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2020 八月 >>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博客信息
博主:陈师哥 
· 全部博文(95)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626587 次
今日访问:94次
日志: 95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冷自知胺
2020-08-12 03: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11 04:46

小奋青滤pe
2020-08-10 07:39

冷自知胺
2020-08-10 06:47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5 04:25

小奋青滤pe
2020-08-02 21:5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8-01 02:13

冷自知胺
2020-07-29 14:45

小奋青滤pe
2020-07-29 08:18

若芊我芊n
2020-07-28 04:39

骜羽的粉丝幽
2020-07-24 11:27

小奋青滤pe
2020-07-24 10:13






2014-10-17 星期五(Friday) 晴

  

我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获第八届深圳青年文学奖

 

获奖评语: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是一部内容精彩、风格独特的童话故事集。作者善于将人们司空见惯的寻常事物,化作一篇篇饶有兴味的童话故事,不仅塑造了众多新的童话形象,而且在童话中融入诸多新的元素,拓展了读者的视野,丰富了读者的感受,为当代童话创作做出了可喜探索。作者的童话既是儿童的,也是成人的,富于理趣,有抽象的、禅机般的机智和想象力。这是一种独特的写作,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儿童文学。

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获第八届深圳青年文学奖

......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10-17 09:57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10-14 星期二(Tuesday) 晴

  

只有在爱中才是黄金时代——关于《黄金时代》

 

只有在爱中才是黄金时代——关于《黄金时代》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10-14 14:3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7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8-30 星期六(Saturday) 晴

  

《要读多少好书才能造就一个人》发《深圳晚报》2014年8月30日

 

要读多少好书才能造就一个人(深圳晚报)

......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8-30 23:44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8-17 星期日(Sunday) 晴

  

咔咔,《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哈!

网址:http://barb.sznews.com/html/2014-08/17/node_22.htm

 

创作谈:第二次童年

陈诗哥

 

小时候我基本上没有看过童话,在一个很平凡的小村庄里长大。

我没有见过我爷爷,他在我父亲十多岁时就去世了。我甚至没有见过我奶奶,她去世时我只有几个月大,我只记得我大哥背着我,南呒佬(即道士)在厅里嘀哒嘀哒地做法事,据说当时我正在出麻疹,这点我忘了。因此我并没有享受到爷爷奶奶讲故事的快乐时光。但没关系,我照样在我爷爷奶奶玩过的泥浆里快乐地长大了。

在我十岁时离开家乡,我的童年就宣告结束了。

尽管在大学期间看过《小王子》,身心备受震动,但这情怀很快就被更为激荡的青春激情所覆盖。

直到2008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开始阅读童话,没想到,仿佛经历了第二次童年。

于是,我开始写童话,是为了留住我第二次童年。同时,我也如此思念我的爷爷奶奶,我相信,他们的童年肯定十分精彩。于是,我就开始编造“我爷爷奶奶”系列。只有这样,我才不会羡慕别人有爷爷奶奶讲故事。这个系列,基本上是采取我自己的童年故事。这些故事,说到底,是离乡背井的我对故乡土地的眷恋。我害怕和它失去联系。

这个系列,讲的是一群孩子国王,他们的领地当然很小。像我爷爷的国土,大概只有几棵树、一口水井、一个小山坡、一间鬼屋、一栋炮楼、背后的田野、远一点的玉米地、蚂蚁窝、田鼠洞,这就是他的国家。方圆十里,这样的国家有一百多个。国王们每天做的事情便是巡视、照顾自己的领地。

我小时候没有见过大海,直到二十五岁才实现这个心愿。在《大海在哪里》里,那口被命名为“大海”的小水塘,就在我家门口的侧边。那时候我每天都对着它,觉得它很大,鸭子很威武地迎风畅泳,像一支舰队。我曾在里面无数次地游泳,在四五岁时还差点被淹死。在我的心中,它就是我的大海。后来我离开家乡,十五年后才回去,看到那口水塘时,大失所望:那口水塘怎么会变得那么小呢?我苦思了很久。很久我才明白过来:那时候我还小。

于是,我蹲下身子,恢复到童年时的高度:那口小水塘顿时恢复了大海的壮观,鸭子舰队巍然地在大海上巡视了一圈又一圈。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封面人物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8-17 09:0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4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8-4 星期一(Monday) 晴

  

《童话是一种奇迹》发于《文艺报》2014年7月25号。

童话是一种奇迹(《文艺报》)

 

 

童话是一种奇迹

文/陈诗哥

 

 

相信童话,即相信一种奇迹。童话是一种奇迹。

我是相信奇迹的。这个平凡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从无到有,因不可能而可能,这也正是诗歌的概念。在天堂里,诗歌与童话是同一个名词。应该说,在天堂里,任何事物都是一致的。回到天堂,就是回到伟大的统一,不再有撕裂,处处都是赞美诗。

相信童话,即相信一种语言。神说,这是好的,于是便有了这个世界。这是这个世界的本质,也是语言的本质。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童话?就因为它是好的。

但我们通常......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8-04 08:58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8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7-2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哈,胎死腹中的采访,正要付梓,编辑部却关门了。只是辛苦了记者哈!至于我,很荣幸能有这样的经历/::D/::D/::D

童话在线:一端是陈诗哥,一端是梁夏

 

童话在线:一端是陈诗哥,一端是梁夏童话在线:一端是陈诗哥,一端是梁夏

童话在线:一端是陈诗哥,一端是梁夏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7-24 21:31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7-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小狐狸的秘密》发《福建文学》第6期,选自长篇《童话之书》

《小狐狸的秘密》发《福建文学》第6期

《小狐狸的秘密》发《福建文学》第6期

 

《小狐狸的秘密》发《福建......<br><div align=[全 部]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7-12 22:24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6-3 星期二(Tuesday) 晴

《深圳商报》

获第二届《儿童文学》十大金作家

 

《深圳特区报》

获第二届《儿童文学》十大金作家

 

深圳作家陈诗哥获第二届《儿童文学》十大青年金作家

创作灵感源于深圳一草一木

 

深圳商报记者 杜翔翔记者26日从深圳市作协获悉,第二届《儿童文学》十大青年金作家评选结果公布,深圳童话作家、深圳作协校园文学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红树林》杂志编辑陈诗哥获得该奖项,是广东省唯一获奖作家。

 

本土作家多次获大奖

 

陈诗哥为广东本土作家,1980年出生于广东罗定,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2013年以《风居住的街道》全票获得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该奖为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之一。此外,陈诗哥还获得过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年首届《儿童文学》金近奖,被誉为儿童文学创作领域的奇迹。

27日,记者电话专访了陈诗哥,谈及自己的获奖感想,陈诗哥表示说:“这个奖对我来说挺重要的,因为《儿童文学》杂志是我国影响力最大的儿童文学杂志,发行量有一百多万,是一个重要的平台,我们国家很多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都是从《儿童文学》出来的。”

 

童话不是幻想是要有承担

 

谈到与儿童文学结缘,陈诗哥表示,他2007年从广州来到深圳,因为《红树林》杂志开始接触童话,2008年他读了《安徒生童话》,感觉一个神奇的门就打开了。2008年年底就开始写童话,2009年发表童话,同年也获得了冰心儿童文学奖。陈诗哥说,他写童话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深圳的一草一木,他说:“我写的都是身边常见的事物,比如去年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写的《风居住的街道》就是写深圳的风,例如台风,我就形容为风喝醉了酒,发酒疯,所以就有了台风和飓风,我身边的各种风光、风情、风物和风味,我都写到童话里去。”

“我在童话中,会把哲学的观念溶解到文学中,比如我最近开讲座《童话里的智慧》,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因为很多人认为童话是没有智慧可言,可是童话是有智慧的,童话和哲学、教育等关系都很密切,我希望我写童话,对童话重新解释,让大家重新认识童话。”

陈诗哥表示,我们生活在深圳,生活压力大,生活节奏快,童话的意义就是,童话不仅仅是文体,还是一个信仰、哲学和修行的问题,所以他提出了观点“相信童话”,很多人认为童话不是真的,这是建立在我们对童话的误解上面,在深圳,我们要怎样保持平和心态呢,可以通过读童话。

陈诗哥笔下的童话是有现实的,他说:“我理解的童话与传统的童话不一样,传统童话有王子、公主、魔法、英雄会打败坏蛋,但是我觉得这样的童话关系是虚假的,其实王子和公主不一定住在皇宫里,只要有信任、盼望、爱,都是真正的王子和公主。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是很理想化的,而真正现实中的王子和公主是没办法躲开生活苦难的,但是他们对生活苦难有一个正确的态度。真正的童话也要有苦难和痛苦,不能只享受快乐,躲开痛苦,真正童话是有承担的。很多读传统童话的人不想长大,不想长大就是不想承担,童话不是幻想,不是空中楼阁。”

 

儿童文学创作比较乏力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曾这样形容陈诗哥的童话,他说,“无论从观念还是写作,都是颠覆了对中国传统童话的理解,提供了全新的诠释。”

陈诗哥认为,童话不只是给孩子阅读,大人更应该读童话,陈诗哥说:“鲁迅说过救救孩子,可我认为孩子不需要我们去救赎,我觉得应该是救救大人,能让大人改过来的比较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读童话,深圳也有亲子阅读,这是好的,平时大人读童话是给孩子读的,可是我觉得大人首先要给自己阅读,自己能从童话中读到些东西,大人可以在童话中找到哲学,现实甚至找到克服现实的方法,童话,即意味着人们有可能经历第二次童年。童话作为生命和文学的方式,而非寓言,而非魔幻,这本应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谈到深圳儿童文学现状,陈诗哥表示:“我感觉比较沉寂,在全国儿童文学作家群体中很少看到深圳儿童文学作家的身影。我认为首先要改善儿童文学的土壤和生态,深圳的儿童文学阅读在全国做得非常好,可是儿童文学创作比较乏力,我希望政府能扶持儿童文学,重视儿童文学创作。”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6-03 12:47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1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6-3 星期二(Tuesday) 晴

《宝安日报》专题

《宝安日报》六一专题

 

《宝安日报》六一专题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6-03 12:4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2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5-12 星期一(Monday) 晴

讲座实录:童话的孩子——我所认识的陈诗哥

主讲人:汤汤(浙江省作协副主席)

时间:2014年5月8日

 

讲座实录:童话的孩子——我所认识的陈诗哥(汤汤)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5-12 10:21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8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4-1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宝安日报》2014年4月16日

陈诗哥:成人更要读童话(《宝安日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4-17 21:10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9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3-25 星期二(Tuesday) 晴

  

收入《如果世界重新开始》、《风居住的街道》、《童话的救赎》、《名家点评》、《我所知道的陈诗哥》、《陈诗哥访谈》等。

作家秀场:陈诗哥专题(《儿童文学选刊》第三期)

                             陈诗哥简介

 

我1980年在粤西的一个村庄出生。

那时候的我,并没有看过童话。

那时候的村庄和人,都像一堆牛粪那么平凡。不过,即使是一堆牛粪,有时候看起来也会像月亮一样美妙。

十岁时,我们全家离开家乡,移居城市。我想:我将要去一个文明的地方了,在那里,所有人都是彬彬有礼的。所以,到了城市之后,我用从书本上学到的“谢谢、请、对不起、没关系”跟人们说话,却被人们暗暗偷笑。我还发现,别的孩子会排斥我,因为他们时常讲脏话,取笑女同学,而我没有。为了和他们一起玩,我就跟他们一起说脏话,取笑女同学……

上中学,从一位启蒙老师那里我学到:人可以通过自己改变很多东西。于是,从那时候起,我对世界时有批判。

上大学,这种救世济人的青春情怀更为猛烈,也因此鄙视童话,认为那不过是小儿科。

直到2008年,因为成为一名少儿杂志的编辑,我开始阅读童话,一下走进了一个神奇的世界里,并发现了童话所蕴含的深邃的智慧。后来又因遇到了汶川大地震,我在2008年底开始写童话,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然后很幸运地获得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年《儿童文学》金近奖、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

 

                            童话的救赎

                               ——陈诗哥创作谈

 

诸君若有留意,大概会发现我关注的都是些极简单的事物,如树木、鸟、虫子、风、书、草、门、窗口等等,这是对的,因为它们每天都和我生活在一起,令我感到亲切和自由。

我不赞同“生活在别处”,这种生活哲学让人无法承担生活的重负,而耽于幻想。我喜欢“在兹念兹”,日常生活中蕴含着无数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充满了诗意、智慧和神性,深刻而有趣。

例如安徒生的《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的》,美得就像一篇诗,却和传统的童话不同,因为它很真实,可以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发生。而那两位糟老头子和糟老太婆,我想说他们才是真正的王子与公主。因为,在老太婆心中,老头子就是一位英俊王子;而在老头子心中,老太婆就是一位美丽的公主。而实际上,他们的生活,就像童话那样美妙。

这里面,是因为信任。老太婆相信老头子,不是因为老头子很英俊,办事能力很强,而是她相信,老头子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把她考虑在内的。

为此,我提出“相信童话”的观点。

童话,本身就包含着一种相信。如果你不相信它,那么它就是一个笑话,甚至谎言。而相信,本身就是一种童话。因为信任,爱情才如童话一般美好。如果没有信任,爱情就会像地狱一般丑陋。

相信童话,即相信一种可能性。童话不需要钢铁一般的事实,它在探寻一种未经历史、文化沾染的可能性,那是一种儿童式的可能性。如舒比格的《小女孩与死神》,做功课那么重要,居然可以延缓死神的脚步,而死神居然又那么憨厚,陪小女孩做功课,在小女孩长大的同时自己却变得更老了。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

在我的童话观里,有两组概念是需要区分的:童话与故事、孩子与儿童。

故事的目的是为了取悦人,而非为了让人的心灵变得更美好。如《三国演义》里,常山赵子龙杀入敌群,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这样的故事精彩不精彩?非常精彩!但是,如果你很不幸,站错了位置,恐怕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故事,谋求的是自身的精彩。而童话,更多是为了他人的美好。

童话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为了让人的心灵变得更美好。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

童话之所以为童话,是因为它有一种伟大的单纯。

至于儿童,是一个生理概念,人不能重新成为一个儿童,因为人不能返老还童。

人却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颗温柔、谦卑、宽恕、忍耐的心,他对事物有着直接的喜爱,而非仅仅拥有一个概念。他可能是一个弱者,不会对别人造成攻击。他可能90岁,也可能只有8岁。

尼采在《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第一章第一节,提出了精神的三种变形:精神怎样变为负重的骆驼、骆驼怎样变为勇猛的狮子(这个狮子否定一切,摧毁一切,其实就是尼采提出的“超人”)、狮子怎样变为纯洁的孩子。孩子为最高的层面。但遗憾的是,在成为孩子之前,尼采堕入了虚无和疯狂。

如果尼采读一读童话就好了。

因为,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

我所理解的童话不是风花雪月,不是王子与公主的故事,不是洁癖,更不是幻想文学。童话是在现实里的修行,是对世界的重新解释,和重新命名。

简而言之,童话与孩子,是对我们的救赎。

 

 

                         我所知道的陈诗哥

                                 文/樊晴雪

                          

 

陈诗哥是读者熟悉的名字,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这些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同学与朋友们,喜欢叫他“小朋友”。

确切说来,这个二十年前的绰号来源于什么,已经不甚清楚。只记得,年少的陈诗哥个子不高,调皮灵动,喜欢戴望舒,喜欢诗。后来,陈诗哥活跃于诗坛,乃至在儿童文学上屡创佳绩,读他的作品,才发现,这个“小朋友”的名号乃是他之为人与作品的精髓所在,实至名归。我想,也是他所追寻的精神归宿吧。

诗哥是一个内心纯粹,充满了灵性的人。

在深圳这个城市里,生活压力很大。物欲对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可是陈诗哥如一个信徒般,生活在他充满了灵性的书的天地里。如果你走进他那个二十多平米的“安静居”里,你会发现:除了书,还是书。外出散步时,手里拿本书;和朋友吃饭时,也带着本书。要不,目的地必然就是书店或者图书馆了。诗哥常说:“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看来,他的生活中,除了书,还真是波澜不惊。

诗哥爱书成痴。他读的书很多,买的和借的书都是精品。我知道,从他那里,可以省下很多找好书的精力,能够不费时间却阅读到好书。凭借着与他相识二十多年的友谊,我很荣幸地得到在“安静居”随意阅读他的书的机会,但他也曾一再告诉我,不能不经过他的同意随意带走他的书。有几次,看到最精彩处实在不能舍弃好书,犹豫再三,带走了,想着明天一定归还,诗哥也不一定能够发现。结果晚上十点多一定还能接到诗哥的“审判”。当然,我有恃无恐。因为我深知,纯净如他,只要借阅者真的喜爱书,他最后一定是不会计较的。

他如孩子一般,单纯地快乐,单纯地忧伤。他的灵感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奇,令人不可思议。有时候,诗哥碰到我,会滔滔不绝讲述他的创作思路,他的故事。鉴于我是一个小学语文教师,最后他不忘问我:“你觉得这样的故事孩子们会喜欢吗?”而我,除了惊讶的份儿,还能说什么呢?那么棒的想象,那么美好的故事。我常常暗自惭愧:也许,他对孩子,比我懂得得还多啊!

我常想,那是因为他是一个“小朋友”的缘故啊!

 

 

答《儿童文学选刊》执行主编梁燕提问

 

 

1.问:诗人给人的感觉跟平常人挺不一样,生活中的你是不是也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呢?

答:尽管很多人常说我跟别人不太一样,但我觉得自己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我喜欢跟别人交往,但不知何故,朋友不多。我很喜欢看老人家跳舞,听年轻人唱歌,和小孩子玩耍,在他们身上我看见了自己。有一次,我坐在门口看书,听隔壁有两位女工谈论爱情,其中一位说:“如果他真的喜欢我,怎么办?”然后另一位就教她该怎样怎样做。在我看来,这是最美妙的谈话,比《歌德谈话录》还要深刻。

 

2.问:平日里你怎样去捕捉童话的灵感?

答:没有怎样捕捉,看看书,散散步,吹吹风,只要心安静下来,灵感就会来了。

 

3.问:你小时候的生活里和诗歌以及童话接触多吗?是什么契机让你开始诗歌和童话的写作的?

答:我小时候没有看过诗歌和童话。

我之所以写诗,是因为初中时候我的同桌写诗,我也跟着写,是闹着玩的,不过因此就喜欢上了诗歌,并读了很多诗。到了高中,遇到一个启蒙老师,从他那里我学到:人可以通过自己改变很多东西。于是,从那时候起,我对世界时有批判,而内心也就有了愤怒。也从那时候起,我开始真正的诗歌写作。因为“愤怒出诗人”嘛。

而童话,是2008年因为成为一名少儿杂志编辑的关系,而开始阅读安徒生童话,发现里面的世界好神奇啊,我想找的东西里面都有:故事,诗性,哲学,神性。一道神秘之门就打开了。

2008年还发生另一件事情对我童话写作影响很大。5月12日那天,我在汶川遇到了大地震。我是汶川大地震的幸存者。回来之后,有一个多月没有办法开口说话。过了几个月,我在山上走着,突然灵光一闪,就用手机写了第一个童话。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段时间真的很神奇,我觉得自己在那个时候才活过来了。我的童话集《几乎什么都有国王》基本上就是那段时间写出来的。它是我代替死去的人活着的一种方式。因此可以说,童话是一种治疗,也是一种救赎。

 

4.问:对你影响最大的作家是谁?可以给小朋友推荐一两位吗?

答:对我影响最大的童话作家有三位:安徒生、圣–埃克苏佩里和舒比格。

 

5.问:你的短篇《风居住的街道》去年刚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这对一个作家来说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获奖对你的写作和心态有什么影响吗?

答:这次获奖,在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舒缓了我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和压力,使我重新获得家人的支持,重新生出对写作的信心。

 

6.问:你接下来的写作还会是童话和诗歌吗?

答:诗歌和童话,对我来说,就像天使的两只翅膀,一个带着快乐,一个带着忧伤。如果没有这两只翅膀,我就无法飞翔了。

 

7.问:陈诗哥是你的笔名,可以说说这个笔名的由来吗?

答:之所以取“陈诗哥”这个笔名,是因为我是我太太的师兄,我的QQ名便是“陈师哥”,笔名便是从这演变而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3-25 09:2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9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3-7 星期五(Friday) 晴

《诗哥断想》(作者:李国伟(广东作协副主席) ,刊《文艺报》2014年3月5日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4-03-05/74804.html)

 

诗哥断想

          李国伟

 

     诗哥断想,是读陈诗哥童话时的思考片断。

 

                       一

中国文坛讲故事的人很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中国的儿童文学界,无论是写儿童小说还是写童话,讲故事的人也很多。我就是一个身体力行的人,一直鼓吹儿童文学应该讲故事。

但陈诗哥并不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或者说,他并不是那种追求讲故事的人。虽然他的童话作品中有《门的故事》、《篮球的故事》、《狮子的故事》等,但都是淡淡的,鲜见跌宕起伏、诡谲离奇的情节。可是就这么一个不大追求讲故事的年轻人,却有现在这样的艺术成绩,可见世界是多元的,文化艺术是多元的,价值观的传播方式也是多元的。

 

                    二

中国的童话创作有“抒情派”和“热闹派”之分。“抒情派”童话创作的美学特征是:诗性之光。“热闹派”童话创作的美学特征是:游戏精神。现代儿童文学史上的两位童话大家——叶圣陶与张天翼分别开创了两种童话的先河。

在当今热闹派童话盛行的中国童话界,陈诗哥的童话可算是一个另类。在他的获奖作品《风居住的街道》中,其独特风格便已充分地显露出来,并奠定了他童话的艺术基调:浓郁的诗意,轻松的幽默,孩子式的幻想,显得格外地与众不同,

于是,人们很容易就把陈诗哥的童话归入抒情派的阵营。但我总觉得还不囊括陈诗哥的童话风格,我曾想把他的童话和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唯美主义流派的代表王尔德童话比较。巧妙的将其诗化的语言,华丽的风格,哀伤的语调,忧郁的意蕴融合,在王尔德为数不多的童话处处可见。王尔德的童话也是用一种儿童的笔调叙述故事,揭示的主题和意蕴却是深远无边,捉摸不定。他的童话也没有注入过多的教育意味,更多的是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

陈诗哥是唯美的,但他绝对不是王尔德。苦闷、彷徨、悲观颓废的思想情绪是唯美主义的一个重要社会情绪,也深深浸透的王尔德童话中。但陈诗哥的童话是平和、向善的,在《风居住的街道》中,连“人们也总听到他嘴里冒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像鬼哭,又像狼嚎”,“有些夜归的人,经常被他吓得毛骨悚然”的“阴风”,也“喜欢唱歌,但总唱不好,为了不吓着别人,他只好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唱歌”。

陈诗哥的唯美,其实是一种对完美艺术的追求,这种追求甚至包括在童话写作中运用了音调的手段。当然,这应该与陈诗哥曾经当过老师,本身的诗人气质、以及对生命的感悟、悲悯的情怀与深厚的语言文学功底分不开,陈诗哥的每一篇作品几乎都适合朗读,如果配上音乐,那就是一首琅琅上口的诗或者是一篇优美的散文。

所以我以为,把陈诗哥的童话定性为完美主义抒情童话似乎更贴切些。

                         

 三

有专家评价陈诗哥是“以哲学家的身份来打量自身的写作方式”,我不认可这种说法。

我从来没问过陈诗哥,在他写的每一篇童话之前或者是写作的时候,是否想在童话的故事和人物中,赋予什么哲理思想,有什么喻意,想起什么教化作用。

但我们不妨再来读一下陈诗哥的童话,人们可以感受得到从陈诗哥童话的字里行间流淌出来的优美沉静、温婉恬淡。陈诗哥的童话就像大山深处缓缓流出的小溪,纯粹、纯净,没有杂质,平和、安宁,少见浪花。这样的作品,如果没有一个平和、宁静、澄明的心态是写不出来的。可以想象,作者写作时的心境,也应该像大山深处缓缓流淌的那条小溪流,清澈、明净,远离世俗的喧嚣,少有人间的功利。也只有心境澄明,才会写出平和、安宁的童话。

所以,以哲学家的身份写出来的童话,不可能达到今天陈诗哥童话的澄明之境。所以,陈诗哥骨子里也从来都不是哲学家。

已过而立之年的陈诗哥其实仍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起码心理年龄还没长大,仍保持着童稚的心境。他的写作姿态,是我手写我心,是一种纯自然的,原始、原本、原生态的“三原”写作。这里说的原始、原本、原生态,并不是指他的创作素材,而是说他的创作时的心理形态。所以,他比其他一些作家在写儿童文学时,减少了许多“折射”的损耗。作家写儿童文学必须经历一个“折射”的过程。换句话来说,就是必须先来一次角色转换,把自己成人的角色转换成儿童,然后才能以儿童的眼光、视角、语言和思维方式进行写作。这种折射或者说是转换,很容易出现损耗、失真。而陈诗哥心境里一直保留的这种童心、童真、童趣,却让他得天独厚地让自己在孩童的世界里如鱼得水,于是,就有了陈诗哥的原始、原本、原生态的“三原”写作姿态。

 

                      四

仍然有不少人评价陈诗哥的童话中蕴含着哲理。

其实也都没错。其实我也一直鼓吹写给仍在成长阶段,世界观还没形成的小学生阅读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具有教化功能。

但陈诗哥在他的原始、原本、原生态的“三原”写作时,应该并没有想过要教化读者。可是,人们仍可以从陈诗哥的童话中有所感悟。而且,成人或小孩、五年级小学生或者三年级小学生,城市的孩子或乡村的孩子,都有可能在陈诗哥的同一篇童话或者童话中的同一人物中,获得不同的感悟。

这有点像金庸、古龙小说中武林大侠的“无招胜有招”,高招。

深圳一位老师评价陈诗哥的作品时说得真好,他说:“读陈诗哥的童话,不能分析思考,而只能用心灵。陈诗哥身上有一种单纯,单纯得有如镜子,可以折射出人世间本真的两种情感:快乐和忧伤。然而,在陈诗哥的单纯中,我们却看到一种深刻。”

  哲理、深刻,是单纯的陈诗哥在“三原”创作中的一个意外收获。

 

                       五

陈诗哥还有另外一个意外收获。

抒情童话由于对创作者的语言驾驭能力的要求相对来说比较高一些,在气质、情感、心理上也较特别一些,因此在任何时期几乎都无法涌现出大量的、优秀的创作者,而占据童话创作的主导地位。进入新世纪以来,商品经济的影响渗透在一切领域,对读者面相对较窄的抒情童话的出版和销售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抒情童话的创作与出版持续低迷甚至滑落,创作者队伍的萎缩和不稳定,令许多原先的抒情童话作家纷纷调头转向了。

而偏偏在这个似乎不适合抒情童话发展的年代,陈诗哥冒出来了。诚如他的原始、原本、原生态的“三原”创作,他在酝酿自己的处女作的时候,应该也没有想过市场,没想过要畅销、要获奖。

可是,陈诗哥却意外的获得了市场的青睐。如果说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还不足以举证的话,那么一直在市场闯荡,销售份额在全国名列前茅的《儿童文学》杂志,连续几期把陈诗哥的作品放在头条,就足可以证明市场对陈诗哥的童话的认可。

陈诗哥能够获奖,除了作品优秀以外,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因为评委们意识到,单一的热闹派童话的创作风格不仅使童话的多元化发展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对小读者多元化的审美情趣的培养也十分不利,更何况优秀的抒情童话本身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童话创作水平的一种重要体现。所以,大力支持与倡导对抒情童话创作的引导将是十分重要。

而陈诗哥能获得市场青睐,则恐怕是因为现在的社会过于喧嚣、浮噪,进入新华书店的童话书架,满眼望去不是各种各样的名著翻印本,就是“热闹派”童话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封面吸引着你的眼球。这个时候,陈诗哥平和、安宁的抒情童话,仿佛给这个喧嚣、浮噪的世界,带来了一股清新的凉风,给大暑天的行者带来一杯下火去热解乏的冰冻酸梅汤,也给只讲需求关系的市场带来了读者稀缺的商品。

从没想过要要迎合市场需求的陈诗哥,却赢得了市场,无招胜有招,诗哥再下一城。

 

                       六

陈诗哥是幸运的,幸运不仅仅是因为获奖,更是因为年轻。正因为年轻,却又带来了隐忧。诗哥的路仍很长,在以后的路途中,你还能保持自己的童心,还能平和、安宁、澄明地从事自己的原始、原本、原生态的“三原”写作姿态吗?还能目无市场,保证不让出版社和书商们牵着鼻子走,继续我手写我写吗?

我希望你能!希望你继续幸运。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3-07 20:19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9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3-3 星期一(Monday) 晴

 

1.《哪个世界更大呢》收入花城版《2013中国儿童文学年选》(王泉根 主编)

2013中国儿童文学年选

 

2.《一个故事的故事》收入漓江版《2013中国年度童话》(高洪波 方卫平 主编)

2013中国儿童文学年选

3.《房子的故事》收入长江文艺版《2013中国儿童文学精选》(孙建江 张洁 编)

2013中国儿童文学年选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3-03 17:05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29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14-2-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故事马上开始(发于《文艺报》) 

故事马上开始

文/陈诗哥(深圳诗人、童话作家)

 

 

当我写下“马”这个字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一阵嘶鸣,一阵嘚嘚的马蹄声由远而近,那么,是一匹马要向我奔来了,是故事马上要开始了。

我开始想像:那是一匹怎样的马呢?那是一匹黑马,通体漆黑,比黑夜还要神秘,毛皮像黑缎子一样闪闪发光,像英国儿童文学作家西维尔笔下的黑骏马那样善良聪明,却又历经人世间的酸甜苦辣?还是一匹白马,像格林童话中的白马王子那样高贵、勇敢、英俊,吸引天下女孩的芳心?或者不需要那么显赫,一匹寻常的灰马便好,就像安徒生童话《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的》里面那匹神奇的老马,替老头子换来的不止是一袋烂苹果,还有老太婆一个响亮的亲吻,以及英国人的一百一十二磅金子。

至于我,是多么渴望看到一匹漂亮的野马,就像美国儿童文学作家保罗·戈布尔那本美得震撼的《野马之歌》所说的那样:

 

我的美丽的马呀,

蹄如玛瑙,

腿如闪电,

身如飞箭,

尾如黑云,

鬃如彩虹,

耳如玉黍,

眼如星辰,

齿如贝壳,

长长的马勒在口中,

我驾马自由地驰骋。

 

这是一首印第安人对马儿所唱的赞歌。印第安人是美洲大陆最早的居民,他们认为人类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而又相依相生,他们相信大地上的一切都神圣不可侵犯,每一根松针,每一片沙滩海岸,树林深处的雾气,辽阔的草原和嗡嗡鸣叫的昆虫,都是圣洁无比的。

《野马之歌》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原始而质朴的神秘气息。这个故事源自一个古老的印第安传说:它描述了一个爱马成痴的印第安少女,在一场罕见的暴风雨中和马群来到了一片遥远的、只看得到星星月亮和悬崖的陌生地方,但她并没有因迷路而哭泣、沮丧,相反,她把这看成是一种祝福,因为她尽管爱她部落的人们,但从内心深处她似乎和野马群,尤其是其中一匹漂亮的野马,有着一种更深的、近乎神圣的的精神联系。暴风雨给了她实现梦想的机会。最后,这位印第安少女变成了一匹母马……

这个故事,对我们这些居住在水泥森林、远离神话的人来说,有着怎样的启示呢?长久以来,我们任由汽车取代了骏马,任由汽车尾气取代草原上的清新空气,任由汽笛的噪音取代骏马的嘶鸣,于是我们的想象力枯萎,情感干涸,身体也退化了许多。请想想,如果我从深圳骑马去北京,那么我的体魄将会变得强壮,而且一路上,我将会写出多少或雄壮或优美的诗篇!

此刻,我只能静坐室内,事实上没有任何一匹骏马经过我的窗前。就像上述的那位印第安少女一样,我没有感到气馁、沮丧,而是提起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一幅马的线条,然后闭上眼睛,尽力去想像,就像我国儿童文学作家熊亮、李娜和段虹所作的《纸马》那样,就像陈江洪所作的《神马》那样,就像日本儿童文学作家柳濑嵩所作的《小白马》那样,我想像我画的马的嘴巴开始嘶叫,马蹄开始刨地,然后跳出纸面,腾空而起,我当即翻上马背,抓住鬃毛,跳出窗口,绝尘而去。

这时候,我体会到“天马行空”的魅力。我的马几乎脚不着地,就像敦煌的“马踏飞燕”雕塑,凌空而去,我根本分不清它到底是在跑,还是在飞,不过,又何必区分呢。我看见高山、森林、草原、村庄就在我的脚下,人们小如蚂蚁,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奔忙,我为此感到叹息,并把叹息交给过往的风。

我不知道这样奔驰了多久,是一天,一月,还是一年,我只知道,我的马不会疲劳,它不用喝水,不用吃草,无论什么时候,它都是那么神采奕奕。

我去蒙古转了一圈。蒙古的大草原是骏马的天堂,在那里我似乎看到成吉思汗麾下万马奔腾,英姿飒爽。我还看到日本儿童文学作家赤羽末吉所作的《苏和的白马》里的那匹白马,它又一次夺得了赛马会的第一名。

我还去楼兰转了一圈。就像萧袤所作的《驿马》所说的那样,楼兰是一个像天堂一般美丽的地方,那是一个像天堂一般幸福的地方,天蓝蓝,水蓝蓝,羊白白,云白白。在那里我看到了驿马青杨和琥珀,它们奔驰在驿马的圣地上。

我还去瑞典转了一圈。在那里,我看到《长袜子皮皮》里的那匹经常被皮皮举起来的马,它看到我们似乎有点难为情。我表示理解,如果我被一位小女孩举起来,我也会难为情的……

我和我的马甚至还跑出地球,在宇宙中转了一圈,在宇宙中回望地球,那灯光像萤火虫般闪烁,别有一番味道哦。

最后,我们回到我的房子里:我的马静静地回到纸上,成为一幅安静的画;而我坐在椅子上,闭目回想这番奇妙的旅行。

良久,我才张开眼睛,注视桌子上的“马”字和马像,深深地感到“马”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动物,就连孩子们深深喜爱的马戏团也是以“马”来命名,关于这一点,老虎、狮子、熊、猴子等等不知会有多么羡慕呢!

这时候,我听见屋外的鞭炮声响起了,人们的欢呼声响起了,是马年的脚步近了,于是,我有了一个新想法:我打算明天早上骑自行车在附近的社区转一圈。这辆自行车,我把它命名为“白马牌”自行车。

祝愿天下人的心中都有一匹骏马!

 

 故事马上开始(发于《文艺报》)


陈诗哥 发表于 2014-02-05 09:33 | 正常 分类:诗集:快乐与忧伤 | 评论: 0 | 浏览:101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3/7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