签售活动——为啥我总要打广告呢?
最近老是在听的歌
不,我不是谴责

  QQ号2247309926这个人是专...(2012-10-2)

呵呵我就是盗Q的那都是玩盛下的,谁需要找...(2010-12-13)

由于经济落后,文化教育远远跟不上社会的需...(2010-10-6)

现在网络是个 木马病毒泛滥的年代.黑客更...(2010-5-17)

想做黑客来我们基地学习联系QQ14488...(2010-5-16)

他名叫谦谦
2007-8-22 星期三

这是我最近收到的一位朋友的来信。
我该如何帮助他呢?我其实束手无策。安慰没有用,指导没有用,他要的,是实在的、有效果的帮助。
这段日子,我拼命在问周围的人,到底是谁家的小孩曾经有过类似的情况?我是这么喜欢听故事的人,同时这么喜欢说话,为什么,我当作了谈资,而没有记住。
如果有人曾经和我在同一个时刻听到这一件事,请来告诉我。谢谢。
请给他以帮助,就是给予我。谢谢。
孙健:heku76@163.com
这是谦谦爸爸的信箱,请有心的朋友、知道有效方法的朋友,帮助他,也就是帮助我。

倾城姑娘:
  你好。
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印象中你应该比我大一些,因为你的文字有好多浸透了沧桑感,我想我应该叫你一声姐姐;但你的孩子才六个月大,比我的女儿还小两个月,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叫你一声姑娘,用你所钟情的古典式的称谓,我想你应该喜欢吧。
 
  我想我不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喜欢你有好多年了,刚开始缘于你的名字,感觉非常美,后来便是你的文章,闲来无事,常喜欢用你的文字来套我自己的故事,感觉非常的和谐融洽。但我不是追星族,所以也无由关注你的一切,只是随缘而已,幸好你的文章遍及所有的杂志,找到你很容易。我常想,隐藏在这些美丽的文字之后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感谢网络,让我看到了一个平凡的你:对孩子的爱,不比我多多少,也不比我少多少;对生活的要求,不比我高多少,也不比我低多少。正因为此,才敢写这封信。
  我看你的孩子,很喜欢。自从我的女儿出生以后,我开始对所有的小孩子钟情,才发现原来天底下有这么一群可爱无比、看了便让人心生喜悦的小家伙们,我会将所有的小孩与我的孩子相比较,结果总是我的孩子会好一些,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呵呵,人们常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这话一点儿也没错。我看小年,她的眼睛比我的谦谦(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我的女儿取名叫孙维谦,完全符合五行命理)大,她的肤色更要比我家谦谦白,可我家谦谦六个月的时候就能坐起来而且像个不倒翁,当然,倒下之后她不能自己再坐起来,呵呵,她六个月大的时候也像小年一样,不愿意坐,只愿意站,而且喜欢大叫,高兴的时候她还喜欢蹦蹦直跳,她见人就笑,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和我一模一样,我真是爱她爱到了骨子里。
  下个星期一,我就要带着我的谦谦去医院了,谦谦八个月了,对声音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从来没怕大声响,从来不会因为突然的声音而打寒战,我生活在农村,谦谦出生时没有条件给她做听力筛查,我一直怀疑她的听力有问题,以前我总是在她的身前身后用拍手的方式来测试她,她有时会找到我的手,我以为她能够听到,所以并不曾放在心上。可是前几天,我忽然想到也许她能找到我的手是因为她看到了我在动,这个发现让我心惊胆战,然后我在她的身后试,她不理不睬,她睡着的时候我大力地敲床,吹哨子,她也不会惊醒,我好怕,怕预感成为现实,昨晚我一宿没有睡着,心发乱,腿发软,茶饭不思,神智混乱,我的工作很忙碌,每天早上离家时她还没醒,晚上我回家时她已睡着,我每天想她想到疯狂,对着手机上的她的照片常常发愣,我爱她,不允许她出一点点意外。她出生的时候,落日余晖,彩霞满天,我曾那么欢喜,发大誓愿要养好她,教好她,让她幸福,让她快乐,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将会在无声的世界生活。我看着她的笑脸,泪水流了下来,我实在无法接受,如果上天能保佑我的谦谦平安无事,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一切。你能理解吗?
  我的心太乱。我看到你的信箱,就想给你写这封信,我只想要倾诉,把自己内心的苦倒出来,单位的人都是忙忙碌碌,大家顾不得我的心事。我想你那么幸福,也许我给你写一封信会给我家谦谦带来一点点幸运,我爱她,如果可能,我真愿意把我的听力和她对换。
  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不过我愿望你能看到,把你的祝福给我的谦谦。付上照片一张。

谦谦妈妈你好:
收到你的信,谢谢你的信任。
我想也许是你多虑了。
我有一个朋友,她的小孩,生下来第二天听力筛查没过,42天也没过,三个月仍然没过。全家人以泪洗面。都说这孩子糟糕了。
后来再去看医生,医生从孩子耳朵里面掏出了一大团耳屎。
这是真的,绝不是我骗你的。
即使这样的事能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当然也能发生在第二个朋友身上。
我相信谦谦会好的。
我不是一个命大福大的人,但我相信文字的力量,当我说出这句话,我就相信这句话会实现。
检查结果如何,请一定告诉我。

倾城上


倾城你好:
  我的谦谦的爸爸,也许上封信的措辞太过哀婉,以至于你会认为我是谦谦的妈妈,真是不好意思。谢谢你的回信,它至少让我曾经充满了信心。
  从医院回来两天了,心情很是沉重,一直打不起精神给你回信,告知你情况。谦谦的病是真的,检查的结果是,右耳的听力诱不出来,左耳也只有一百零五,医生说那几乎到了极限,接近于聋,只有放炮的声音她才能感知。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当时头脑一片空白,虽然我一直怀疑,但我总是安慰自己说谦谦一定会没有事的,可如今天似乎塌下来了,我是一个没什么作为的男人,守着一份平凡的教师工作,在谦谦还没有出生之前,我就把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寄托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可一下子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希望刹那间破碎,我想着孩子的未来,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痛楚。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浑身发软,只想哭,可看到谦谦妈妈那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只能打强精神,安慰她,然后一个人走到外面,放肆地大哭。
  医生说他们那儿像这样的病人也曾有过,他们有百分之七十四的治愈概率,甚至有的恢复到三十五,接近于正常人,但我无法相信,我悲观到了极点。医生给我拿了两盒药,一盒针,可我不敢用,谦谦比一般的同龄的小孩子表现得都聪明,我怕治不好耳朵,又把她的脑子给吃坏,针也不敢打,怕她的腿,我现在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个医院是一个私立医院,我在他们做了检查之后忽然觉得他们不可信,我想也许到大点的好点的医院再做一次检查情况会好一些。
  现在还有一点希望,我觉得很神奇,就如你说的一样,在做过检查之后,医生说有一项中耳测试无法检查,建议做脑CT,片子出来之后,医生说耳朵发育正常,但左右两个中耳道里面有耳屎,而且很大,一个里面像黄豆一样大,一个里面像绿豆那样大,我一下子就想起你说的话,重燃了好大的希望,心想也许当那耳屎取出来之后,谦谦就会和正常人一样的。但医生又说声音的传入不仅仅是空气,还有头骨,从检测的结果来看,耳屎一定会影响听力,但不是主要问题,最主要的可能是耳蜗的功能不齐全,我又蒙了。
  我想请你打听一下,如果方便的话/你的那个朋友当时测的时候孩子双耳的分贝是多少,有多么严重,取出耳屎之后是不是就全好了。医生告诉我说像这种情况的小孩子并不多见,而你竟能说中了,我想这就是你的力量,又或许是你和我家小谦谦的缘分吧。请你一定问一下,我现在正在往孩子的耳朵里面滴百分之五的碳酸氢钠,等过几天,把里面的耳屎软化了取出来,再去西安或是上海做一次检查,也许情况不是那么糟糕。我不敢抱有什么希望,只期望我的谦谦能够用助听器,然后学会说话,会认字就行了,我也相信文字的力量,我希望谦谦以后能像你一样做一个作家。
  拜托了倾城。虽然我知道你很忙,但真的拜托了,到目前为止,我只在你这儿听说过类似的情况,我对老婆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谦谦治,我不能对不起自己心爱的女儿。真的感谢你,我现在所有的希望就在这两块耳屎上了。
  等你的回音。

                        孙健敬上
  


近来心情很是郁闷,一直在等你的回信,我不相信谦谦会真的听不到,实在麻烦您给问一下你的那个朋友,她的孩子原来是怎么一回事.给你添麻烦了.


作者: 叶倾城评论(8)
是迟钝还是勇敢
2007-8-1 星期三


带小年去测微量元素,要抽血。
同去的一个小妹妹,看到针,已经“哇”“哇”断断续续地哭。
小年高高兴兴坐在阿姨怀里,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医生拿针了,拿棉签了,她的眼睛就跟着针跟着棉签转来转去,另一只手想去抓、抓、抓——被我们制止了。
这是疼痛,这将是人的生而宿命,我在旁边,倒吸冷气,不能走开。
针进去了,挤压,出血,她扁扁嘴,要哭,终于在针出来的刹那,“哇”了一声。很快就忘掉了。
她是迟钝还是勇敢?或者两者皆是。
那聪明的人往往懦弱——啊,你出卖灵魂。那有智慧的人不能不瞻前顾后——我想把伤害减到最少。那懂得爱懂得伤害的人必定要被爱所伤——不是因为我不是耶稣,而是法利赛人,不是因为我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我的心就不会碎。
我将如何期许我的女儿呢?
她在敝小区很有名,大家都认识她,顺带认识我:“你是小年妈妈吧。”她们(大部分都是妈妈、姥姥、奶奶或者阿姨)称赞她的白皮肤,她的大眼睛,她的双眼皮,我却忧心忡忡于——她似乎不够灵活呀。已经满六个月了,她还不会坐。不,她根本不肯坐,她老是想站起来。拿东西逗引她,她不见得每次都要抓。喊她名字,她全神贯注在看外面的世界,兴致勃勃,她才不管你喊她呢。
她们都说:“她真像你。”
有谁知道,我多么不希望她像我。
何以如此,难以言说。我只想说,我希望她快乐,糊涂,生命中有些事有些物,永远不懂得。那不曾痛哭长夜者,不足以语人生——那就让她,永远没资格语人生好了。苦难也是人生的财富——我希望她永是贫者。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10)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先来发发广告
2007-6-30 星期六

 今晚,我将做客QQLIVE还有新浪网络直播的《妖精俱乐部》,清谈一番。
据说那是一个严肃的谈性节目,换言之,止于意淫。老天保佑我,既能挥洒自如,又能中规中矩,不至于破坏我良家淑女形象。
QQ直播也就是QQLIVE里面的娱乐综艺频道,节目名字叫《快乐妖精》。
新浪的还没搞清楚。
时间从晚上八点半到十点——性,值得谈这么久吗?不过似乎不是我一个人谈。

据说,这个就叫做“网络电视”。
我从来没看过,就糊里糊涂上了。
但没关系,我们都是还没搞清楚什么是爱,就已经在焚身以火了。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9)
交友不慎的平安朝美女
2007-6-28 星期四

 我有一头薄薄的黑发——曾经极其丰厚如黑猫,但那以前是很久之前的事。
中分,中长发轻轻地搭着点儿面颊,这发型简单得不需要打理,正配合现在的我。
朋友甲,喜欢轻抚我的头发,温柔地说:“你这样子,很美丽,像一个平安朝的美女。”
平安朝?我想起来紫姬、三上、明石姬……(原谅我,我根本没想到末摘花或者花散里)。
于是美滋滋地跑去对朋友乙说:“他,说我像平安朝美女。”
朋友乙点点头,嗯,“那个时代的女人都有一张大胖脸。”
大……胖……脸?
我很伤心,我向朋友甲投诉:“她,说平安朝的女子是大胖脸。”
朋友甲以惯常的从容摇摇头:“她怎么能说是大胖脸呢?”我立刻咧开嘴笑,“那个时候的女子,是倒瓜子脸。”
瓜子脸?然而是倒过来的?

苍天呀,大地呀,人民群众来帮我呀,我到底是在哪里认识这几个朋友的?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8)
我忘了问,他们的名字
2007-6-23 星期六

我很窘,主持人在介绍我,我就一直低着头,我想到我的胖,我是这么庞大,大白鲸般无处遁身,我在众人目光所形成的聚光圈里。

有读者过来的时候,我全身紧张,连声说:谢谢。
读者签了,对我笑,轻声对我说:代问你女儿好。
我于是又惊又喜:你看我的博客?
忽然间松弛下来,啊,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又有美丽的女孩子过来,说:我就是为了你的第四条原因来的。
我窘笑不已,翻开书,说:我的字不好看。
她说:我知道,这是你的第二条原因。

还有几位读者,抱了一堆书过来,是我原来的书。我何德何能,他们记我如此之久?连我的爱人,也已经遗忘了我。

那一刻我想,我介意红不红吗?我介意午夜的寂寞、清晨醒来时颈背永远抹不平的痛吗?——身体像一只旧轮胎,仿佛总在悄悄泄气。我介意我损失掉的良辰美景、温暖的怀抱吗?——那些怀,不过是早上抱她,晚上抱你,老少咸宜、童叟无欺。
不在乎全世界有一亿人血海深仇地恨,只要有一万人赤胆忠心地买我的书。——当然,两万也好,三万也好,一万万更好……

我惟一的遗憾是:我忘了问他们的名字。
请原谅,我其实是一个羞怯及笨拙的人,遇事反应起来那么迟钝。

作者: 叶倾城评论(14)
《不要脸要趁早》签售活动——为啥我总要打广告呢?
2007-6-22 星期五


6月23日上午10:00 西单图书大厦
哈尔滨出版社举办“心灵励志美文书系”读者见面会。届时,以散文随笔著称的新锐女作家叶倾城、乔叶、雪小禅、林夕将以四人组合的新颖形式,携“心灵励志美文书系”举行签名售书活动。这是国内文坛首次由四位顶级心灵美文作家联袂签名售书,她们将与读者面对面交流,现场解答作品中的热点问题。

王府井新华书店:
6月23日14:30 书店六层多功能厅

内容同上

6月24日下午 3:30 中关村图书大厦
内容仍然同上。

我有一万多个理由不想去签售:
略数如下:
一,我不好看,我离“倾城”这两个字的距离,十几万光年远呢。很遗憾,虽然我也许有林妹妹的内在,但我的确有芙蓉姐姐的外在。
我不想让我的读者们失望,如果他们爱上或者爱过我的文字,那么躲在文字背后的我,也许更美丽。
二,我的字也很难看。本来就不好看,依赖电脑之后,更加向鬼画符方向去。
第三,最重要的是第三,万一没人来呢,万一一个人都没有呢?
不不,其实还有更重要的第四,万一……她们三个都有人签呢?
我暴露了我阴暗的内心世界。我是一个小人,小人,小人……(这声音越来越低,是我灵魂深处的千夫所指)。

但我还是决定试一试。
因为,无论这世界多么丑陋,我仍然相信,能有人爱上我的灵魂。
能隔着我的老、胖、丑,我或许极其平庸粗糙的外形,看出我的美丽。
这世界上,一定会有这样一种爱情。
还是值得赌一把的吧?
如果我败了,我将从此承受寂寞;但如果我赢了,也就是赢得了全世界。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8)
最近老是在听的歌
2007-6-19 星期二

 第一首是陈升的《告诉妈妈》。
在朋友的贴子里面看到,于是找来听,然后扩展地找来整张CD,循环地放下去,终于激怒了家里的两个人,一个说:我求求你了,好歌这么多,你能不能换一张听,你哪怕听《怀念英雄王二小》呀;另一个态度稍微正面一点,说:好听还是好听的,但,也不能老听呀。


第二首是徐若宣的《姐你睡了吗》。
也是无意中听到的,觉得好听,就打开那个页面永远地放下去,女声细丽地唱着,听了好多遍,终于听懂了歌词,真暧昧呀。这世界上的许多感情,也大概只能停在暧昧吧。我一时兴起,把徐姑娘的专辑找来听,第一首是硬忍下去的,第二首再也坚持不住。关掉了。看,我对她的爱(如果有),多么有限,只有这一首歌。

第三首是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也是不停地听,一直听下去,从17岁、25岁、33岁唱到40岁。40之后,就不可以再沉缅于爱恨了,不能再欲海浮沉了。可是……如果不在39岁死去,总会活到40岁、41岁,甚至能够“谁人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没人关心一个老太太的眼泪,没人。

最近在听的是筷子兄弟的《男艺伎回忆录》。
关键词:恶搞、搞笑、反讽。
但我却听得掉下了眼泪。
虽然我的眼泪并不珍稀。我在穿城而过、初夏下午的公共汽车上站着,一手握着人家座位的后背(我够不着拉环),另一手看曹乃谦的《到黑夜我想你没办法》,我没有第三只手来揩眼泪,我只好困难地侧过身,拿手臂来揩。
坐在我面前的中年女人,看我一眼,站起来,拉我去坐。
我非常尴尬地解释:“不,我没有怀孕。”
她说:“是我正好到站了。”
然后远远地走到车的另一个角落去站。
而这一刻,我为什么为《男艺伎回忆录》哭,也许因为那两个演员太丑了,也许因为歌词太平庸落俗了,也许因为他们的动作太恶搞太滑稽了,但……有没有可能,他们是真心相爱?这爱情,也许不因为他们的这么丑,而有所改变。
小时候,我看过一本书,叫《阁楼上的光》,其中有一个小丑,无论他怎么出尽百宝来表演,观众总是呆若目鸡;他说笑话,大家打呵欠;他做滑稽动作,大家涔然泪下;他走钢丝几乎要掉下来,观众说:“妈的,你跳呀你跳呀,你还不跳,我们烦死了。”
后来小丑绝望了,于是这一次,他向观众诉说他内心的风暴、无人时候的隐痛、那些从来没有出声的哭泣、那些一个低谷之外还有一个的低谷,观众哄堂大笑,都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笑的表演。
演出结束后,只剩小丑一个人在舞台的中央,在圆光底下,而他默默掉下泪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弄得这么好笑。”


作者: 叶倾城评论(6)
不,我不是谴责
2007-6-19 星期二


发完昨天的博客,今天看到留言有人说,我是在指责她们。
不,不是这样的。
第一我没有资格。耶稣说:谁的手上没有血,谁就可以向她扔石头。我的双手有血,我的良心并不清白。
第二,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想传达的,不过是哀伤,生为女性不能摆脱的哀伤。
很多年前,看一本书,印象比较模糊了,似乎是《华盛顿邮报》的女老板或者老板之母,一次一次不停地生下去,生到最后,哭着对医生说:怎么才能摆脱这命运?我真的不想再生了。
而我也在医院里,听到医生们的闲聊:不生孩子,得子宫肌瘤;生多了,得子宫脱垂;不生育不喂奶,得乳腺癌;生了喂了,得宫颈癌。我无法形容当时的绝望:女人还有活路吗?——虽然我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概率的问题。
我不指责任何人。我只说,生为女性的不自由。
如果我终将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大概也不过因为这身体与身体的意愿。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1)
生命的哀伤
2007-6-17 星期日

陪朋友去妇科看病。
专家号,人山人海,病历乱发,随时都有人企图把病历插进队列,为了保证自己的看病权,只能围在专家桌前等候。

有一个女孩子,很精巧,很秀丽,穿一件窄窄的浅橘黄背心,斜斜有一大朵花。裙下,她有一双铅笔般纤细笔直的腿,小小的夹趾拖鞋。很少能见到,有人把这样的鞋,穿出明媚清秀的气质。
轮到她了,医生一看化验单:你有生殖器疱疹。
你有异性朋友吗?
有。
叫他一起来做检查。
她没有回答。
这沉默,对医生来说,大概不是特殊现象吧。老太太医生只说:没治愈之前,不能同房。
她仍然没有回答。
她拿着一堆检验单出去,人山人海顿时向两侧回避,此情此景,形容起来就是“摩西过红海。”

另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很小,事实上也很小。穿着一套上下浅蓝的运动服,胸口绣着两个字“**”。我心想这牌子也太奇怪了,这么土的名字。
她上了产床,听不到她的声音,只听到老太太的声音:“你十七岁?别怕别怕。我从肛门给你检,不疼的。”非常温和,如同呵护女孙。论年纪,她大概也就是老太太的孙辈。
隔着产床外的帷幕,所有人都听见老太太突然想起来,于是问:“你有异性朋友吗?”
有,我做过一次。
老太太的声音立刻严厉起来:那我要给你做妇检。你有过经经验就没必要从肛门检了。手拿开!别妨碍我。都做过了你还怕什么疼?拿开!你耽误我多少时间,多少病人在外面等……
她在叫:啊,啊,啊。她叫得我都觉得疼了。
老太太从帷幕后出来,对助手说:**(听不懂)明显压痛,子宫后壁……(忘了),三度宫糜,阴道霉菌很多——没见过这么多的,给她开TCT。
TCT,我刚刚闲着没事,在楼下看宣传画,是查宫颈癌的。
17岁,癌症。
小姑娘拿着一堆化验单出去了,我还看着她胸口丝线绣出来的字,然后我反映过来了,她穿着校服,她胸口的,是自己的名字。

生命何其哀伤。
我觉得很热,于是我出来站在走廊上。医院里人很多,大概正是小孩子体检的日子,楼上楼下全是抱着婴儿的妈妈。我低头看,有一个年轻的小妈妈正拿衣服蒙着头,和孩子玩躲猫猫,小孩子乐得咯咯的。
在起初,生命都非常美好,后来,发生了什么?岁月这么惊动,人生其实欢少悲多。
身为女子,身为一个女子的母亲和另一个女子的女儿,我于是感觉到生命的哀伤。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11)
谁有完整的天涯敏感字列表?麻烦贡献一下
2007-6-14 星期四

刚刚写完一篇博客,要贴的时候,天涯提示我有敏感字。
我瞪大眼睛找了一遍,无果。
我一未谈国是,
二不理风月。
我实在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字敏感了——“你说你哪儿都敏感”,似乎有这么一个书名。
本来想贴出来请博友们帮我看看哪个字敏感,然后才反应过来,根本贴不出来。

谁有完整的天涯敏感字列表?麻烦贡献一下。

作者: 叶倾城评论(9)
又出新书了
2007-6-8 星期五

出了本新书……
点点大的事情,上来说一声,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
但,我不在这里说,我去哪里说呢?
散文集,内容好坏,轮不到我说——我像一个养了七八个孩子的母亲,说大儿子好,大概二女儿不能不高兴;说四儿子丑,那小子转头就去房里哭。
有兴趣的,自己找来翻翻吧。没兴趣的,就算了吧。


作者: 叶倾城评论(12)
倾城信箱重开张,挽挽袖子作冯妇
2007-6-8 星期五



 应报刊之约,我又开始写信箱了。
去年前年一直断断续续在写,写了快十万字,回每一封信,我都很认真,我真的希望对她——大部分来信者都是女性——有作用。但,真能有用吗?我也曾经痛过,痛得棰心刺骨过,我也曾经向陌生人倾诉过,大家的安慰和指导有着同一个方向,而我最后的结论居然是:千万人,吾往矣。
然而我是这样一个固执的人,有些比较温和、能够理性思索的人,也能够从这安慰和指导受益吧?
我也曾经见到人在自己的博客里引了我的回信,我心里有模糊的一点喜悦:啊,总归是有用的。虽然我说的,也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

因此,如果你想与我分享故事,有困惑希望我能插插嘴——我只有资格插嘴,没资格教育谁,可以写信给我。信箱在屏幕的左边。
我是一个粗糙的人,总归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一,我不承诺每信必回。
说真的,有些信我没法回。“倾城,你能告诉我,怎么得到男人的心吗?”绝不虚构,就这么一句话,我怎么回?劈头盖脸问李嘉诚:“李先生,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大富翁吗?”他也没法回——我不是要拿李嘉诚自比。
二,如果不愿意被登在报刊上,请在信中说明。否则我将把来信和回信登在报刊上。
三,不要寄望太高。一个陌生人,能对你的人生,做些什么呢?即使我尽了力——我一定会,也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
怕有些人没看清楚,再重复一遍:信箱在屏幕的左边。
不要加我的MSN或者Q来谈感情问题,一,我很难有这么大块的时间来聊天;二,我相信写信这件事本身是一个梳理的过程,有助于你理清思绪。



作者: 叶倾城评论(2)
倾城信箱重开张,挽挽袖子作冯妇
2007-6-8 星期五



 应报刊之约,我又开始写信箱了。
去年前年一直断断续续在写,写了快十万字,回每一封信,我都很认真,我真的希望对她——大部分来信者都是女性——有作用。但,真能有用吗?我也曾经痛过,痛得棰心刺骨过,我也曾经向陌生人倾诉过,大家的安慰和指导有着同一个方向,而我最后的结论居然是:千万人,吾往矣。
然而我是这样一个固执的人,有些比较温和、能够理性思索的人,也能够从这安慰和指导受益吧?
我也曾经见到人在自己的博客里引了我的回信,我心里有模糊的一点喜悦:啊,总归是有用的。虽然我说的,也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

因此,如果你想与我分享故事,有困惑希望我能插插嘴——我只有资格插嘴,没资格教育谁,可以写信给我。信箱在屏幕的左边。
我是一个粗糙的人,总归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一,我不承诺每信必回。
说真的,有些信我没法回。“倾城,你能告诉我,怎么得到男人的心吗?”绝不虚构,就这么一句话,我怎么回?劈头盖脸问李嘉诚:“李先生,你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大富翁吗?”他也没法回——我不是要拿李嘉诚自比。
......

作者: 叶倾城评论(3)
世上最美丽的女子
2007-6-8 星期五

 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宝宝,正是小女。
现在四个月了。
看在我的眼里,她的确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当然,这是我誊儿癖发作,大家可以不必理会我。
我从此可以理直气壮地懈怠了,把所有的不足都推给——你看,家累缠身。
抱歉,这么晚才公诸天下。
无法言说我曾经有过怎么的惊慌,不是所有人都天生爱孩子,不是所有女人都天生拥有母性。
半夜我给她喂奶的时候,她小小的身体紧紧依偎着我,全身贴近我的胸怀,那么安静,只是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她的头因为吮吸而一点一点。我却常常有片刻恍惚:这个宝宝是哪里来的?他们还说是我的。
也许一切都是谎言。B超在说谎,产检在说谎,他们让我上了产床,我什么也看不到,然后听到哭声——他们就抱了一个宝宝来塞给我,他们还说:这个宝宝是我的。
是怎么我确定了她是我的。
她腹泻,一会儿一哭闹,四腿乱动,哭得好绝望。我忙着给她揩屁股、上护臀霜,然后盘腿而坐,把她放在我的双膝之间,轻轻摇晃,她带着倦意朦胧睡去,我腰疼得快断了。那一刻我确定了:她是我的宝宝,命运不曾对我说谎。
我好爱她。
但我并不指望她成龙成凤,我只希望她上一所二流大学,找一份普通的工作,早早地嫁一个好人家。我曾经经历的生命的苦,我希望她能够远离。因此当我想到生命的无限可能性,我满心都是惊与惧。

作者: 叶倾城评论(153)
我把四环弄丢了
2007-5-2 星期三

先生你从哪里来?
我的家,在四环边上。出门往右手走,可以走到东四环、北四环以及很多很多的四环;出门往左手走,一定是南四环——先生,请不要跟我说东南西北,我所拥有且信奉的,不过是自己的双手。
这一天,我要去南四环。
风正和,日正丽,我骑上一辆自行车,沿着家门前的四环往左手,经过安静的小区,楼顶上立着大招牌“远景”;经过一些桥洞;经过一个旧货市场——怎么又有一个旧货市场?我很快就会知道,那就是我日日经过的旧货市场的另一个门。
我沿着四环,骑呀骑,但我渐渐觉得,这个四环有点儿不对。桥上面太荒凉了,有车,才寥寥几辆,而且全是大货车什么的,我想问一下行人,但这辅路上,几乎没有人和自行车。终于,我看到了路牌,大吃一惊。——先生你知道吗?路牌在说,我正走的这一条路,叫做京沈高速。
这时候,我恨“顺其自然”这类陈词滥调,如果此刻我顺其自然,我必会一直走到沈阳去——先生,骑自行车去沈阳要多长时间?一个星期够吗?
而我,开始了我的询问之旅。
先生,请问这里是四环吗?——这是我的理想、目标、方向以及爱情吗?
你要去哪里?——你要什么样的爱情?
先生,请问四环该怎么走?——请问我的理想、目录、方向以及爱情该如何到达?
你要到哪里去?——你要走一条什么样的爱情之路?
我一次次折返,一次次看到东四环中路辅路的路牌,又一次次觉得不对劲问人。
先生,请问南四环在哪里?——请问我的爱情在哪里?
你要去南四环哪里?——你要什么样的爱情?
先生,请问哪里是南?——请问哪里是我的爱情?
你要去南边什么地方?——你要到达什么地方?
不,我不知道;不,我怎能说我不知道。
我只是一次次地折返,一次次地穿越桥洞,我终于看到了东四环南路的路标,我终于看到我要去的地方。我回头看——先生,你能告诉我,我是如何弄丢了我的四环?我不想知道,我没法不知道,因为——我还要回去。
答案其实很简单:我门口那条路,本来就是京沈高速与东四环的重合(我没弄错吧),我所经过的第一个分叉处,就是东四环向南拐了一个大弯,而我,沿着自己以为的道路一直向前,就走到沈阳去了。
先生,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在人生多少条纵横的道路上,我永远要到走错了的时候,才发现我把四环弄丢了?

作者: 叶倾城评论(7)

 页码:1/7  [1][2][3][4][5]:   本站域名:http://qcqingcheng.blog.tianya.cn/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