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
静物
献给埃斯米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

2005-3-7 星期一(Monday) 晴
我推开窗,看见漫天的燕子
掠过屋顶和电线,轻快地飞
古人在雪地写毛笔字
仆人端来洗濯的铜盆
井中没有树叶,没有水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

对面的楼层亮着一盏橘黄灯
旁边是女孩和镜子
也不知道谁是谁
她捧着书本
一行一行的倒背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

我的自行车停在楼下面
积雪使它看起来像一匹马
驮着大米,丝绸和瓷器
十个绕在车把上的萝卜
传出铃声叮叮当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

花圃里都是压在雪下的节日
如果长出一棵柿子树
就能再提前好几个朝代
字变成萤虫,灯变成陈酒
人将长袍捋起
跨过结满雪花的篱笆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5-03-07 13:14 评论(0)


内心生活

2005-3-3 星期四(Thursday) 晴
内心生活


在这些闲淡的时日,她的手里也没有长出什么
新的东西,纺线始终在手心,纺车始终转动
阳光像两枚棋子,一黑一白,填补树叶间的空隙
寂寞也就是树尖的影子偏过来一点点
往左,再往左偏过来一点点

清晨拿着调羹,搅拌内心生活
那里的光线一束一束,扎得起来,
花格子的窗帘也并无绚丽色彩,否则
回忆岂不是件不讨好的事?

带铜字的纸张对于她,又像一座花园
她可以在上面修修剪剪,穿白色长袍
在林间漫步,乡绅摘下礼貌,共用一个习惯
杯子上,木柜上,墙上,写下的一行行字
如果是诗,那就叫艾米莉。狄金森

2004年的某一天,她在我的诗中度过
《老姑娘玛莎》,缝纫机和树叶子
她坐在房间里发呆,窗外浇花水的黄昏
有丰富的姿态,像三十年前来过的南方马戏团,
俊郎的魔术师有起伏的名字,
手里长出过黄金和鸽子……

从那个斜土坡向下,可以看见
邻居家上学的小孩子
正三三,两两的回家来


雪中狮子骑来看

我经过一排假牙般闪烁的地名,
在卡夫卡地板上摸爬,
沙发上有人在弹曼陀铃,
不,是曼陀罗,不是曼陀铃。
还复来乎?我已千金散尽


大年初一


灯笼打了猪油
鸡鸭温暖,鱼也灿烂
堂屋里四只脚的八仙桌
供奉香火、粮食和酒
隐秘的祖宗在阳光和灰尘中穿行
炮竹惊扰画眉心
图穷匕见
表哥的孩子在这天出生



退休生活


我三大伯的女儿
的儿子小轮子
在一张老三届聚会
的照片上找到了
他爷爷
他把照片竖起来
找到了他的爷爷
他爷爷用木门
把那条狂吠的黑狗挡住
让我们进来看看
他养的山鹕
牡丹山茶和颜色
更深的红山茶
几棵貌似棕榈的热带植物
在这儿过禁欲生活
他的四兄弟
(也就是我爸)
在家养了两只画眉
他的四兄弟
(也就是我爸)
在家养了两只画眉
分别挂在房前和屋后
不见面它们才会叫得欢
来人来客总要被他牵起去看
那只长相膘悍的
新品种猪
神猪通过疯狂长肉
来回击流言
过年之前
我爸又掏出小本子
总结了一下年度家庭大事


公交车上的老年人

我先是看见公交车里
滚落一颗松果
一群老年人列队走过
让人想起些用过的比喻:
老年只是挂在架子
上的衣服,
是堆在阳台上
的旧自行车
(为什么不是摩托车?
《苏州河》里马达骑的
那一辆)
不过,以上句子特指老头儿
这里的老太婆
老脸皱得像核桃
一,二,三
老太婆一个接一个跳出公交车


吃鱼

当一条鱼直立行走,跟那只雄纠纠的公鸡就没有两样
它们的眼珠子都长在太阳穴上
被一根根叫做鱼刺的小骨头串接起
鱼刺是挑水的扁担
鱼在水中,游过来游过去

当公鸡被刺伤而咯血而鲜红的啼叫
鱼肚就变得很白

我们往里面倒油,放盐和辣椒
看着白色的泡沫像气球一样跑掉
现在,鱼相貌堂堂
在餐桌桔红的灯光下发号施令
它是我们的酋长

我们聚敛财富的酋长
躺在盘子里听从四方集合过来的声音
生怕那些人会离开
那些把喉咙像鱼腮一样吐进呼出的人
会傲慢地离开


趴在空调上的男人

趴在空调上的男人
他刚从外面回来
外面在下雨
他得先把头发烘干
然后烘干袖口和领带
客厅里几朵百合
像一些稳定的脚步开放
冷气被不断地从室内抽到室外
建筑工人的梯子还搭在墙上
他们躲在屋檐下
一边抽烟
一边谈论刚才那些马一般跳起的电流
终于安全的钻进瓷砖
房间里,从男人身后,空调的响动正传向厨房


路上的大白菜

一捆掉在路上的大白菜
它不是midi音乐节上那些摇滚青年
用绳子牵着的宠物
它不会叫
叫起来也不比一个朋克头刺激
它是温和的冬天的大白菜
从一辆货车上掉下来
菜市场在西溪河下,要经过一个转弯才能到达

棱角分明的菜叶覆盖这一块地方
我往头顶上看
女生宿舍晒着花花绿绿的地毯
女生宿舍不该贴描写细致的寻人启事
也不该被楼长动员集体灭鼠

阳光像脚踩在身上,没有经过鼻子
我是骑单车的人,是吃鱼骨头的人
看电视不调台的人
我要把路上掉了一捆大白菜这事向保安举报

市民们在冬天倾向于穿革命时代的布鞋
便宜货,大白菜到处都是,又大又白
只有外来人口拿它们擦桌子,扫雪
从塑料布里探出来的几个人头
挖出两个孔就是眼睛珠




冬天在奇形怪状的帽尖上


冬天在奇形怪状的帽尖上
树枝交叉,红尾巴的鸟
衔着寒气从油漆和铁钉里飞出来
上面是一只会剪指甲的老虎
看着电线底下的人和车流
骑单车送快餐的小新疆
马路上结冰的二胡
把耳朵紧紧捂住
一只喝完了红酒想睡觉的老虎
瓶子里还有温度
从文三路到教工路的十五分钟
看见天上那些斑马和羚羊
醉倒在老虎里面
一只把自己关进圈里要生产的老虎
吐出来破皮鞋和旧得像报纸的衣服
吐门缝里的巴掌
一只回不去的老虎




下雪天


下雪了,
不管姓王还是姓李
小伙子抓起一把
扔过去,
姑娘就分散开来。
他们后面的杉树抖落一些雪末,
看起来更像
几天前的
圣诞节。
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5-03-03 13:50 评论(1)


我的病怕是好不了了

2004-10-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我在玩水的人之前得病
她躺在水里像一匹布
河水梳着她的头发
一根一根顺流而下
有岸上的树陪着走了很久
孩子们掏出果子,心脏大小,扔下河里
就理解了她
大病初愈,她把水顶在头上
踩着那些河水里的钉子
我淘出果子,核只在清晨闪一下
扔下去,树木和河流中间
一群玩水的人
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10-14 22:19 评论(0)


小猪送我一张黑胶唱片

2004-10-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1.

小猪从广州回来,送我一张黑胶唱片
达明一派《石头记》,我没有留声机,
总想等自己有了房子,把它钉在墙上,
旁边是我的画像,要抽象画,
客人们到来,会觉得很有情调,
“原来你也是达明一派,行贿行贿,
 我很久以前就喜翻他们啦!”
哈窟拉和大妹子去看达明的演唱会,那是几个月后的事,
她们正在攒钱。去那个香艳的地方,有马场,“马儿照跑,舞儿照跳”,
有熊市,有狗仔,还有世界名校春田花花幼稚园。

2.

“万物在生长,我们在生长,我们是春天地发发……”
鸡屎色的土地上,花像抢米吃一样开出来。
麦兜兜毕业去了曼彻斯特,去找Joy division和维特根斯坦。
天才的维特根斯坦,在设计完一架飞机后,离开曼城去搞哲学,
猪的校友。每天拿着计算器和文曲星去超市,买卫生纸,
买水果、买可乐,抽新安江。路上经过矮小的三层红砖房,
白色的是教堂和学校,市政大厅里有人物介绍——一群笨伯躺在石碑上,
好像商店里吊着的烤鸭,没有一只比猪肥。

3.

城市之光,在电影里,是超级大猩猩从钟楼上跳下,胳膊肘上夹着烟囱,
冒出形状合格的烟。鸽子像宪兵一样早睡早起,
麦兜打开一个蛋壳,自己调匀,边听广播边煮,
放点意识流,“对啦 并且把他往下拽 让他紧贴 着我
 这样他就能感触到我那对香气袭人的乳房啦 呃们是春田地发发……”

4.

是的,是的,我曾经说过要给你写一首叫《英国》的诗。我去翻地图,
查看大不列颠,圈地运动,英格兰、爱尔兰、威尔士和苏格兰。
爵爷们风度翩翩,情妇也风度翩翩。
我是最后一个桂冠诗人,我是杀死女王的胆固醇,我是伯明翰的奥兹.奥斯伯恩,我是性手枪。
关于英国,我还能跟你谈些什么呢?英国人。
曼彻斯特口音令维特根斯坦也头疼,
你把每个单词和音标像麻将一样搓洗,你搞语言。
你和不同肤色的女人喝咖啡、跳舞,交流语言知识,把主语和宾语不停倒置。
黑胶唱片静静转动,溢出了整个夜色的庄园,黑色的香蕉树,
它是我们种植的,也要被我们收割。

4

站在曼城上,看看吧,看看英国
——日不落
远处流过来一个足球场大的风
风笛 风信子 风中有朵雨做的浮云
小猪牵着大猪 麦兜牵着菠萝油王子 一窝接一窝
从城市的顶空吹过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10-14 22:16 评论(0)


太阳照着三个和尚

2004-10-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
你可以说它来自巴黎
就叫它巴黎最后的……呃,芭蕾
当它来到屋顶的时候
一株仙人掌正在偷吃露水
它们有着相同的步履
猫咪脚掌上裹着糖纸

我的厨房疯了
看到它就像看到了老酒友
面包把自己当成了肥皂
酒瓶把自己当成了轮船
厨房和隔壁的卫生间称兄道弟

1957年春天,一个叫马尔克斯的醉鬼
看到这束阳光
穿过巴黎圣米歇尔大街
滑倒在一个叫海明威的醉鬼身上
小马把手握成杯子,喊道:艺——术——大——师
小海用卡斯蒂亚语,挥挥手说:再见了,朋友

海马非马,亦非海
为了纪念这次相遇
小马写下名著:太阳照样升起
小海写下: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10-14 22:13 评论(0)


唐以降

2004-10-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唐以降

理发


长安的草长得老高
洛阳的木头正对着窗外的桃树发情
李三骑马经过这一带
一条不知道名字的河
穿过桥孔,月明之夜
清风穿过高力士的裤裆来了一个急转弯
到了高老庄,哪能不喝酒?
那么,李三就喝成了张三
或者张山

河的这一边,骑着毛驴
过来一个瘦人,头发很长
他对镜子说:剪个李三头
无边落木潇潇下,待到站立起
他跟李三已经没有两样
可他不叫李三,也不叫张山
他叫阿杜
还是河的这一边,过来一群官兵
把人砍了,树砍了,马也断成了两半
除了阿杜,大家都遭殃
因为他的头跟别人不一样

河的这一边,李三宿醉醒来
没有草的平地上,重叠的三个影子都是胖的
那阵风从河边来到了河心
他往河里排了一次尿
从广阔的肾里,几个结石比河边的卵石还光滑
这几乎是洁净的见证,僧侣般的洁净
而刚理过发的李三
在月光和水的双重照射下
确实非常白
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10-14 22:10 评论(0)


月亮晒晒,屁话说说

2004-9-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昨天晚上
月饼吃过了
螃蟹吃过了
有好几股清风
从这个肩膀到那个肩膀
还有栗子没有吃
花生,水煮的
没有吃
石榴和核桃没有吃
打几个电话
发发短信
这就是今天晚上
要干的事情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09-30 00:37 评论(0)


今天下午,我去看书和病

2004-9-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1

这些书排在架子上
对着窗户和树叶
呼吸着,想着
被一只手打开,又合上
密密麻麻的字
从这边跳到那边
那边跳到这边
重来一次
另一只手
也是弯着的

2

屋子里有四个人
第一个是女人
第二个是病人
第三个是我
医生把放大镜对准我的嘴
我看见她的头发后面
有一条红鱼在水里爬着楼梯
这不是嘴,是鼻子的问题
鼻塞的时候滴一点
不塞的时候不要滴
如果身子痒,就不要吃头孢拉定
有问题过来找我
屋子里只剩一个人
在我走了之后
太阳慢慢落下去
路上的人由很少变成很多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09-30 00:36 评论(0)


杭州的秋天

2004-9-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我的感冒还没好
雨又开始下
写完一封信
有更大的降下来

轻松穿上一个夏天
放着的牛仔裤
这要算唯一的欣慰
于是我去上课

这个地方
有人叫它天堂
和美国一样
我的信会在感冒前到达

有的人走出去,又走回来
打着天堂伞
脚朝一个方向倾斜
跟随着路面

能再记起的不会太多
就像读完一首诗
我吃完一大碗酸菜鱼汤面
脱下牛仔裤,有一点困难
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09-30 00:34 评论(0)


江西北路201号

2004-9-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江西北路201号


这是阁楼上的阁楼 梯子长而且陡
房间用报纸裱糊 一只壁虎 爬过夹缝广告和头版新闻
昨天和昨天以前 气温有所不同 西哈努克和胡耀邦 出国视察的大人物
某年某月 在转折处 墙和天花板交接的地方 面部弯曲 像从水中折射而来

没有更多的光 除了屋顶上的窗户 一个开口
可以让阳光倒进来 让床上的人去摸手表 去看那小块
的天空 有雾 雾是撑在雨上面的伞 还有一些瓦片的棱角
把缺口留给内部 内部有污垢生长

油烟从楼下的街道上来 有安徽人开的东北菜馆
兰州拉面 重庆麻辣烫 云南过桥米线
月租四五千 明天可能变成
理发店 修鞋铺 水果摊
苹果会在身体里酿酒 保鲜纸和保质期都要节俭

比凌晨更早一点 时间是无业游民 街上开始熙熙攘攘
有人卖菜 有人买菜 虽然早 但不至于惊慌
嘈杂如菜刀剁过长街 火苗子带着瞌睡的味觉
一切平行展开 吆喝 排队 打鼾 在厕所里侧身相让
还有 油条在豆浆里的软化 一只苍蝇撞上衣柜镜子
光晕波动 发出细碎的声响 骨头在风湿中轻轻错位 多云转阴

1925年 房子被英国人建起 梯子斜而且陡
他们坐着轮船离开 风从东吹到西 已年久失修
等待收买 从窗户里望出去 就能看到东方明珠塔尖
有几棵树在窗口边 闭着眼睛
往塔尖倾斜 使劲生长 柱子一样生长

# posted by 斑马的马 @ 2004-09-30 00:32 评论(0)


页码:1/-5  

<< 2017 十一月 >>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 2


·雪,悄无声息,是个盲人(2005-3-7)
·内心生活(2005-3-3)
·我的病怕是好不了了(2004-10-14)
·小猪送我一张黑胶唱片(2004-10-14)
·太阳照着三个和尚(2004-10-14)
·唐以降(2004-10-14)
·月亮晒晒,屁话说说(2004-9-30)
·今天下午,我去看书和病(2004-9-30)

·您好,我不知您是否愿意授权我在论文中引用...(2006-3-17)
·狡兔三窟啊,嘿嘿,主要是博客太不争气...(2004-7-29)
·农的布拉格好多阿。。。...(2004-7-29)

·你可以来这里

访问计数:22819


斑马的马 管 理 员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