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分秋色

平分秋色


Somehow Here Is Gone...
<< 2017 十二月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栏目分类
音乐 (119)
文字 (65)
记事 (540)
电影 (10)
感情 (112)
絮语 (8)
物质 (7)
许愿 (3)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这个季节(2011-7-22)
从东爱二十周年说起(2010-12-25)
暖味(2010-12-8)
下世纪再嬉戏(2010-11-16)
心情(2010-11-13)
最近(2010-11-11)
画(2010-11-5)
沙发(2010-11-4)
更多>>
最新评论
圣诞快乐O(∩_∩)O~~`...(2010-12-24)
曳曳蒲苇下余晖,
点点苍露伴亭前。...(2010-11-15)
聚会归来,有人写博客感叹,有人写诗纪念,...(2010-11-12)
嘿嘿。我也一樣。你還是那麼乾脆嘛。...(2010-7-23)
阿盎在上海?:)...(2010-5-20)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1-7 ( 1 )
2010-12 ( 2 )
2010-11 ( 5 )
2010-9 ( 1 )
2010-7 ( 3 )
2010-6 ( 4 )
2010-4 ( 3 )
2010-2 ( 1 )
2010-1 ( 4 )
2009-12 ( 2 )
2009-11 ( 3 )
2009-10 ( 3 )
友情链接
女小麦
女默默
男润川
女忆雪
男gami
女ala
女俏媚
男低调
男诺德
女美编
男杨早
女歪歪
男naja
男小龙
男FM2
男世佳
男小二
男七宝
男王飞
男阿升
女阿雅
男仨儿
男LUC
女疯疯
女小安
男黑白
女布丁
女色拉
男个个
女妖妖
男流光
女伊然
女简安
男蜜蜜
男KK
女卡卡
男rufu
男肉肉
女茜茜
女鱼儿
男kako
女肥先
女阿睿
男小昆
男kirk
女sita
男CY
男成全
男唐僧
男王石
男春天
男昂昂
男阿暴
生死门
新指间
旧BBS
女hanya
男猩猩
女碧荷
女利文
女小思
男一丁
女欢喜
男蔡澜
加途网
煎蛋网
女伟怡
统计信息
访问:791363 次
日志: 843篇
评论: 385 个
留言: 10 个
建站时间: 2004-1-21
博客成员
snowmay 普通成员
緗喜 高级成员
阿盎 管 理 员



首页 | 留言板 | 加为友情博客

2011-7-22 星期五(Friday) 晴
这个季节
  这个季节压抑得过了头。头疼,眼睛肿,像是乏到了底。半夜里的沉默,比空调呼出的冷气更冷。很没安全感,所以很难放开人生得到真正的自由。从前觉得什么都不害怕,觉得自己有所预算,觉得一个人也可以旅行……年纪越大,越觉得那个样子越变越模糊。像是端不稳手中的盘子,汤汁星星点点洒得一片狼藉。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帮我把盘子扶一扶,或者,帮我擦一擦这盘狼藉就好。感觉一个人顶了太多事情,看着站得挺好的,就是怀里的那颗心扶都扶不住。我老等着别人开口说话,但又等不住,到最后,又要忍不住先开声。
  我想逃,没地方去,就想往云南。想躺在旅馆的房间里,听落雨,听雨点顺着屋瓦滴滴答答的流下去。想迷路的古城,即使再迷路,也不会比没有方向更糟糕。看着别人的背影,却不知道他想往哪里走,于是就想垂下头去。如果我不抬头看,大抵就不会害怕。
  有没有人能说句话?上颚都要被舌头按肿。我觉得很委屈,真的不喜欢这个季节。去年也是。有没有人能同我分担?
# posted by 阿盎 @ 2011-07-22 23:54 | 正常 分类:感情 |评论(0)| 浏览:2438
2010-12-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从东爱二十周年说起
  91年富士电视台根据柴门文(小学馆有N多我挚爱的漫画家,筱原千绘、斋藤千穗一类啊)的漫画改编了电视剧《东京爱情故事》,打从96还是97年(我那时候还是小太妹一个),我在卫视中文台看到这部剧,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它。以至于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多少遍的重看过这部剧。
  和大部分人一样,都非常喜欢莉香的笑脸和她的善良;在爱情这件事情上,她有着让人不可思议的正直。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情节,且并不完美的结局,为什么能够牵动那么多人的心?估计多半是源自观众的“遗憾”之心。恋爱中的人,有几个人能够像莉香一样,能够放下所有,竭尽全力的去付出呢?我们到底是应该伸出双手去接住别人的爱呢?还是应该奉上自己的爱呢?从故事的一开始,这个姑娘就是在捧着自己的爱去等待别人的。但在男权社会,这种“倒置”(女人们应该等待男人的爱,而不是主动去追求一个男人)的爱,或许本身就写着,不会有什么结果。突然想起乐嘉说,当你不能感动别人的时候,至少希望能够做点什么去感动自己。(哇~我多喜欢乐嘉啊。)当年,多少姑娘觉得自己是莉香啊,但到最后,都成了里美;我也成不了莉香。当年的东爱系列,还有《东京电梯小姐》,《东京仙履奇缘》。但情节都过于童话,让人无法回味,没啥意思。好吧,好的东西,需要回味的话,就得有缺陷和遗憾。
  掐指算来,66年出生的林木保奈美,今年已经45岁了;东爱也已经是一晃20年过去了。我记得有年我去日本,对着富士电视台的那栋办公大楼,还莫名感慨。于是最近又掀起了一场日剧风,开始搜罗多少年前看过的日剧,开始旧梦重温。九十年代才是日剧的黄金时代,好的剧本、好的演员、好的导演、好的剧。想起那些时光,即使是中午回家吃饭的时间,都凑了一堆孩子,看着租来的录音带。那真是录影带!
  说到日剧,我难以抑制的希望能够八一八我喜欢的演员们。所以,翻出来的第一部片子是《通向婚纱之路》。要问为什么?因为我喜欢反町隆史。嗯,不是木村拓哉,也不是柏原崇,是反町隆史。无论怎么样,反町隆史演出的吉见薰一直都是我喜欢的男人样。不知道是不是小太妹心理作祟,对这种小混混模样,显得不是那么优质又油嘴滑舌的人特别的亲睐。这小子虽然五官单看怎么都不显帅,但摆在一起都还算舒服。如果要数喜欢的地方,那就更多了。例如,我喜欢男人能衬得起大红色的衣服;喜欢男人不怕冷,能在大冬天只衬衫和皮服,还是敞开着穿的;喜欢男人外表冷漠内心火热(一定要是那种关键时候火热的);喜欢男人重感情且善良;喜欢男人笑起来阳光温暖还有酒窝;还喜欢男人文艺……。除了反町隆史或者说吉见薰,其他上哪里找去?但是如果真遇上了这样的男人,也很伤脑筋,谁知道你演的角色是和美还是季里呢?SO,如果真遇上这样的人,如果你的角色不是和美,你就赶紧闪人吧;或者如果甘愿,那单恋就好了。我又无限歪歪当中。
  在这部剧里,除了爱情,亲情的部分反而是刻画得更好的东西。我觉得演出樱井爸爸的人,才是个真的好演员。虽然他是个矮小的爸爸,但这部剧里爸爸的形象是温情而高大的。这就是为什么,九十年代才是日剧的黄金年代。因为在那个年代里,编剧们关心人们内心深处的感受,关心真实的情感,懂得去捕捉那些能让内心为之一颤的东西。
  再说到《三十拉警报》,那部我吼吼吼要改剧本的电视剧。那个让东京铁塔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电视剧。那个善良得一塌糊涂的枫宗一郎。那个跟自己心爱的女人说,我是真的在意你是不是幸福的人;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相让的人。多么可爱啊。同时爱上两个人,也并不是什么错事吧?为什么,我就总觉得,小枫和夏树更加登对,更有相濡以沫的感觉呢?其实我觉得小枫挺弱势的,除了他的学弟,居然没有人原因帮他多说一句话。有时候,只消一句话,也许就能改变一个结局。我多喜欢的剧啊。特别是看到最后,那张拿着头纱的背影,让人既心酸又感动。总觉得那里滚动的就是真切的感情,那种既浓烈又恬淡的感情。是真的希望对方更好,或者,是觉得自己无法给予她所可能有的幸福,觉得无法自私而选择的放弃;都是让人觉得存有遗憾的感情。留些遗憾的东西,总是最美的罢?花开过来,却无法结果;怪叫人心疼的。要是我,我一定不肯放弃。两个爱过的人,如果真的爱过,心里总是会留下点什么吧?仅使封存得再好,也总也一声叹息的时候。好吧,我的判断力还停留在偶像剧阶段。
  接下来,准备看《GTO》,松岛菜菜子准备出现了。想起当年,五陀同学因为一部《魔女的条件》而义无反顾地走上超迷御姐的行列里,可想而知松岛姐姐的魅力。而那可爱的反町哥哥,也被收入松岛姐姐名下。还有一些剧其实也满热门的,例如《一吻定情》和《神啊,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但这两部剧,都过于执着和白话,其实都不是那么好看。但是金城武好看呀,没办法,请原谅我这种视觉动物。《蛋糕上的草莓》也是一部执着剧。执著剧往往没有遗憾剧好看,因为能回味的东西不太多。拜金剧和败犬剧,就更只能让人有一点点激动了。都老大不小了,要指望嫁个开宝马的,好歹也得自己有辆宝莱才行。败犬剧,最大的障碍,还是双方家庭,要迷正太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是会变得嘛。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2-25 22:13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252
2010-11-22 星期一(Monday) 晴
暖味
  我是个很爱食物的人,但食评实在写得少。一是品尝的真正精致的食物的机会并不算多,二是写出来自己也不爱看。不如去看看蔡澜的BLOG,但蔡爷爷老写日本菜,要么就是面条;我又不爱日本也不爱面条,看多了就腻味。前两天看到春天的QQ空间,转了人家写食的一篇文章;人家在超五星级的馆子里吃燕翅鲍,倒回头来却在记忆里捞味道。记忆里的东西,之所以美味,是因为再捞也只堪回味。于是我又习惯性的在记忆里捞捞捞。
  11月的天气,上海偶尔会寒气很重,一锅热腾腾的血耙鸭的浓香,居然就飘了过来。那是天寒地冻的二月,即使是艳阳高照的白日里,也能哈出白气。湘西的边城,一到5点就开始变得迷离。不宽的巷子和红灯笼微弱的光,门口支着大锅的吊脚楼餐馆才有橘红色的灯光和暖人的蒸汽。那锅血粑鸭就放在吊脚楼里临窗的那张旧木桌上。4个人,我、图图、熊、还有一个GG,我实在想不起名字。这段时光本来很忧伤,天又那么黑那么冷,显得格外压抑。4个人哆哆嗦嗦的挤在吊脚楼里的小饭馆里,血耙鸭香的汤汁香辣浓醇,糯米吸饱了汤汁,变得很有生气,一口下去,不光有糯米本身绵软的口感,还有浓稠的汤汁,说不清楚是辣多还是香多,吃味下去成为一种欲望,几乎停不了口。鸭肉的味道也很浓,甚至浓过啤酒鸭;因为糯米吸了油去,口感也不肥腻。翻炒时下的重辣,让冬夜的寒气一下子退了下去,吃得满面红扑扑。记忆就幻化成远巷里的叮叮噹噹锅碗瓢盆的碰响声和汤锅里的咕噜声。
  我还记得那天血鸭配的是酸豆角炒肉和一个西红柿蛋花汤,吃掉好大碗米饭。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2-08 10:37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1)| 浏览:2223
2010-11-16 星期二(Tuesday) 晴
下世纪再嬉戏
  第一次听到黄耀明,是在小A家里。我只记得是昏昏暗暗的房间里,放着黄耀明的演唱会。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一直妖媚到骨头里去了。后来是春天GG赞陈医生为林夕的“神器”,我才恍然大悟。我喜欢“神器”这个词,顿时觉得,黄GG才是真正的神器。有什么,能比边唱情人的歌,再调转头调戏情人的状态,更加有诱惑力的?
  用眼睛看到往往不真实,看不到内心的深处,听不清楚潮涌。王菲反而不好,一开口太直接,没能真的沉下去。想起多少前,看《猜火车》,眼里就只有那裹着红色的毯子下沉的一瞬间。
  我前天刚想跟图图说话,她说要走。或许,对她而言,是缘分刚好;而对我,就有些挫败。我总觉得,她已经离我远去了,从她婚礼的那天开始。我多喜欢他们在一起,还有那首月亮河。我就知道是这首,都不太用猜。惦记起赫本坐在窗台上,抱着小吉他,轻轻哼啊哼,哼啊哼。就像那天,我们偷喝了酒,我就醉得睡了过去。
  我又很依赖,站在任何一条不认识到街上,我都习惯打电话。前面是什么,后面是什么,左右两边是什么?我该怎么回家?我渴望那条回家的路一直在那里,否则我就胆怯。
  我的很多情绪,都很泛滥,只求美好,再无其它。那张专辑好像叫,下世纪再嬉戏。我很喜欢广东话,舌头很平,但往往有很多很柔软的感情包在里面。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1-16 13:31 | 正常 分类:音乐 |评论(0)| 浏览:2190
2010-11-13 星期六(Saturday) 晴
心情
  最近的心情是散文诗,是四月的天。
  我时而是成熟女人,时而是学龄幼齿。
  天天要糖吃,吵闹得不亦乐乎。
  但糖总不甜,总也不足够。
  心情是云,没有什么沉重的。
  即使有份量,那也是在心中那些感情的转角处。
  转过去又能如何?山那边也还是山。
  你可要想好!你想好了么?
  管那么多干什么?早就懒得管了。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1-13 02:03 | 正常 分类:感情 |评论(0)| 浏览:2275
2010-11-11 星期四(Thursday) 晴
最近
  什么叫八字不合?我算是见识到了,不但是不断的没有缘分,还会莫名其妙的有厌恶感;那么深深的、强烈的。一家叫做工商银行的公司,大概就是八字不合的典范。我开个卡,一开始就是取不了钱,然后告诉我没开卡,为了开卡,跑到银行,还莫名的收了我10块的更改密码的费用;我就从来没改过初始密码,那个气啊,就不打一处来。后来想着我不用这卡总可以了吧,老子办网银行。哪里知道,天杀的网银行,又让我跑了4次银行。一次是过去之后,说周末办不了;一次是说,我已经有普通网银了,让我去注销;一次是在宝山,连单子都填了,说注销不了;最后,我打电话给投诉了,终于,给注销重新开了一个网银。结果拿回家一搞,又转不了账;好家伙,最后又是打电话到客服骂人,才搞定了天杀的网银。
  另一家叫做什么特的供应商。头次跟我约他就找错了地方,白白让我灰头土脸等了N久,我还奇怪,我实在说得仔细,哪里过桥,在哪个项目。第二次约我签字,我从中午2:30,等他到晚上7点;期间,还没有主动打过半个电话给我,我打过去,他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不是跟我说了他们有点麻烦么?他是做梦跟我说的么?如此的不靠谱,气岔我。再来,又约我,说好了又没来;NND,我是甲方还是他是甲方?好家伙,事不还是要干么?这不又接到约我的电话了么?哪里知道电话响的时候,我正在工地的脚手架上,晃晃悠悠的过独木桥。我本来就紧张,听到电话响,我TMD更紧张了。我可是走在基坑的正上方,下面都是空的,脚下还在摇。我刚走出基坑,他电话又来,我差点一脚踩在钉子上。哭的心都有了。
  
  话说工地,实际上我每次在工地上走,我就会想到某人。嗯,某人,就是被大批民工围堵在办公室里,让保安开道去厕所的孩子;就是那个老跟我一起去海边拍小螃蟹的孩子。每次在工地,就老耳鸣一样的的听到他在旁边,叨叨叨,小心钉子,踩实了再走,小心碰头……。不过我确实害怕。以前无论爬多高的脚手架,那脚手架总是轻钢架+轻钢挂板的,最差也是钢管+密密麻麻的侧排竹板的。哪里知道这里的踏板居然是单层的竹编的,这就好比像素走在一个篮子上;踩上去还摇晃。怕死如我,以前每次爬高爬低,我腰上都会挂安全绳的;每次踩着篮子走,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而实际上,我本来是不怕这些都。就是有次上钢楼梯,只有龙骨没有踏板的那种,我让老戴走前面,他丫走到半高的地方居然停下来跟人聊起来。我站在5M高的地方,两脚各踩一根5厘米宽的小梁,两脚之间是40厘米宽的空,前后都不着地。嗯,开始我还不怕,站得越久就越寒;不知道怎么着,我竟蹲了下来,就再站不起来了。最后,我忍不住,吼了一声老戴,让他别再聊了。想起来,后来是施MM,站在顶端,就跟哄小狗一样,把我哄上去的;真是用爬的。
  对鸟对鸟,谢谢庄哥哥快递的阳澄湖大闸蟹,我那个美得呀。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觉得庄哥哥心里一定在想:得罪了3个妖精,损失大大的呀。再次感谢。另外,朱MM离开上海了,我又少一能一起K歌吃饭的姑娘。想当年,我们有多少次在周末的钱柜不HIGH不归呀,就我们俩呢。我会想念她的。
  我这几天心情变化很大。我很想知道别人的心情,但是,我肯定没法知道。SO,姐姐我要重新拾起派对的大旗。姑娘小伙们,我们周末K歌去吧。不K歌都浪费了K神的天赋。我很想慰问跑完马拉松的KD小帅哥。其实我更喜欢男人温柔,因为我也是很温柔的。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1-11 15:36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403
2010-11-5 星期五(Friday) 晴
  


  


  


  
  黄薇MM近日开画展,古灵精怪,甚得我心。我一不小心就沦为粉丝一枚。以上的几幅都是她的大作。借画,藏头。
  有一些人,你总是不自觉的对他抱有天然的好感,那是因为他能够投射出,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也许灰暗、敏感;像自己内心浮动的那些画影一样。
  我喜欢你,一直都是。所以,真心希望你健康快乐。不要怀疑,我是写给你看的;虽然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写。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1-05 23:11 | 正常 分类:感情 |评论(0)| 浏览:2163
2010-1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沙发
  一间房子里,最舒服的公共空间,莫过于沙发;最好是能把人包进去的那种,往上一猫,就觉得快要陷到里面一样。我想起早先我在八卦岭的公寓,就有一张特别舒服的沙发和一大片地毯。至于与谁同坐,又是另一回事情。比较幸运的事情是,能和我一起猫沙发的,都是些挚友和知己。就越发觉得这沙发物有所值和舒适。最多能容3人,所以,附近一定有3只酒杯。是什么酒水,真是最其次的事情,能喝就行;不像有些好酒,总被人挂在嘴巴上,啥时候开,仍然还是嘴巴说的事儿,那是传说。我很幸运,知道或远或近的地方,总有几个人会站在那里,在任何我需要的时候,陪我哭到笑、陪我吐槽八卦。
  欲望都市过了七季又到外传2,这次不能跑到香港去看,有枪碟陪着也行。我是喜欢这种闺蜜私房的戏,无论怎么演,都觉得她真诚。虽然,一看到美人迟暮,就觉得一阵风寒,幸亏她们感情坚固甜蜜,无论容貌如何改变,也有永恒不变的避风港。9月的三个人,飞了大半个中国,只是为了仍然在沙发里猫一猫,喝上一杯。
  看到你们,我觉得安全和温暖,别问我为什么,只需要足料的真诚,不需要拥抱都能感受得到。太特别的事,都不太作指望,相聚一刻都很特别。你们都能包容我腻歪在你的床上抽烟、喝酒了,我都敢这样放肆自己的内心了。还有什么要求?
  接近自己的内心,有时候是件难事;又不能刻意,又要是时、是地、是人。我有意去找那扇亭子,只是因为喜欢那块扇扁。我们又不爱合影,但又默契的在那里照了一张。清风、明月、我,都还愿意同你们一起。年岁越长,内心越孤单;再老一些,如果还能说“吾道不孤”估计都要带着感谢的泪光了。是路越走越多越走越窄了,如果内心是个院子,是会在后院留下一门店,直接开向彼此珍藏的花园里,不用管时间和距离。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散步。穿过长廊望见暖色灯光下的沙发、围坐的会客厅、有石凳的棋台;我都觉得宁静而温暖。那些内心深处的宁静,也只在这些瞬间,才陈列出来。在酒店的花园里,看一池子的莲花,一直开到美到对岸的半亭。我有多喜欢你们。
  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竟觉得我能呼风唤雨,可以飘荡,又似雷厉风行。一眨眼到这里,一眨眼,到了那里。又一点都不害怕,都希望能做威作态到姿势都摆不动了就好。
  昨天晚上,我吊着盐水给诸位发消息。我是多么想念你们,恩有八卦我也跟你们分享。我想念在深圳的某个半夜,GS拉着发烧的我去挂盐水;想念,能够一起休假、又或者是在咖啡馆加班的日子。
  最近,我写BLOG特别肉特别慢,我知道这一篇你们等了很久。因为最近我老爱摆姿态,这年头,姿态真的最害人。姿态看多了,会特别怀念真诚。
  
  总有一扇通向明媚的门
  


  一树桃红
  


  也是通向温暖的门
  


  太湖边
  


  与谁同坐?
  

# posted by 阿盎 @ 2010-11-04 19:09 | 正常 分类:感情 |评论(2)| 浏览:2266
2010-9-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家有Obama
  不知道怎么着,家里就真的有一只狗狗了。在没它的时候,我保持每周去看望它一次,直到它满70天,被送到家里。第一次看到这孩子的时候,大大的脑袋,小眼睛遛圆,可鬼灵精啦;一看就是它啦。第一次抱它出来玩的时候,它就跟在地上蹦蹦跳跳,一点也不怯场,可叫人欢喜啦。那时候,才30天,就是一团小毛球,跑一会就跑不动啦。后来,突然发现,它就这么呼啦啦长大了,会四脚腾空起跳啦。等接回家里又是另一个样子。好生欢喜。
小家伙其实是个非常独立的孩子,除了玩的时候,它会对所有事情都从满好奇,又经常有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叫它Obama,它的小眼睛就看着你,小脑袋就左边右边轻轻定一下。回到家里以后,似乎每天都有一个样子,每天都有新进步。今天会扑跳进窝窝啦,明天会在狗厕所便便啦,后天会叼布飞盘了,再一天会上沙发了……。
养狗和养孩子完全是2回事情。养孩子,你是指望他有一天能离开你独立生活去,不能太有贪念的去希望他们成年之后还依赖着你;养狗,你会发现它原来是越来越依赖你的,并且有一天你会看着它故去。它们是很真的,以至于,直到现在,在小虎离开我这么多年后,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叫它时的模样。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小Obama时,它吃惊且生怯的样子一样。










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9-30 17:13 | 正常 分类:感情 |评论(0)| 浏览:2073
2010-7-31 星期六(Saturday) 晴
我想说点什么
  内网论坛沸沸扬扬,我看到大雪写的几段字,竟然红了眼眶,内流满面。我说我要顶贴,我想说一点什么。但是,我始终没贴上去任何东西,我觉得,想说的东西太多,倒最后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我向主编大人施压,我说,如果周刊这期不做这个题,我会鄙视你的。但是主编说,你鄙视吧。事实上,企业文化变了,是从周刊开始变起到,从此都变成了莺歌燕舞的软文化,不硬挺了。我更想说一点什么了。但是我能说点什么呢?111说,他想说,但是没有平台。平台都写着官字,实在没意思。
我曾说过,我不要再BLOG里谈公事和政治。但是,这一次,我是有情绪的。我打心眼里觉得大雪说得很好,真的很好。只是,他也许不久就要退休了,我不知道将来是否还能有人像大雪一样,敢站出来说真话,说心里话。但是,这一次,我深深的明白,如果我们都只指望别人说真话,那真话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我真的想说点什么。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7-31 01:03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088
2010-7-30 星期五(Friday) 晴
有朋自远方来
  我与GR已经若干年未见了,至于若干是多少,已经说不清楚。这一次,一个活GR居然就站在了我眼前。然后就只知道傻笑了。GR说,我不是来参观的,我就是来看看你。于是,我也就剩傻笑了。我说,这次你一定要在我家玩整夜。我实在喜欢跟GR玩,于是,时间往前倒推,上一次,我们是在深圳一起吃饭,吃肥牛火锅,那时他还在画厕所。再倒推,是我工作的第 一年的国庆,我回长沙,专门绕到广州在SOLO吧玩了大半夜,一直到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才跟着他爬回家睡觉,那还是在那栋水泥墙壁的烂尾楼里。
于是,晚上我们开始聊八卦,PK专业观点,打游戏,抱着吉他唱歌。忍不住是想起那首诗:“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玩玩闹闹,像若干年前的某一个夜晚一样,一直到眼睛都睁不开。看到GR,我又开始翻起我的照相本子。这是和GR的四人帮出去玩的照片,宁已经结婚、P友连儿子都有了,小古都已转行变身制片人。还有,怎能不想起阿仲,那样的帅哥,只可惜,我看不到少儿台,那种采花大帅哥,放在少儿台,是不是有点少儿不宜捏?
又,捷克出现在我的眼前,依然带着那样“生人勿近”的杀气。但是,我就是不怕他,反而觉得他挺好挺真实的。我说,捷克,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跟小2一起照的那张黑白照片,那么经典,一直是我的珍藏。上一次见捷克的时候,哥们带我穿过了大半个上海,吃鱼头。再前一次,是在广州,还在广州站拍下了N张照片。是跟图图一起搞怪。跟捷克一起,我可以口无遮拦的大谈特侃我喜欢的GG,这样的,那样的,丝毫不用避讳。想当年呀。
每次有朋自远方来,我就很开心。除了却是想念他们了,还因为,跟他们一起,我很放松,并且可以说真话。生活中,流失得最多的,往往就是这些能一起说真话的朋友们。要一年比一年多,难度很大。反倒是长久未变,尤其珍贵。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7-31 00:44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123
2010-7-13 星期二(Tuesday) 晴
博客
  熟悉我BLOG的童鞋们,稍微细心一点就会发现,事实上我已经好久没有认真更新过我的BLOG了。没有认真的概念是,每一篇文章,都是隔靴搔痒,无论是对你们还是对我自己而言。我也有在写,但是,味道不对了。不像是我在写,倒像是,为了作戏一般。于是,我越来越不喜欢,到最后,我也懒得写了。
究竟根本,发现,原来是开心网若的祸。我在开心网里,有一个人际圈子,认识的、不认识的、我真心喜欢的、虚情假意的、亲朋好友、想看我摔跟头凑热闹的……全都扎堆在里面了。导致我博文还没写,就先惦记着到底是含蓄呢?还是奔放呢?炫耀呢?还是谦虚呢?是大嘴巴呢?还是谨小慎微呢?是暴露狂呢?还是装B呢?我CAO,总之心态首先是扭曲了的。所以,无论写什么我都觉得别扭。长期以来,能小小炫耀的心情勾引着我,开心网能自动存档的便利也勾引着我,甚至连顺便溜须拍马的心都有了。
我呸,老子不玩了。懒得在那种人际关系过于复杂的游泳池里泡澡了。和很多年前确实不一样了,一个屋子住7、8个人,完全不需要隐私,今天跟你吵一架,明天又能好得跟糖粘豆一样。而现在,隐私紧俏得很;白天上班都足够的皮笑肉不笑了,那里还有工夫摊开BLOG继续卖笑?SO,我再也不在开心网上写BLOG了。这里,就是我唯一的自留地,我爱骂就骂,爱闹就闹。要是我哪天骂着了哪位看客,对不起,但我一定骂得是,麻烦你自己回家好好反省一下再来,或者再也别来。乐得清净。
这里就是片海,欢迎随便谁来漂,但是大多数时候,当我以为这里只有我自己的时候,我才能尽兴的打滚撒欢,裸泳也可以。不必还没开口说话,心里就在搞海选。那多累。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7-13 19:56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1)| 浏览:2189
2010-6-1 星期二(Tuesday) 晴
美术馆
  大学时,很爱去美术馆,就是星期一广东美术馆休馆,我们也去玩过一回。后来几次旅行去上海,美术馆也是我每次必去的地方。移居上海的第8个月,我终于去了一回上海美术馆。先是公司安排去起大早的去体检,刚好在美术馆附近,于是,拉着S就去了。我都怀疑,S同学是第一次逛美术馆。
恰逢是世博,美术馆搞个什么四海一家的画展。说实话,这是个没有太多营养的画展。看不出作画的人,有些啥激情;纯粹就是操持着手上的熟练技巧,整了些画出来。除了技巧,再无其它。只能说是下作。
上到三楼,才发现,有法国里昂美术馆的“身体的变奏”。哇,有德加、有马奈、有毕加索还有马蒂斯……。有这些大牛在,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最最让我心动的是德加,我在高中时代的最爱。展览的思路也很清晰。强烈推荐和我一样的德加粉去逛一逛。我在看画,S就在一旁的镜中画前,左晃又晃……估计他已经无聊到暴了。嘿嘿嘿。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6-18 21:21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060
2010-5-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兵变本能寺
   《德川家康》看到第四部,心里突然就觉得阵阵悲凉。看到这一部,德川家康眼见信长逼死夫人和儿子,武田氏战败全族赴死,织田信长合家暴死本能寺。就好象头天还是一树的樱花,隔夜就成空。像是织田信长常唱的那一首:“人生五十年,乃如梦如幻,有生斯有死,壮士复何憾。”织田氏殒灭的那年,刚好49。可能是故事也到了中年,仿佛过往岁月都能一笔而过。
 这绝对是本好书,固然里面的战事都是小场面,一次战役无非是几百上千人冲冲杀杀,如果比场面,那肯定不如看明史,随便动动都是上万人。但就是借着这些小场面,作者却像写言情小说似的,把各中缠绵难断的战争之痛,描述得淋漓尽致。
 顺便说一句,看书看到凌晨3点,接下来的事,就是做了整夜的噩梦。都怪S没回家。555。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6-18 21:20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189
2010-5-1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文艺
   嘘,别说我是文艺青年。都奔三的人了,你丫还文艺?你想干嘛?但是,都奔四的小麦姐姐还在乐此不疲的组织她的书友会。看到这篇BOLG的人,你们说,你们到底有多久没有文艺过了?
 有人很认真的说:盎盎,你知道么?这么久以来,我都是在星巴克喝着咖啡听着音乐度过自己的1小时。上一次,也是这孩子,拿着画展开幕的邀请函,叫嚷着要去美术馆。但我多久没去过美术馆了?
 第一次来上海,我去的就是美术馆;第二次来,我还是选择了美术馆。我现在住在上海,是不是应该去看个画展?上一次我画国画是在5个月前,我把画给糖糖看,他还夸我说,不错,有天赋。能没天赋么?好歹我还是美院里晃荡过的。然后就再没下文了,墨都干了。实际上,我喜欢金石,喜欢字画,前儿我不还买了印鉴录么?就是懒。
 上一次跟昂昂blabla,他说,老了,要成熟了,不能再勾搭MM了;我说,除非你不举。那么各位文艺老青年们,如果咱们不文艺,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像是不举,浑身不舒服呢?不好意思,我粗俗了。这不也是文艺的一种表现么?
 于是,我也很认真的跟午间咖啡同学说:XXX,我要是早认识你几年,我一定天天拉你玩连诗。你丫MSN的名字,不天天挂着诗么?说到这里,我觉得有点舍不得,文艺的孩子总是很容易走到一起,所以,我一来,一眼就瞧见这孩子,就认定这也是个文艺老青年,且毫无戒心的就跟他成了朋友。
 S眼里能停3辆车的院子,在我看来搞派对最合适不过了。我天天都在等时机成熟,啥时候能让我开始搞花园派对,心里就像有个小鼓,敲啊打啊,念念不忘;简直像是邪念。我想要是每周,即使是半个月能搞一次派对也好。可以喝茶、聊天、赏花、赏画,可以玩摄影、看电影、分享照片,甚至可以搞BBQ。如果S获准我周末搞院子派对,我打赌,我能邀文艺到掉渣的同学们一起过来文艺。
 在没有院子之前,我们继续喝咖啡、唱K。这不,又有长沙满哥,要来上海,又是一个周华健,但愿他也很文艺。
# posted by 阿盎 @ 2010-06-18 21:19 | 正常 分类:记事 |评论(0)| 浏览:2045
  页码:1/55  [1][2][3][4][5]:   
本站域名:http://aang13.blog.tiany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