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诗人的笔记

一个诗人的笔记



诗歌、散文、小说、译作和思想随笔。 青年诗人张祈作品精华。
<< 2019 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1 2
博客信息
博主:白色鸟 
栏目分类
作家素描 (2)
诗歌评论 (1)
博客小日记 (1)
随想录 (1)
书评 (2)
随笔 (13)
小说 (1)
译作 (24)
散文 (4)
诗歌 (27)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被高估的“盘峰论争”与其他(2006-6-26)
神曲系列之二:但丁的爱人叫什么名字?(2006-5-10)
阅读《神曲》系列之一:译本的选择(2006-4-30)
推荐一首好诗:翟永明《老家》(2006-4-29)
好诗推荐之二:苏小和:《感谢词》(2006-4-29)
“我不懂得他们的手势”(2006-4-18)
渴望写诗的时刻(2006-2-16)
伟大的墙(2005-11-10)
更多>>.
最新评论
   上一个世纪的梦想 被生活...(2011-6-18)
傅雷家书里,傅雷曾在傅聪恋爱时提到过但丁...(2009-2-20)
这是好地方
以后常来先生的主页学习...(2007-5-28)
您好 我想注册您的新诗歌论坛可以吗
诗人,来教导我好么?
http:/...(2006-4-28)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6-6 ( 1 ) 2006-5 ( 1 ) 2006-4 ( 4 ) 2006-2 ( 1 ) 2005-11 ( 1 ) 2005-9 ( 5 ) 2005-7 ( 1 ) 2005-6 ( 4 ) 2005-4 ( 1 ) 2005-3 ( 6 ) 2004-12 ( 24 ) 2004-9 ( 2 )
友情链接
新诗歌论坛
新诗歌网
诗人张祈和他的世界
张祈诗文集
统计信息
访问:110020 次
日志: -3篇
评论: 8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4-2-26
博客成员
白色鸟 管 理 员



首页 | 留言板 | 注册 | 加为友情博客


2006-6-26 星期一(Monday) 晴
被高估的“盘峰论争”与其他
被高估的“盘峰论争”与其他
——对当前新诗发展的反思

张祈


“盘峰论争”的羞耻

最近一段时间,仿佛“盘峰论争”一事又被屡屡提起,而且被冠以“诗歌史重大事件”、“90年代诗歌的转折点”、“第三代与后现代诗歌的分水岭”等堂而皇之的称谓,仿佛这次论争真的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
七年后,我们大约可以更清晰地来分析这次论争的实质。关于“盘峰论争”的定性,大约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待: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次论争的核心是一次利益之争。争的是哪些利益呢?回忆此事,从“无知抵达无耻”的伊沙这样说道:“别骗自己了!我的“知识分子”的傻哥哥们。“盘峰论争”之前的日子多好啊!引进外资给他们自己发奖,引进外资在最权威的官方出版社出他们的书,不论何种形式的出国都是出访,“流亡者”也可以想回来就回来,用只有伪诗人才会酷爱的所谓“学术论文”的方式相互吹捧自我炒作了长达十年,他们说什么人们就信什么,他们想谁就是谁,那种主流感,那种惟一性。怀念吧,永远地怀念吧,那一去不复返的好日子。”由此可以看到,他们争的是发奖,出......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6-26 14:29| 分类:诗歌评论 | 评论(2)| 浏览:195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神曲系列之二:但丁的爱人叫什么名字?
神曲系列之二:但丁的爱人叫什么名字?


张祈

在进入阅读《神曲》正文之前,先清理几个边缘的小问题。
首先遇到的就是几个重要人物的译名问题。除叙述者兼长诗主人公但丁外,、他的导师和爱人无疑是《神曲》中另外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形象。《神曲》作为世界诗歌史上的最重要作品之一,它的主要人物的译名在中文里也应该统一才好。然而,目前在中文的译本中,这两个名字均存在一定程度的小混乱。
首先是但丁的引领者维吉尔Virgil,在朱维基的译本中就译做“浮吉尔”,就目前多数的译本中,这位著名的古罗马诗人还是被译为维吉尔,因此,我想后来的译者最好还是由此确定这一译名。
维吉尔的问题还是小问题。但但丁钟爱的那个人Beatrice的中文译名就比较五花八门了,我粗略用百度搜索了一下,目前这个译名至少有俾德丽采(朱维基译本)、贝雅特里齐(田德望译本)、贝亚特丽契(钱鸿嘉译本)、贝缇丽彩(黄国彬译本)、贝阿德丽采、贝阿特丽切、贝阿特里齐、贝阿特丽丝等多个译名。
一般来说,人物的译名最好是既合原文读音,又符合人物形象的性格特征,......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5-10 12:54| 分类:随笔 | 评论(1)| 浏览:347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30 星期日(Sunday) 晴
阅读《神曲》系列之一:译本的选择
《神曲》系列:译本的选择

张祈

我打算花一些时间来读《神曲》。最早读它是在十多年前,中间的几年里也重读过一两次,但大多不能细读或者读完到《天堂篇》结束。最近,人生中途的许多问题困扰着我,我想,也许能从这部伟大的著作寻找到一些模糊的答案。
《神曲》的阅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记得从前作家赵丽宏有篇文章里说,他上大学时想读《神曲》,但由于想看此书的同学甚多,结果他等了一两月,才从图书馆借到一本被翻得破旧不堪的《地狱篇》;不过有趣的是,等他读到《天堂篇》时,却发现借到手的是一本新书,他是那本书的第一个读者——借阅签上空空如也。《神曲》这本书也造就了一些了不起的读者。这里面就有我们熟悉的博尔赫斯、曼德尔施塔姆等,他们也都对《神曲》写出过极为漂亮的评论。在GOOLE上搜索有关资料时,发现中国作家阿来也在读《神曲》,并且已经写了几万字的笔记。
按照但丁本人对诗的四种理解,即字面的,寓意的,道德的,奥秘的,《神曲》的读法也应该至少有四种。我比较支持博尔赫斯以看故事为主的阅读方式,尽量不要读得太累;当然,如果能够在诗学、译学和其他方面有所发现会更好。
《神曲》有多个中译本和英译本。根据手头现有的资料,选定了以下几个版本:

中文:朱维基译本,人民文学版。
参考译本:田德望译本,人民文学版。

选择的理由:经过前三章译文的一些比较,我的感觉是,朱维基译本依然是目前较为理想的《神曲》译本,首先这个译本是诗体的,另外从语言的流畅和韵律方面处理得较得体,而且一些诗句译得较有气势和传神。田德望教授的译本也很好,是一个散文体译本,由于是从意大利原文译出,译文应该可信度较大,这个本子有较细的注释,同时也对一些有争议的地方进行了较好的甄别。在比较中我发现,田本很多地方还是参考了朱本,有些地方的译文做了改进,但有些地方则由于改成散文而失掉了部分神采。
关于另外的几个译本,吴兴华译本的确非常好,很多句子和韵律铿锵有力,同时从诗行的长度看,比一些译本要稍短,与意大利原文的十一音节较相近。可惜吴兴华译的全本的散佚了,现在只留了下孤零零的几节,让人扼腕。可能参照的英译本不同,王维克的散文译本给我的感觉有点差,有些地方省略稍多,而且语言不太合我的口味。另外,还有香港黄国彬译本较值得关注,据报道称此本也是诗体译本,也译得较精彩,但我手头没有这个本子,另外就是从语言的风格上,香港等地的一些说法和内地北方的语言有些差别,所以我感觉这个本子可能也不太合适自己。最近新出的还有诗人张曙光译本,我还没有买到,只能留待以后参照。

英文:Allen Mandelbaum 诗体译本(意英对照)
参考译本: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诗体译本(1865)

选择理由:Allen Mandelbaum译本语言较现代,该译本也得到了许多赞誉:如“一个令人激动、生动逼真的地狱展现在一位学识完美的译者笔下。——《芝加歌杂志》”等。同时,这个译本也是我手里可以拿着读的唯一一本。
Longfellow是美国著名的诗人,他的译本应该有很多优点。田德望教授也认为这个译本比较好,他同时指出的另两个“最忠实可靠”的散文译本:诺尔顿译本(Norton,1891)辛格尔顿译本(Singleton,1970),由于手头没有,只好放弃。


其它参阅资料:《但丁传》梅列日科夫斯基著,辽宁教育版。
《新生》、《但丁抒情诗选》,均为钱鸿嘉译,上海译文版。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4-30 23:2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浏览:313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推荐一首好诗:翟永明《老家》
推荐一首好诗:翟永明《老家》
  
  张祈
  
  
  老家
  
  翟永明
  
  
  我的朋友说:
  老家在河北
  蹲着吃饭
  老家在河南
  于是出门讨饭
  
  我的老家在河南
  整个身体都粘满了小米
  除了收割之外 还有别的锋利
  一道一道地割伤它的糙皮
  洪水涨停时
  不象股票的涨停点
  让人兴奋 也没有它奇迹般的价值
  
  老家是一个替身
  它代替这个世界向我靠近
  它拥有一条巨大的河流
  河水干涸时
  全世界都为它悲伤
  
  蜂拥而至的
  除了玉米肥大的手臂
  还有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小孔
  它们在碘酒和棉花的扑打下
  瑟瑟发抖
  
  老......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4-29 16:50| 分类:随笔 | 评论(0)| 浏览:146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29 星期六(Saturday) 晴
好诗推荐之二:苏小和:《感谢词》
好诗推荐之二:苏小和:《感谢词》


张祈


《感谢词》

苏小和


那些大乳房的乡下女人要出去招揽生意,
她们在一间废弃的牢房里接待嫖客,
夜色迷人啊,人民有了生存之道,
国家终于抵达了应该抵达的地方,
为此,我要深深感谢他乡的真主,
感谢此时此地保佑我的南无观世音菩萨。


点评:苏小和不太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个很“专业”的诗人。他原来做财经记者,现在则自己开一个公司,和一些经济学家和大企业老板打交道。他把这首诗丢在诗生活的诗人专栏里,我把它拎出来晒一下太阳。
首先分析一下这首诗的标题。这个标题让我首先想到的是某些诗歌奖、文学奖获奖者的发言(不是诺贝尔奖),因为当下的一些文学评奖大多有一些幕后的故事,而获奖者还要努力给人一种“的确是在搞文学”的印象,所以他们那些感谢词听起来就颇为可笑。当然,这里的标题是指向另一个地方,它说的是我们此时此刻的中国现实,当前中国老百姓的艰难而屈辱的生活。
诗的前两行中,“大乳房”、“牢房”和“嫖客”几个词颇为引人注目。由于口语诗的盛行,当前在诗里写一些看起来较污秽的词语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性感冒。但是我们看待一个词的意义,主要还是看待它的语境和寓意。王小波的小说也似乎在这方面搞得很拿手,性在他的一些小说中成为荒诞和反叛的药引子。和一些一味用“屁股”等词语将诗歌搞向下流的口语诗不同,这是一首语式很庄重的抒情诗,在这个语境中,这些肮脏的意象显然有了另外的解读。
第三行,“夜色迷人啊”一句当然是戏仿一些抒情句式,同时也是对某些歌舞升平的谄媚者的嘲讽。接下来,在接待嫖客的乡下女人背后,出现了令人诧异的“人民”一词,而“生存之道”也不过是 “被侮辱、被损害、没有灵魂地活着”的别称。第四行,其核心词语则是“抵达”。“抵达”这个词在新诗写作中的流行,仿佛缘于海德格尔先生对荷尔德林的评论,后来,许多诗歌写作者经常以“抵达”一词表达某种类似存在、终极、超越等意义,一个词语的滥用导致的结果,当然是这个词语的暂时消亡。这句诗的主语是“国家”,说其“抵达应该抵达之处”当然就是暗指某些报章上的“辉煌成就、无限光明”之类,而结合上文的“嫖客”,这里的“抵达”还有一个身体性、器官性的意义,说直白些就是“成功地强奸”之意。
最后的两行,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还有那么多人在高唱赞歌,他们在感谢组织,感谢单位,感谢美好的社会,而诗人的感谢则是给了两个更遥远的神灵,一位是真主,一位是菩萨。事实上,这句诗的潜台词则是当下人们精神生活的苍白和信仰缺失的窘境——在对现实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很多人只能通过宗教来寻找灵魂的安慰。最有趣的是,由于最后两行诗的语言节奏变化——“此时此地保佑我的南无观世音菩萨”,我们也可以认为,这里诗人所说的也许更像是“指望谁也没有用,感谢谁也是白搭”,它让我想起了歌德《浮士德》中的一些丑角常说的话,也想起叶芝一首诗里重复而无意义的在每节诗的末尾出现的几个连续的音节。
抛开对当前中国现实认识的争论与分歧,总体来看,这首诗用秽语的方式表达了严肃的主题,在作者看似戏弄轻松的笔调下,隐藏着对现实的深深忧虑和对民生的同情与关切。反讽手法的运用效果强烈,也给当前的新诗写作注入了新的活力。通过这首诗的实践人们也能看到,传统的抒情诗和当下的口语诗并非是水火不融的两种形态,在一个优秀的诗人手里,为了表达出他所要说的一切,所有的语言形式都应该畅行无阻。

2006,4,29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4-29 16:35| 分类:随笔 | 评论(0)| 浏览:148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18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不懂得他们的手势”
“我不懂得他们的手势”


张祈


我不懂得他们的手势,
只知道那是另外一种语言——
看到那两个聋哑人站在街边,
他们热情的交谈让我艳羡。

用手语是否也能够写诗?
用表情是否也能把黎明的朝霞重现?
她的手掌在上下轻轻起伏,
那是否在模仿秋日溪水的潺湲?

还有那些千变万化的色彩,
要说出它们应该多么艰难!
谁能告诉我用怎样复杂的动作,
才能说明深蓝和淡紫的界限?

可是,那不应该是个陌生的世界,
我所知晓的,他们也都能看见:
难道,活着本身就是和谐的诗韵?
心灵敞开——就是一本最美妙的辞典?

2006,4,18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4-18 14:35| 分类:诗歌 | 评论(1)| 浏览:130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2-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渴望写诗的时刻
渴望写诗的时刻

张祈


渴望写诗的时刻
是春的时刻
行走在冷风吹动的街头,
我看见阳光停留在我的深蓝色棉衣上。

我仿佛在把她期待,
在等候她在报亭另一侧出现:
河流还没有解冻,
但小鱼已经在撞击那单薄的冰面。

生活多么无聊而忧烦!
工作没有尽头,疲倦永无止境,
我多想她能来到我的床边,
给我递来一杯暖暖甜甜的水。

——继续行动和思考!
屏住呼吸,她在对我微笑,
树枝已经染绿,花朵已经泛红,
这次诗与春天的旅行即将完成。

2006,2,16......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6-02-16 14:19| 分类:诗歌 | 评论(0)| 浏览:11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11-10 星期四(Thursday) 晴
伟大的墙
伟大的墙

张祈


对于一些事物,人们总喜欢把它们看成某种象征,也总想寻找它自身之外的另一种意义。比如中国的长城,国人们总是把它当成我们民族精神的象征,说它是像一条巨龙蜿蜒万里,如同华夏儿女坚韧不屈的脊梁。人们喜欢长城仿佛有点过了头,以至于航天英雄杨利伟飞到太空后,大家想问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在太空中,是否可以用肉眼看到中国的长城。英雄的回答有点让人失望:“看不见,根本看不见。”事实上,比起那看见看不见的长城来说,我倒是更喜欢杨利伟的诚实和坦率。
长城的英文是GREAT WALL,直译过来就是“伟大的墙”。秋天的八达岭上游客如云,但无论是谁去看长城,他也只是能看到这一道长长的古老而伟大的墙。诗人韩东有首叫《大雁塔》的著名的诗,说是登大雁塔的人怎么上去也就怎么下来。我虽然不太同意他诗中的所谓还原和消解(有时事物的象征并不好消解,它们已经和那个事物融为一体),但还是赞同人们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待所有的事物。
长城从战国时开始修建,到清代还在继续。在我河北家乡的小村落旁边,曾有一段矮矮的土墙,人们说那时齐长城的遗迹,可惜......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5-11-10 18:58| 分类:散文 | 评论(0)| 浏览:158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博乐赫斯:诗的艺术
The Art of Poetry
诗的艺术


To gaze at a river made of time and water
凝视一条河流聚集着时光与水波,
And remember Time is another river.
回忆时间是另外一条河。
To know we stray like a river
去认识我们的飘泊就象一条河,
and our faces vanish like water.
我们的脸庞也将消逝如水波。

To feel that waking is another dream
去感觉那醒着是另一个梦,
that dreams of not dreaming and that the death
梦见自己并没有做梦,还有那死,
we fear in our bones is the death
我们在我们的尸骨里恐惧的死,
that every night we call a dream.
在每一个夜晚我们都叫它一个梦。

To see in every day and year a symbol
要看到每天每年是一个象征,
of all the days of man and his years,
在一个人所有的日子和岁月,
and convert the outrage of the years
去改变那些屈辱的岁月,
into a music, a sound, and a symbol.
让它变成音乐,低语和一个象征。

To see in death a dream, in the sunset
去把死当成一个梦,把日落
a golden sadness--such is poetry,
当做悲伤的黄金——这就是诗歌,
humble and immortal, poetry,
这粗陋而不朽的诗歌
returning, like dawn and the sunset.
还会返回,就象那黎明和日落。

Sometimes at evening there's a face
有时在夜晚有一张脸,
that sees us from the deeps of a mirror.
它在把我们观看,通过一面镜子。
Art must be that sort of mirror,
艺术必须就是那种镜子,
disclosing to each of us his face.
它能看清我们的每一张脸。

They say Ulysses, wearied of wonders,
他们说尤利西斯厌倦了奇迹,
wept with love on seeing Ithaca,
他为爱哭泣,当他看到伊萨卡。
humble and green. Art is that Ithaca,
艺术就是那朴素而葱绿的伊萨卡,
a green eternity, not wonders.
是永远的绿色,而不是奇迹。

Art is endless like a river flowing,
艺术永无止境,就象一条河在流动,
passing, yet remaining, a mirror to the same
经过,逗留,一面镜子,属于同一个
inconstant Heraclitus, who is the same
变化无常的赫拉克利特,他是这一个
and yet another, like the river flowing.
也是另一个,就像那河水在流动。

尤利西斯是古希腊史诗《奥德赛》中的英雄奥德修的拉丁名字。

伊萨卡岛(希腊西部爱奥尼亚海中群岛之一, 为希腊神话中Ulysses的故乡)

赫拉克利特(纪元前五世纪的希腊哲学家)——“人不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5-09-15 07:50| 分类:译作 | 评论(0)| 浏览:130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5-9-13 星期二(Tuesday) 晴
聂鲁达: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张祈译)
I Do Not Love You Except Because I Love You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原作: 聂鲁达

张祈 译


I do not love you except because I love you;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I go from loving to not loving you,
我从爱中离开到不再爱你,
From waiting to not waiting for you
从等待到不再等你,
My heart moves from cold to fire.
我的心从冰冷到燃起火焰。

I love you only because it's you the one I love;
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所爱;
I hate you deeply, and hating you
我深深地憎恨你,厌恶你
Bend to you, and the measure of my changing love for you
并屈服于你,那测量我变化的爱的标尺
Is that I do not see you but love you blindly.
就是我看不见你,却在盲目地爱你。

Maybe January light will consume
也许一月的光线会用它
My heart with its cruel
残酷的照射把我的心
Ray, stealing my key to true calm.
毁灭,偷走我的钥匙,让它变得平静而真实。

In this part of the story I am the one who
在故事的这一章,我是那个死去的
Dies, the only one, and I will die of love because I love you,
人,唯一的人,我将在爱中死去因为我爱你,
Because I love you, Love, in fire and blood.
因为我爱你,爱,在火中,在血里。

>>引用社区地址
# posted by 白色鸟 @ 2005-09-13 15:2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浏览:177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0/0     
本站域名:http://zhangqi_001.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