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上帝

 久久上帝
 寻海角天涯,觅人间净土, 死亡塔上,怒射红日, 心中乌托邦幻化, 漫天霓裳片羽。


  2005年10月16日 星期日(Sunday) 晴
 
今天本来已经很困了,一直在等邓超的消息进行采访,12点多终于可以采了,采完已经深夜一点半了,邓超凌晨五点半还要继续拍戏。拍戏是很忙碌的,没有那么多可以休息的时间概念。

邓超演荡气回肠的皇帝,邓超演霸气自我的白杨,邓超演有胆有智的包拯,听着邓超在电话那边,低声讲着自己的故事,体会和心得,讲着属于自己的感情和道理,我觉得邓超所演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个再真实不过的自己。
邓超说他已经平静了,从他淡定而不失声调的语言中,我能感觉到他的平静。邓超很极端,他会说这个世界不再美好了,人们的生活没有情趣了。极端是一个锋利的词汇,却能从邓超的话语中感觉到丝丝的痛,一根根地牵引着心,让人觉得看着这个世界那么不忍心,那么难奈。我喜欢那些平静的人,即使他们心中充满不满和不情愿,他们懂得怎样去生活,去做自己,去抚平不必要的伤,那不是愤怒,不是喊叫,不是痛斥。

在写采访提纲的时候,看了很多和邓超有关的东西,采访也好,文章也好,图片也好,我能预感到这次采访的模样,我能预感到邓超说话的样子,我提出了我喜爱的问题,提出了很多不适宜对一个演员提出的问题,提出了一些像是对作家,艺术家提出的问题。我不能说这次采访的文章写出来很出采,让编辑喜欢,让很多读者喜欢,让大家去喜欢邓超,去懂得邓超。我只能说,这次采访,真的很棒,邓超的声音是真诚的,我也感到,邓超心灵的跳动。我知道,邓超知道,这在于我已经足够了。

做为一个演员,一个在大众眼中普普通通的演员,他的每一粒思维里都散发着思索。他可能盲从,他可能无奈,但他着实让我看到了他自己的道理,生活的道理。有人说他更像个哲学家,但我不喜欢这样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我们在自己的角色当中时,我们会觉得自己是优秀的,我们要把自己当作一回事,需要有属于自己生命的一种思维,这不是哲学,这只是生活,一个人的,只可能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和道理。在别人那里,我们走出了我们自己的角色,我们就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们做个平庸的人,做平庸的事情,大家都一样。

我现在突然想说一句,邓超让我失眠了,哈哈。我现在精神饱满,激情满涨。上网看看邓超的照片,还不能完全记住他的样子,但他这个人我已经记住了,他说的我喜欢的话和故事我也已经记住了。有这样一个好的采访,感谢邓超。

邓超说自己是个很感性的人,在他的谈话中我能很深刻地感受到他的感性,他对人性的追求和期待,他对爱情的执着,对亲情的愧疚,对遗失了的美好的遗憾,对纯净简单的热爱。这个在镜头中个性爽朗,劲头实足的大男生,让人领略到了他的灵气和大气。却在谈话的一次次感叹声中,让我觉得有些痛和无奈。我们不能说这个世界不美好了,有很多亲切温和的事物还存在,邓超能感觉到,如同他感觉那些美好已逝一样地灵敏。

在网上搜邓超的图片,大多是皇帝或者很酷的形象,在背景是TOM的图片中,邓超穿着灰色的外套,笑着的样子,天真烂漫,让我感觉到了他所谓的“自己像个孩子”的时候。

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很感性的人,采访谁就会很投入地走进他,回想着他的语言,表情,那种感觉就好像活生生地去爱一个人。我还是这样感性的人,无论自己怎样用冷静现实的目光去看这个社会,我还是在其中感受着声声不息的情丝,温暖的,亲切的,动人的,深刻的所有,尽在我每一次的回想中不停反复。我好象终生都走不出这样感性的鼓屿,我就在这悲切着自己感受的悲切,快乐着感受的快乐,自得其乐。当了一些邓超的图片在电脑里,认真地看他的脸,能想象到他快乐或者悲伤时候的样子。

今天可以睡个好觉了,采访很开心。

 05 10 16 2:48凌晨
 
# posted by 小玄0503 @ 2005-10-16 14:44 评论(2)

  2005年10月16日 星期日(Sunday) 晴
 
邓超 简单是美好和幸福的

现在的邓超正在北京的怀柔拍《包青天3》,面对周杰和陆毅已饰演过的包青天邓超没有压力,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包青天的样子,而邓超演出的这个包青天就是邓超的样子。邓超觉得这部《包青天》很出采的地方就在于前9集的包拯是失忆的,他像个孩童一般单纯,却又不失他天性中对案情敏锐的洞察力。邓超喜欢包拯的智慧和胆量,这种无畏的精神是值得我们一直学习下去的。
邓超演荡气回肠的皇帝,邓超演霸气自我的白杨,邓超演有胆有智的包拯,听着邓超在电话那边,低声讲着自己的故事,体会和心得,讲着属于自己的感情和道理,觉得邓超所演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一个再真实不过的自己。
——前导语


简单爱,是追求就不害怕
《幸福像花儿一样》正在北京4台的黄金时间播出,这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其中的故事和纯真年代中人们的干净也同样美妙。这种美是一个不被局限了的美,他没有给观众设定美的状态,不是花开的烂漫,也不是花败的凋零。每个人对幸福的诠释都不一样,也都有各自幸福的模样。邓超觉得自己只是在去展现那个年代的故事,那其中的美是不确定的,但这样的故事却唤醒了他纯真的感觉,简单是美好和幸福的。
在这部戏里,邓超尽量把“自己”做的平民些,破一破的感觉和原来做“皇帝”很不一样,但他太喜欢这个个性张扬,顽固不化的白杨了,那种劲的感觉和他很像。《幸福》中的白杨对爱情很执着,现实中邓超对爱情的态度更胜一筹,他觉得自己这一生一定要真真正正地去爱一会:随性、冲动、疯狂,在爱情面前不需要含蓄不定,踌躇不前。他经常会跑遍大街小巷去买一些不一定贵但很适合的东西送给女朋友,这个手握爱情的大男孩,要在现实中寻找浪漫,已经让他显得足够浪漫了。
“如果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它会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
“它一定是坚定的,而且已经不存在了。”那一定也会有些伤感,但它的确不存在了,天长地久已经是我们无法去在乎的事情,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是最好的。邓超是个追求而不放弃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是追求就不害怕。“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在等待死亡的过程,只不过是看如何度过而已。爱情经常被我们所神话,面对死亡和疾病他可能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一个人没有的话一定是白活一回了。”这个坚定的大男生会为了爱情放弃事业,如果你问他为什么,这就是他的理由。

前行路,把自己放在边缘的地方
邓超去中戏,做演员,是一个巧合,一次歪打正着。那个时候的邓超,因为年轻而显得没有方向,没有太多自己的人生价值观,有些迷茫,有些无所适从。他拿着介绍信到北京来玩,抱着绝对考不上的目的去考试,他不觉得自己喜欢演戏,不觉得对这一行有一点兴趣,他就这样歪打正着地被录取了。做了演员,学习了表演,他开始真正地爱上了这个行当。在中戏上学的时候,他经常有孩子般的冲动,想过自己要走上红地毯,要当明星。“那个时候是一种幸福,到时间了可以吃饭,可以睡觉。”但这种自由的幸福只局限在简单的校园里,接触到社会的现实,邓超开始慢慢地走向成熟,知道了身边的人和事,知道了感情是什么,人就变得平和释然下来,少了很多翘着尾巴的浮躁。邓超说话的声音有些低下去了,我问他是不是有些无奈,他说不希望自己无奈,却总是在无奈的边缘徘徊。岁月的磨砺使邓超变得平静了,特别地安静,而情绪从安静到跳跃的转换是那么的迅速,使他看不到其中的过程。他有时候很想要那种蠢蠢的东西,干净温和地让人怜惜。他说这种感觉像一面镜子,照着自己,也照着别人,安静,极端。
邓超在上学的时候演过话剧《翠花,上酸菜》,这个筹备费用只有3万元的话剧,却给投资商创造了丰厚的利润。那个时候的他觉得自己很醇熟,一帮没有任何明星效益的演员可以把那台话剧做的那么好,带给大家一种快乐的东西,这是让邓超值得骄傲的。从《翠花,上酸菜》中的激情漫溢到饰演皇帝的荡气回肠,又到〈幸福〉中饶有个性的白杨,角色的变换使邓超的个性也分了段落,有时候会陷进去跳不出来。“我是属于那种用下一个角色忘记上一个角色的人。我自己的我越来越模糊,我自己的我对艺术上的他有更强烈的感觉,慢慢的自己的这个我更加模糊了。”邓超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总是在努力中找回他自己,找回那个属于他的自己。
每个人活着都有沉重有压力的时候,但所谓“痛并快乐着”,邓超是一个喜欢从两方面去看待事物的人,他在痛的负面中挖掘着快乐的正面。“经历磨难是一种乐趣,很多都是相对的。错误也是很好的东西,在一瞬间我发现自己错了,我承认,我不会继续错下去。”累了的时候他喜欢喝红酒,喜欢去唱歌,喊叫着释放。邓超喜欢压力,他喜欢把自己放在一个边缘的地方。邓超是感性的,会在不经意间掉进一种情绪里去,怀里卧着一颗敏感的心。他喜欢发呆,他说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什么都想,原来想自己多一点,现在想别人多一些,就是停不下来,是一种疲倦但很自由的状态。在错综复杂的社会里他看到一些残酷,也能感觉到很亲切的东西,他说自己对每一次微笑都很珍惜。“你对这种姹紫嫣红 灯红酒绿的生活过惯了,会对一个清洁工的微笑特别的感动,觉得特别的真实。而且会被触动很久。”邓超现在经常被这样的情景或人物打动着。人们有时候会想生活为什么会如此地不尽人意,想的复杂了,就缺少了简单的发现,有一天突然发现了那一份简单,就变得弥足珍贵。


生活,是他追求的精神
邓超是一个有些艺术的人,却不是那种连头发丝里都是艺术的另类人种。他很喜欢高希希导演,除演戏外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和和一起想表达的东西。他说“高导有我期待的中国即将丢失的民族荣誉感和民族精神。会有一种引领我们的精神在里面,我很激动也很感动。我们呈现我们的一种生活状态,作为一个成功的艺术者,塑造过很通人性的角色,牵引别人引领别人,并不是我们比别人高和强,只是让别人看过之后有所想有所感触和冲动。”
邓超从小喜欢音乐,曾经很希望自己能当一名歌手,为自己小时候没有认真学小提琴和钢琴感到遗憾。他对自己的歌唱事业还没有太多的筹划,却有了很高的要求“技巧要有,又能让中国人听明白的通俗的歌曲,又能让艺术家不必骂的那种。”他也许适合去唱点通俗摇滚吧,像汪峰那种,不失时代特色,不误入俗流,又不乏力量和思考。
做为一个演员,一个在大众眼中普普通通的演员,他的每一粒思维里都散发着思索。他可能盲从,他可能无奈,但他着实让人们看到了他自己的道理,生活的道理。有人说他更像个哲学家,但我不喜欢这样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我们在自己的角色当中时,会觉得自己是优秀的,我们要把自己当作一回事,需要有属于自己生命的一种思维,这不是哲学,这只是生活,一个人的,只可能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和道理。在别人那里,我们走出了我们自己的角色,我们就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我们做个平庸的人,做平庸的事情,大家都一样。


 
# posted by 小玄0503 @ 2005-10-16 14:34 评论(0)

  2005年10月15日 星期六(Saturday) 晴
 
小说写得好不容易,小说写的好了,人又长的帅就更难了。小说写得好,人又长得帅,又能勤勤垦垦不断堆出力作,真是难之又难。
毕飞宇峪就是这样一位凤毛麟角的作家,他的新作是长篇《平原》。据说他一个短片《地球上的小王庄》电影改编权就卖了十几万。
毕飞宇是编辑,也是作家。写作是他的业余爱好,他却在写作中找到了长久的快乐。他不狂放,说话愉悦随和;他不自闭,爱踢球,爱看NBA。他不上网,也不用手机,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这样的“怪人”思维敏捷,语言中透露着一股力量,让你会轻轻一笑,然后深深记住。

《平原》给了我巨大的快乐
最初是怎么想起要写一部像《平原》这样的小说的?在什么情况下写下了《平原》的第一个字?
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事实上,一部作品的起因比作品本身要复杂。《平原》还没有动手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拥挤不堪,我只能一点一点地把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抠出来。我的兴奋点最终落在了一个小伙子的身上,这个小伙子就是后来的端方。在什么时候写的第一个字?我记不起来了,我相信那时候我是手忙脚乱的。

在写《平原》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么?是怎样度过的?

〈平原》写了三年半的时间,这中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困难的。写长篇你不可以跟着感觉走,这中间有故事、人物、人物的性格、性格的走向、人物的关系、人物的思想、背景、情感、情感的脉络、空间、时间等要素,你要找到一种旋律,让它们有机地、自然而然地流淌下去。这个过程仿佛是理性的,其实又不是,因为你有情感,你得控制好你的情感。对我来说,在几年的时间里控制好情感有点困难,可是,我必须要做到。读者没有理由看我发疯,他们要看的是我的情感的表达。遇上困难我就停下来,既然我是干这个的,我就有理由相信,我能做好。

这是一本错落有致、凹凸起伏的小说,为什么会起《平原》这样一个平坦广阔的名字呢?
这个名字不是我起的,在电脑上,小说的名字就叫《长篇小说》,小说寄出去了,编辑告诉我没有名字,我一下子慌了。这个书名是《收获》的编辑程永新起的,他说,看完了小说,“平原”这两个字挥之不去,我说,那就是《平原》了。这个书名我喜欢,我愿意把它看成我自己起的。

您在小说中写到“是日子就不光是喜上心头,还一定有与之相匹配的苦头。”您觉得《平原》带给你的喜头和苦头是什么呢?
感谢你记得这句话。《平原》给我的快乐是巨大的,我是一个平庸的人,我相信所有的人在他的角色之外都是平庸的。但是,你一旦进入了你的角色,你就不再平庸,你的能力会让你吃惊,你不停地会有喜上心头的感觉,你不相信这个人是你。但这是有前提的,你必须有耐心。有时候,突然而至的浮燥会让你回到平庸,你沮丧极了,骂自己是白痴。写作最大的好处是,你永远也不要指望别人,别人,即使是最爱你的人,他也帮不上你。写作的快乐和痛苦全在这里头。你能熬过来你就是胜利者,否则,你就坠落到无底的深渊。

您答应过自己,起码要为上世纪的七十年代留下两本书,为什么会对那个年代有如此挥之不去的情结呢?
我愿意把这样的情结看做责任,这不是什么大话。比方说,我看见有人抢了银行,有人找我调查,我不可以说,“不是我抢的,明天一定更美好,”然后我就沉默。我是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年代出生的人,亲历了七十年代,七十年代的中国对整个人类来说都是重要的,我不能漠然。就在前几天,在一次会议上,北京大学的陈晓明教授着重提出了“历史终结”论,并对莫言、贾平凹、阎连科和我的“历史书写”进行了亲切的批评。我相信陈教授的批评是善意的,但是有一点,作为一个亲历者,对这一段历史如果我不发言,用不着别人,我会批评我自己。陈教授的批评我可以不听,但是,我自己的批评我不能不听。我装不出,要不然我会不安。还有一点也是我担心的,如果我的书写跳过了七十年代,会不会有一个叫张晓明的北大教授拍案而起呢:“你看看这些中国作家,他们就知道盯着男人和女人的身体,他们对自己的历史为什么不说话?他们在干什么?”
《平原》的出现是不是让您在写作方面塌实了很多?
是的,有了《玉米》和《平原》,我的确轻松了一点。我对自己的写作有了一个最基本的交代。

我所看到的有关这本书的评论都是赞扬的,您自己觉得《平原》还有哪些不理想的地方呢?
不理想的地方一定有,但就目前而言,它达到了我的能力极限,它是完美的。如果有明显的不如意,我不会拿出来,我是一个自律的书写者。当然,在能力之外的不如意,我只能请朋友们原谅。


怀疑,是我顽强的精神
您在小说的开头就叙述了农事和节气的因果关系,道出了“老天注定”这样的道理,是不是在暗示着故事中人物的命运是无法选择,无从逃避的?
不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农民“靠天吃饭”,这是一个基本事实。我没有拿它来暗示什么。

您觉得在一个普通平凡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青年男子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男人又是什么样的一种角色呢?
我这样说女权主义者会反击我,可我还是要说,男人的天职就是站出来。

您将端方这个角色描写的强壮胆大,吸引了两个女人对他的青睐,是在用魅力上的一种满足来弥补惨淡农村生活带给这个倔强青年的生涩么?
不能这么说,我所熟悉的乡村男青年大多强壮胆大,他们要承担超负荷的劳动,他们只能是强壮的,他们抬头就是天,低头就是地,他们自然胆大。他们是能量,但他们没有方向,所以农家子弟总是被利用。翻一翻中国的历史吧,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是这样的。最优秀的农家子弟常常是牺牲品,这是很叫人心酸的。

如果说书中的端方显现出的是人们面对枯涩生活的顽强挣扎,您觉得生活中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和心理状态呢?
不要轻易相信。

每个人面对自己的生活都有一种顽强的精神,您觉得您的“顽强精神”是什么?
是怀疑。


直接简单,是我说话的方式
《玉米》和《青衣》都是很优秀的作品,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您觉得这两部作品在您写作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呢?《平原》与他们(或者您以前的作品)相比,有没有比较明显的不同之处呢?
〈平原》厚重得多。我的中短篇大多华美,这和我对中短篇的认识有关,也和我的天性有关。《平原》是撕开的,虽然我在时、空关系上做了极大的压缩。写完了《平原》我真的很高兴,我把一个我本来举不动的东西举过了头顶,也许动作不好看,脸红脖子粗的,可我做到了。《玉米》和《青衣》就不一样了,《玉米》和《青衣》我拎起来就走。

现在写农村题材的作家有很多,故事的内容和文字的表达方式也有些雷同,您怎样看待这样的现象?
故事有它的相似性,这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我不认为在表达方式会有什么雷同。没有一个作家是可以重复的,莫言的表达是爆炸,贾平凹的表达是幽渺,余华的表达是酷,还是不一样。我可以很负责地说,你让莫言去写《活着》,让余华去写《檀香刑》,结果一定是另一个东西。在这个问题上永远也不用担心

写小说的作家,每一部小说从开始写到结束,都像是在养育一个孩子,有很深厚的感情在其中,当为《平原》结稿的那一刹那,您是什么样的心情?
在结稿的刹那,我不相信这是真的。顺着你的比喻往下说吧,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孕妇,而是一个弃妇。那个始乱终弃的冤家他不再爱我了,有几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您希望读者带着什么心态去阅读《平原》?
耐心。

您曾经说过在您心目中的文学简单地说就两个词,一个是亲切,第二个是慈祥。您最喜欢的哪部作品具有这两个词的特性?
托尔斯泰的作品就是这样。老实说,我的这两个词就是从他那里总结出来的,也许批评家们不同意,他们可能有更为开阔的阅读,但是,托尔斯泰给我的感动就是他的亲切和慈祥。我问过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所有的作家还活着,我怎么和他们相处?我该相信谁?有了过不去的坎我会找谁?我想我不会去找海明威,我们会打,起码要扳一扳手腕,为了赢,我不写作也要去抓杠铃。我一定去找托尔斯泰,在他的面前,我可以流露出我所有的一切,甚至卑鄙。最伟大的作家总是千方百计地诉说一句话,你要好好地活。他像外婆,一直唠叨到你不堪忍受的地步。等你自己做了外公或者外婆,在你的唠叨遭到呵斥的时候,你突然会想起一个死去的人,你会想起那个最为动人的一刻,你会为不能表达你对他的爱和感谢而伤怀不已。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越来越喜爱用人情世故的方式去理解文学了。

您说“《玉米》终于让我找到了我自己的说话方式。”那是怎样的一种说话方式?您最理想的说话方式是什么样的?
我以为《玉米》的说话方式就是直接而意味深长。我最理想的表述就是直接,因为直接,简单,反而让你愣住了。你红着脸,心里想,不怪人家这样说,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

说话的方式和生活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您觉得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最自在,最适合自己的呢?
不该说的要忍住,千万别说,能说的,往明白里说。

您在《平原》的封底文字中写到“我一直想弄明白,人应当是怎样的。”这又好象是那个人们总喜欢问的“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这样的问题好象永远都没个答案!
是啊,没有。可是,谁不关心这个问题呢?大家都关心。

在一个采访的文章中看到您说“生活就是疼痛。”为什么会有这样比较悲观的想法呢?有句话说的好“痛并快乐着。”在疼痛中您感觉到快乐了么?
我对生活从来不悲观,相反,我是一个积极的人。我只能说,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他对生活的认识不一定相同,这里头有分裂。

简历:
毕飞宇,男,1964年1月生于江苏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中
 
# posted by 小玄0503 @ 2005-10-15 00:16 评论(0)

  2005年10月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我是一只班驳的蝴蝶
在长空中流转千回
我非了生生和世世
只为与你擦肩而过
你微弱的眼望穿了我的飞翔
也望穿了我生生世世的夙愿
你拂袖唤我随风而去
拂去了我千年轮回的梦幻
我的双翼哭泣破碎
幻化成千转百回的祈祷
弥散在漂泊的空气
与你同在
 
# posted by 小玄0503 @ 2005-10-02 21:42 评论(0)

  2005年10月2日 星期日(Sunday) 晴
 
波儿,看到你的第一眼,觉得你很漂亮,是那种很灵艳的漂亮,尤其是你的眼睛,给我一种很深的感觉,垂直的头发均匀地平分到脸的两侧,就使那双眼睛显得更加深深的了。不过,不喜欢称呼你是“美女作家”,就好象只是个美女,而不是作家一样,很浮躁。
其实喜欢叫你“波儿姐”但这个听起来总感觉怪怪的,不过,喜欢叫自己喜欢的大自己不多的女性叫姐姐,很亲切的,也是一种敬爱拉。就像喜欢对很尊敬的长辈叫“老师”一样,尊敬和真的敬佩他们才喜欢这样叫,如果没有这样的感情,即使比我再老的人,也懒得去称呼他们。

一直想给你写个邮件的,但在学校的那半个月里心情一直差的要命,脾气也开始暴躁起来,有时候还会乱发火,不喜欢去理任何人,但总有些不情愿的事情要去做,就那样积蓄着,让原本很糟糕的心情又雪上加霜。没有任何可以发泄的机会,无比疲倦。
十一的这两天出去玩了玩,心情好了很多,人也轻松了一点,开始很佩服大自然的力量,怪不得许巍现在总是山啊水啊的,唱来唱去。许巍从那样的绝望的抑郁不振走到现在的坦荡悠然,真是喜欢他这样阳光的变化,觉得像他这样有变化在其中的生命才是完美的,有一种高潮值得享受,不会让生命孤独。

刚才和你发着短信,一上网就想写个邮件给你,其实要写点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就随便的道点家长理短的,说来窜去的,希望你别介意啊,我们有空再见吧:)


祝一切安好。。


 虹颖 05 10 2 晚
 
# posted by 小玄0503 @ 2005-10-02 21:34 评论(0)

页码:1/-9     本站域名:http://xiaoxuan0503.blog.tianya.cn/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艾暖 (2)
塔(图片) (1)
红日(文字) (11)
乌托邦(影响) (1)
片羽(生活) (15)
北青人物稿 (2)
午夜采访邓超后写下的(2005-10-16)
邓超 简单是美好和幸福的(2005-10-16)
毕飞宇 为七十年代立传(2005-10-15)
生生世世的爱恋(2005-10-2)
给波儿的信(2005-10-2)
余华 《兄弟》是漫长叙述的欲望(2005-9-18)
05 9 10(2005-9-10)
要短句,亲爱的。(2005-6-26)
祝新年快乐安好!...(2006-12-31)
加油:)...(2006-2-21)
我做博客好象总是为了别人,让别人可以看到...(2005-10-9)
岁月流逝,心情依旧啊
这个年龄,快...(2005-9-11)
好深情的文字啊...(2005-6-28)
浓玛的沙漠的语言
扫舍的会客厅
洁尘的私人版本
夜未央
灵魂的气息
宽容
顾小白的新狗窝
照照的通俗小说
新女性论坛
叶滢
破万卷书
可能是李孟夏吧
53362


小玄0503 管 理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