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到鹿
misswinter.blog.tianya.cn
Take your good time / to learn to read ferns.
<< 2017 十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博客信息
博主:念冬儿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22407 次
  • 日志: 217篇
  • 评论: 620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4-8-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BlogSetTopTitle$]
2006-12-15 星期五(Friday) 晴
这个博不更新了,我是说,要减少电脑前的时间,因为颈椎和脊椎都有一节骨头按上去会疼,很紧。我的妹子最初也是这样的,但是她不在意,终于前段时间住院,针灸,医生说,如果再发展下去,就会压迫心脏。

不会删掉以前的东西,让它们在那里安静地呆着吧。而我们继续前行。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守候。彼此珍重。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2-15 21:48 | | 分类:一日 | 评论: 8 | 浏览:20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2-7 星期四(Thursday) 多云
那么静,那么无声无息地,奇迹在天空中发生。我注视它们在我前方极高极高的天上延伸,天色澄明的蓝。
一面形成,一面消失,顾首就不能顾尾。顶端已经变成朝阳的金色,尾端还是洁白如雪。
晴朗无风,这是高处作业的绝佳天气。它们以几乎觉察不出的速度缓缓伸展,向着同一个方向。
穷尽目力,我突然了解了夸父的心情。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2-07 16:33 | | 分类:花痴 | 评论: 1 | 浏览:186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6 星期日(Sunday) 阴
又看了一遍电影版,在去剧场看了之后,依然在结尾泣不成声。

《暗恋桃花源》,十多年以前那个夜晚我和E一路手舞足蹈,在校园里凌波微步地走,“左手拿着葡萄,右手拿着美酒,嘴里含着凤梨”“那不是猪公吗?”两个人念着旁人听不懂的台词,嘎嘎笑得疯癫。那时我们刚看完校话剧社的演出,记住一大堆笑料。
还是十月份的时候,在线上碰到L,她告诉我赖声川要排大陆版的《暗恋桃花源》,我脑子里立刻浮现上面的情景,那夜我们像喝了酒,看戏竟可以看到微醺。
终于在线上约了E,在十多年后重温这场戏。

小提琴和钢琴,凄婉沉郁的旋律一出,我的心就沉到很低,我知道自己最后会哭,所以,我要先不哭。
之凡和滨柳,在昆明上联大的三年,没有相遇,到了诺大的上海,相遇了,此夜岑寂,外滩公园的秋千上,安静得仿佛全上海只剩下他们两人。你看那水里的灯光,她说;好像梦中的情景,他说。
如果我们没有在上海相遇,那生活就太空虚了。
如果我们没有在上海相遇,到了十年以后,我们也会在汉口相遇,如果十年以后我们没有在汉口相遇,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以后,我们也会在海外相遇。
我们一定会相遇。

老陶终于横下心,抱着赴死的心,离开那个千疮百孔的家,忘掉春花,忘掉袁老板,划过急流和漩涡,他遇到一片桃花林,落英缤纷,他低头去嗅,芳草鲜美。有白衣女子,笛声悠扬,待她转头,却是春花的样子。袁老板也在这里,他和春花是一家,可是,他们都说自己不认识老陶,还说从未走出过桃花源,不知道武陵是什么地方。老陶以头呛地,痛不欲生,可是形容宛然春花和袁老板的这对夫妇,白衣飘飘,长袖舒卷,对他说,放轻松,放轻松。

之凡,四十年后病榻上的滨柳,轻唤一声,之凡已到门口,停住脚步。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滨柳声音里有泪。之凡娓娓道来:我给你写了好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老了。我先生的人很好,真的好好的。
“那小手的一握,甜蜜又辛酸。”
偌大的上海,他们相遇了,小小的台北,四十年,他们彼此错失。
云之凡:
自从上海一别,至今已五十余年,近来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自友人处得知你早已来台,盼见报后,速来与我晤面。
 江滨柳
长庚医院一一二病房

老陶过着轻松,开心,平和,幸福的生活,在桃花源里,仿佛吃了忘忧草。可是有天,他想春花了,他想回去看看她,过的怎么样了。
这边厢,生活在重复着自己的千疮百孔,春花和袁老板到了一处,有了哇哇啼哭的孩子,可是,他们不幸福。武陵,还是一个不能住人的地方。不幸福,总能找到借口。老陶白衣翩翩地进门,春花和袁老板脸色骤变,浑身打战。你你你,回来干什么?春花,我想带你离开这里。
袁老板,如果你也想去,我们可以一起。
春花和袁老板视他为鬼魅,疯癫,因为,绝境逢生,又历天堂的人回到尘世,没有人会相信他的叙述。哭声和争吵声不绝于耳,阴风又起,老陶痛苦地离去,不如归去。

所有的标记俱已消失。
你知道的,我们回不去的。
大陆版,没有我和E记了十多年的那句台词。
“左手拿着葡萄,右手拿着美酒,嘴里含着凤梨。”“那不是猪公吗?”
老陶去了哪里,我很想知道。
还有,我发现,多年前,我们学校的话剧社只排了桃花源,没有暗恋。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26 02:42 | | 分类:深沉 | 评论: 1 | 浏览:180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4 星期五(Friday) 晴
维多利亚港的夜景,是我见过最美的了,时值圣诞,灯光璀璨,有游轮缓缓驶过,可以看到它顶上的圣诞树。虽然没有三角架,却有水泥台。安迪在旁边慢言细语,你的相机里应该有菜单,专门拍摄夜景的功能。我依然没有找到,却还是拍出了生平最成功的一张夜景。
那是零四年的十二月二十八号,我们离新年很近了。

维多利亚港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24 22:17 | | 分类:旅人 | 评论: 1 | 浏览:173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2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The writer Don DeLillo, who wrote the novel Libra (1988) about the Kennedy assassination, said of the Warren Report, "Everything is here. Baptismal records, report cards, postcards, divorce petitions, canceled checks, daily timesheets, tax returns, property lists, postoperative X-rays, photos of knotted string, thousands of pages of testimony. ... It is all one thing, a ruined city of trivia ... the Joycean Book of America."

作家Don Delillo1988年写了关于刺杀肯尼迪的小说《天平座》,他这样说到华伦报告:“所有东西都在这儿。洗礼记录,成绩单,明信片,离婚诉状,作废的支票,每日考勤,纳税申报表,财产清单,术后X光片,打结的绳子照片,数千页的证据......都只是一样东西,一座琐细的破败之城......乔伊斯式的美国之书。”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23 00:59 | | 分类:读毕 | 评论: 0 | 浏览:18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9 星期日(Sunday) 多云
昨夜第一次看stand-up comedian show,笑得脸都僵了。美式幽默似乎已经势力强大了,我在想我那些看美剧成瘾的学生,估计也不会有太多隔膜。
冰窟在东安门小吃街上,RBL's Icehouse,restaurant,bar and lounge。我好奇地摸了一下门厅里的冰块,就跟着Ted他们下楼梯,穿过墙上镜子巨大雪亮的吧台,一直走到最里面的lounge,演出已经开始了,一个长得像Sheryl Crow的女歌手且弹且唱,嗓子也像,这是热场的节目,Rich Ceisler还没有到,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Kathy说HBO有放他的秀。
看观众是另一件有趣的事,大部分是老外,像是企业人士。坐在正面第一排,陷在沙发里的那群是老美,他们不停地喝酒,白酒为主,状态已经有点高。
Amy的歌声让我有点魂魄不齐,事实上只要是音乐都会,尤其是这样的迷离的夜晚。

显然这是个挺exclusive的地方,和三里屯后海都不一样,想到同一座城市里人们截然不同的夜生活,各有各的据点,但很多人的只是家里的客厅,倒也是陷在如出一辙的美式沙发里。
Rich的秀,最后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哪怕他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嗓子里哼几声,轻笑,我们也会在这厢前仰后合,不用笑掉大牙了,我已提前掉了颗小牙。
站立谐星秀(瞎译一下)像我们的单口相声,但是跟观众互动频繁,内容则信马由缰,Rich从他在中国的经历说起,然后又回到美国,一会儿德州一会儿蒙大拿,语言幽默之外,还有肢体动作,比如模仿男女脱毛衣的不同姿势,他作不解状,为什么你们女的都要先这样,很夸张地把两臂一交叉扯住下摆,开脱,随后重又穿上,而我们男人只要两个指头,所谓two finger roll,说着叉出左手食指和中指,从脖领处一把将毛衣顺势提起脱掉。
真难为他,竟然能注意到这差异。

他说一次有个女孩对他说,我不喜欢comedians,因为你们都太愤世嫉俗。我突然警醒,其实演喜剧是最大的悲凉。演出开始了就不能停,你要一直让他们笑下去,笑下去。我想起《喜剧之王》的罗伯特·德尼罗来了,他的不自信和疯狂。


点击这里听Rich Ceisler:http://www.richcomedy.com/audio.htm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19 19:03 | | 分类:一日 | 评论: 0 | 浏览:16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9 星期日(Sunday) 多云
“三月下旬,去浙江金华一带赶油菜花
四月上旬,赶安徽的油菜花,下旬回金华,赶橘子花
五月去辽宁,赶槐花,一直往北走,一路都是槐花,六月吉林的槐花开得正好。槐花蜜是最好的,色泽清澄,气味清香,土产公司追着要
七月折返辽宁,赶荆条和椴树
八月就要去内蒙了,那里的荞麦花和葵花都开了”

假如是我,听到蜂农这样的念叨,估计登时就有了跟他走的心吧,这旅程太让人着迷了,一路赶花的集市呀。
真好,就这么几句话,就是诗歌和小说。
我又在把对象浪漫化了,可是为什么不?
应该有人来记录他们的生活。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19 17:12 | | 分类:花痴 | 评论: 4 | 浏览:182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9 星期日(Sunday) 多云
今年仍是暖冬,这是九号下午散步时拍的。Patch说紫竹院的风景好,有古意。以前没觉得,而那天斜晖脉脉,遇见一片竹林静谧,倒是很适合独坐幽篁,弹琴长啸。
初冬下午的阳光,并不像沉重的教堂旋律。

紫竹院

紫竹院

紫竹院

紫竹院

紫竹院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19 16:34 | | 分类:花痴 | 评论: 3 | 浏览:212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12 星期日(Sunday) 晴
不知为什么Flickr的照片都是红叉叉,贴不过来了。我收到Deon的信,说还在下雨,院子里到处是水洼,那些鸡看起来像是溺水了,Alvin猫咪整天都呆在屋里。
斯卡吉地区有一个水坝,可是只有18英尺高,而水位已超过它8英尺了,想到Kathy那晚就在抗沙袋的人群中,他们要堆8英尺高的沙袋。 那些坍塌的房子和倒掉的树木顺水而下,聚积在桥下,重量和压力可能会把桥也带倒。贝灵顿桥是今年才建好的,希望它足够坚固。
Deon说她小的时候,其实洪水并不罕见,她记得每年冬天都有几次,带他们回家的校车驶过极深的水,有些学生就得脱掉鞋子和长袜,趟水回家。现在,估计学校就干脆放假了。
很多人家被淹,华盛顿州西部这些河流三角洲的农田也是。春天的时候土地要很长时间才会干,而庄稼只有更迟才能种下去,地太湿了。
在Google上搜到【这段录像】,一个家园已失的女人迷惑地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洪水会淹到这儿,房子还越盖越多。她的房子没有洪水保险。而一个官样的人冠冕地说,出现这种情况有很多原因,不合理用地云云。
我等着Deon给我发斯卡吉河的照片。

那年秋天的斯卡吉河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12 00:38 | | 分类:米国 | 评论: 3 | 浏览:176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To 陨尘:

正在听,美极了。照你说的标准,我们在西藏漂流的那也是溪水了。我有点糊涂了,江和河有什么区别?但是沉稳流动的力道,这说得极切,一条奔腾的大河,是布拉德皮特演的那个电影吧,有幸在米国见过它的真面目,从怀俄明州的黄石向北进入蒙大拿州,它原来就叫黄石河,the Yellow Stone River,当时暮色将晚,看不到阳光在河面洒下碎银,也没有英俊如皮特的男子,钓竿在空中挥一个完美的大弧线,但是我终于看到它,明白为什么是大河奔流。
另一条大河,是全美第二大的哥伦比亚,华盛顿和俄勒冈州以它为界,它在眼前出现的时候,也是傍晚,心里莫名的感动,“看到河流我总会感动,河那岸是连绵的群山,暮色将它染成青蓝,河中有小片岛屿,不对,海中的陆地才是岛,河中的是洲,或渚,或坻。河流里的故事,和海洋里必不相同。河边的树丛里,有白色的牵牛花,还绽放如初,清香的山梅。风很大,是帆板玩家们最盼望的天气。”那晚写的日记。
哥伦比亚大河是一条深蓝色的大河,没有一段黄浊。
斯卡吉河不会有人听说过,但它是现在最牵动我心的一条河,在米国呆了近一年的那个小城,7号晚上全城的人都去搬沙袋抗洪,连日多雨,达到最高水位。我在的时候,看过它秋天的清朗静美,冬天多雨时的湍急,木头和树枝被裹挟着匆匆而下,四时风景不同,却从没有想到它肆虐起来真的会有决堤之虞,尽管也曾耳闻。今天收到两封邮件,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我教过书的那个学校差点被淹。
总之无巧不成书,你说到大河,这一天我都在记挂那条泛滥的河,然后现在开始思念我平生见过的所有美丽的大河。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09 23:27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 3 | 浏览:144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6 星期一(Monday) 晴
五月那次春游的时候,随手拍山上的小花,引起别系一个同事的注意,他说你喜欢拍野花啊,我说嗯。他说他有一本书我应该会喜欢,讲的是圣经里的花草,而作者自己真的种了一个圣经花园,我一听兴趣就来了。
可是书到了手我就让它躺在那儿,全忘了自己当初的激动。
其实这本书更像是种植手册,它的题目——“种植一个圣经花园”(Planting a Bible Garden)其实早就说明了这个主旨。
但还是好看的,有精美的照片和手绘的图片,从花叶根茎到果实种子,分毫不差。每一种植物的介绍都以它在圣经中的出处开始,自然应该是这样。比如:
“大葱,洋葱和大蒜
这些可以归在一起,不仅因为它们同属,而且是在同一句经文中提到的:“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现在我们的心血枯竭了,除这吗哪以外,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别的东西。”(民数记 11:5-6)( We remember the fish we used to eat in Egypt for nothing, the cucumbers, the melons, the leeks, the onions, and the garlic; but now our strength is dried up, and there is nothing at all but this manna to look at.)(Numbers 11:5-6)——就这样以色列人在跟随摩西穿越荒野,寻找乐土的时候抱怨着。”
好几种花都被算作flowers of the field, 比如茼蒿crown daisy,虞美人 field poppy和万寿菊corn marigold,这些是地中海春天里最常见的野花。
All people are grass, their constancy is like the flower of the field. (Isaiah 40:6)
All flesh is like grass and all its glory like the flower of grass. The grass withers, and the flower falls, but the word of the Lord endures forever. (1 Peter 1:24-25)
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看到石榴的照片时,委实心动了一下,它是那么热烈明艳的地中海。出埃及记28:33-34说到,石榴要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绣在牧师袍子的底边上,石榴之间是金铃铛。

看这书的时候一直在想,要是江川老师以后有空写本诗经花园,一定比这本书还好看得多。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06 22:31 | | 分类:读毕 | 评论: 5 | 浏览:167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1-4 星期六(Saturday) 晴
有人发短信让我看月亮,原话是这样的:快看东面那个白哇哇哇哇哇哇的大月亮!彼时我刚关了电脑,意识到天色将晚,而我在这座迷宫般的大楼里已经呆了一天。
满心感动地下楼梯,出门,走到路上,回看东方,立时站住不动,变成雕像。前一秒钟还在无厘头地想那句话:娘子,快出来看上帝!
虽然没有二当家的那份震惊,却有和他如出一辙的敬畏。
所以我根本无力招架下一条短信:是的 刚刚更美 巨大的落日 惨白的大月亮对比强烈

中午靠在椅背上打盹,突然眼皮被一道亮光刺中,我睁开眼睛,只见对面楼上的玻璃窗随风摇晃,把太阳的反光投射到我们这间屋子里了。玻璃也想像旗帜那样舒卷无痕,可是它沉重又脆薄。整栋楼在毫无规律的几个点上突然白亮耀眼,这追灯一直照到我们的舞台。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1-04 23:40 | | 分类:花痴 | 评论: 2 | 浏览:146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9 星期日(Sunday) 晴
博客是个奇妙的存在。那个人只留下这一篇,把其他的尽数删去,音乐还在,雅尼的和兰花在一起。刚刚发现,每段的最后一句都没有标点。
有的人就是这么决绝,要是我,即使不写了,也会让它在那儿。
那个博我曾经从头看到尾,里面类似这样的思索令人心折。这个人骑自行车漫游祖国的土地,手很巧,会做风灯和其他好玩的东西。
写天气和风景的文字也很合我意。
太狠心了,让我后悔当初没有复制他的字。

“有一类人
他们天然地对个体生命本身抱有幼童玩火般的热切困惑和(危险的)好奇,而他们对社会的关注只是这种困惑和好奇的延续,这使得在很大程度上他们并非不关注这个社会,然而事实上却自外于这个社会,独立地成长并在完成整个生长之后安静地死去,就象野外的一棵树
这种困惑是如此地深沉,以至于生命本身成为他们最大的束缚,穷其一生他们都在和生命作对,或者说诘难,或者说挣扎,并有着挣扎中的忍耐和忍耐中对命运的不断理解
他们聪慧而傲慢,接受历史、不乏理想却常常不认可现实,甚至不认可宗教,事实上他们见性见佛是自己的真主自己的耶稣,世俗间任何的盲从和皈依都是他们不可接受的堕落
其中的有些人,最终以自己的方式落实于平凡而行走于生活本身,从而有一粥一饭一丝一缕中的从容平静,外在地显示为某种人格的力量,内在的具有一种被称之为“勇气、勇敢”的素质,能确定目标并对目标虔诚地充满信心,从而敢于、善于为之坚忍而平静地前行
其中还有一些人,那些自我意识部分或完全自外于这个社会的、迷失的勇敢者,还是心理障碍者和精神病患者,是没能走出这场挣扎的牺牲者,是病态的战士、死在茧里的蛹”

这篇的标题叫“乱”。

验证码:1984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0-29 23:43 | | 分类:深沉 | 评论: 1 | 浏览:13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下午没课,天气晴朗无风,遂去颐和园暴走,以此开始我的健身计划。
还是西堤的风景好,绿草地上槐柳投下的树影多么美啊,又没有聒噪的游人。你若来,我一定带你走这条线。
残荷还留着准备听雨,芦花瑟瑟,赤麻鸭叫呱呱。
碰到一个人让我帮他照相,然后他掉转头,和我一起往回走了,说了一路杭州,西堤是仿苏堤的,苏堤比这儿宽敞,西湖不大不小正好,从北高峰顶可尽收眼底。
满觉陇吃茶赏桂,听到满觉陇这三个字心轻轻地颤了一下。
有机会去千岛湖吧,我是农村长大的,一般风景什么的都不大在意,可是那次去千岛湖把我给震撼了。
杭州味的普通话听来竟是有点亲切的,大学有两年左边的同桌就这样说话。
这个季节的杭州。
颐和园的盆栽桂树不见了,无论金桂丹桂。
明天我们再去我的后花园散步吧。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0-25 23:14 | | 分类:一日 | 评论: 1 | 浏览:136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22 星期日(Sunday) 小雨
生活还是要继续。
于是,昨天去第三极逛创意市集(现在写下这个名字都觉得自己像个托儿)。移到室内了,露天音乐也取消了,可惜。从二层起逛,果然屡有斩获,这些年轻好看的孩子们,东西也很好玩,手绘T恤、自制布偶、串珠项链,自己画的明信片、拍的照片等等,真有几分我在米国时常逛的那种艺术市集的味道,不过后者都是中年以上的艺术家,这些却是新鲜多汁的八十后,让我觉得对这个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哈哈)。
看了一会儿,看出点道道。他们都好喜欢做布偶,通常造型古怪,面目不清,有五官的都是小邪而可爱那种,造型上似乎还是哈日吧,每一个都有名字,有故事,要引你进入它们的世界漫游。有一家“饼”店,三个女孩子把自己也都卡通化,做成布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这些其实孤单的独生孩子,在一个人的时候,自己给自己编了好多好多的童话,分不清那是童话还是现实,他们和里面的角色融合在一起。
我没有收藏布偶的爱好,事实上我也没太迷恋过布偶,小时候也没有,也不肯定yyz会喜欢这种,她一直爱Kitty猫。所以就买T恤、冰箱贴、小饰品,给姐姐买了一条麻的围巾。
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个卖银饰的摊位我驻足不前,摊主,一个说话声音细柔的姑娘(这个不是八十后)盯着我看,片刻,说:“你戴的耳环是我做的。”我这才知道那两颗有天然纹路的红色圆珠是草珊瑚的果实。她的银饰风格我也很喜欢,最后买了一条手链,三条胖乎乎的小鱼在游,旁边一个大胡子也看中了,在那里衷心赞叹。
碰到两个学生,她俩惊天动地大喊一声老师,好像全场都安静了两秒,汗!她俩是城市画报的忠实拥趸,所以看到了消息。
二楼和三楼的墙上是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生人主题影展,很多人围着,却不看照片,而是从那个位置的窗玻璃往楼下看,谢霆锋同学正帅帅地坐在那里搞签售会。
第三极书店估计开业以来最热闹的一天吧。这里,我也买不了书,氛围总之不对。可是还买了一本后藏志,可以跟图书馆交待了。
五点钟出来,已是黄昏,雨水正淋漓。

giraffe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0-24 22:33 | | 分类:一日 | 评论: 1 | 浏览:14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10-5 星期四(Thursday) 阴
发现栾树好像就是金急雨树,因为它的英语是golden rain tree啊。奇怪我都不记得在琼瑶小说里见过这种树。栾树是个人吧?

另一张图是鼠尾草,斯卡波罗集市里唱的,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欧芹像我们的香菜,我们的香菜到了米国就叫Chinese parsley,越南米线里放欧芹,山西刀削面里放香菜;鼠尾草,我先知道的意思是圣贤,二者反差太大,因此不停偷笑;迷迭香,这样的名字怎么能不跟爱情有关,而且要有迷一般的姑娘;至于百里香,也是因为谐音,让我想到河流,于是一条河流淌着芬芳。

golden rain tree

sage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10-05 15:37 | | 分类:花痴 | 评论: 3 | 浏览:124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9-24 星期日(Sunday) 晴
生日有权搞怪哦,把妹子送的新疆花布找出来当披肩,裙子颜色太素了。长刀在手,顿时想到切凉皮的那种铡刀。
后来就着无核白喝桂花陈,挺好。
妹夫送我的礼物,历次军训都会觊觎而终不得的——子弹壳做的坦克。酷!

切蛋糕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9-24 22:32 | | 分类:一日 | 评论: 3 | 浏览:118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9-2 星期六(Saturday) 阴
去纳木错,换了司机。
途中看念青唐古拉山的雪峰。
阴晴不定,雨霁变幻中的湖水颜色。
抛经幡上山,Emily把我们的名字都写上去了。
湖边的玛尼堆。
海鸥一只,老鹰多只,看来有天葬台。
冷。
帐篷里喝到浓浓的酥油茶。Marie said, it tastes like yak! :) 饼子很香甜。有一人在用刀吃风干牛肉。
很喜欢那个小女孩的纯真笑颜,她妈妈在炒西葫芦炒牛肉,牦牛肉。

归途,在念青唐古拉峰最宜拍照的地方停留。那个牧民的投石器是一根羊毛织成的带子,被击中的牦牛受惊逃窜,一百米开外。
逐件看他的possessions,精美的小碗,锋利的藏刀。他有一百多头牛,像是个黄金王老五。

纳木措

小姑娘

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9-02 21:14 | | 分类:旅人 | 评论: 2 | 浏览:133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8-30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转寺去

休息一下

扎什伦布寺辩经

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把日喀则叫后藏,在西藏,我得到的最确定的答案也不过是:因为拉萨是前藏啊。呵呵,算我白问。
但我喜欢这个词带来的感觉,后总归比前神秘。
作为后藏第一重镇的日喀则,比我想象的小多了,也根本没有拉萨一半的繁华。我们住在水文公寓,条件和青年旅社相似,看到长长的走廊,临街的房间,公用盥洗室,我甚至开始觉得亲切。从江孜回来已是晚饭时间,我看到一家陕西小吃,就再也不能挪动脚步,事实证明这家馆子的肉夹馍比我在北京吃过的任何一家都正宗,虽然馍烤得稍微过了点。只要我能吃到这一口,我对他们说,我就能在西藏一直呆下去。
男人们依然精力旺盛,David和Andy竟然要去散步。两个大男人一起?我窃笑着。后来听说,他俩走到了一片家家发廊有粉红色灯光的地方,一个姑娘问了些什么,他们说:NO.

第二天早上在公寓旁边的小吃店里,吃到久违的肉包、茶蛋和大米粥,我满心幸福。大街上有野狗在溜达,汽车尽力避让。
扎什伦布寺,班禅喇嘛的行宫。司机建议我们找个寺里的喇嘛导游,问了一下,说是再等半个小时,拉巴喇嘛就会出来。
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早上突然不再顾忌自己的镜头给藏族人带来的骚扰,我惊叹着,发现后藏的人们更加好看,氆氇的颜色更鲜艳,首饰更多,似乎连面部特征都更鲜明些,而且很多脚蹬传统的藏靴。Marie都觉出了不同,她说这里的女人衰老得如此美丽。这些美丽的人们脚步匆匆地经过我们,携家带口,成群结队,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
在我拍到第十三张人物照的时候,拉巴喇嘛出来迎接我们了。他年轻俊朗,笑容很单纯。“拉巴的意思是星期三,因为我是星期三出生的。”他今年十九岁。
“我们都是自己选择作喇嘛的。”他神情严肃,我想我能看出他的虔诚。
“你们早来一天就好了,昨天是晒佛的最后一天,昨天、后天、大后天一共三天。”拉巴搞不清这几个汉语词汇,我们笑了,他有点不好意思:“我的汉语说得不好。”

在拉巴的带领下,我们到处加塞儿,来转寺朝佛的藏民恪守规矩,耐心地等候着,而也许是看到红衣的拉巴,他们脸上没有抱怨,反而有微笑。
扎什伦布寺有世界上最大的铜质镀金弥勒佛,藏语叫强巴佛,也就是未来佛。我们仰望着大佛,听拉巴熟极而流地讲解典故,但我最喜欢听他说自己的感觉,他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最慈祥的佛。他言语中的热切很能感染我们。
寺里供奉着各代班禅的灵塔,灵塔的大小和奢华程度是后人根据班禅在世时的成就而决定的。所以主持扩建扎什伦布寺的四世班禅,和我们从小到大老在电视里听到的爱国佛教领袖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灵塔,都是真金白银为体,遍镶松石玛瑙珊瑚。拉巴总是报出一大串数字,黄金多少斤,宝石多少颗,然后让我们翻译给米国友人听。他还......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8-30 17:04 | | 分类:旅人 | 评论: 0 | 浏览:112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8-29 星期二(Tuesday) 阴
临行之前,每个听说我们要进藏的人都神色凝重:小心高原反应啊。有个成人学生去年在西藏考察了几个月,她很搞笑地给我模仿当地妇女缓慢走路的姿态,告诉我说,一定不要运动过量。她还说,到那儿记忆力衰退,听到什么一定要用笔记下来,否则转瞬即忘。办公室刘老师打击我:你一根瘦杆的,你行吗?接着吓唬我:去年学校留学生组团去西藏,好几个进了医院,有一个死了。另一个本科生安慰我,老师,没事儿,我那次去的时候,走路走的特别慢,总是落在人后面,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其他人都头疼喘不过气。最后,华仔在邮件里说,你容易激动,到了那儿要注意。我没觉得我容易激动,她一定是说,我看到美景时容易激动。
体检,还是不体检?这是个问题。David打电话给好几个附近的医院,体检费贵得惊人。索性不作了,反正学校每年检查,我们心肺血压都正常。火车票拿到手里,有附带的健康登记卡,我们在上面大书:正常!
Andy和Marie来中国之前作了五百刀一人的昂贵体检,我不担心他们,老米的体质一般来说比我们强健,何况这两个人风里来雨里去地玩帆船,很tough.
海樱这半年每天都在健身房烧卡路里,她应该也没事。
不是有人说,高原反应欺男不欺女,欺胖不欺瘦吗,我喜欢这句话。
但不是不担心的,我揣着药店里买的红景天胶囊上路了。

从北京西到拉萨的火车T27次,从进入青海格尔木开始供氧,前一天就发了吸氧面罩,搞得大家人心惶惶。早上七点半到的格尔木,海拔2800多米,下站溜达,只觉空气格外新鲜。这时候我们已经开始服用红景天了,这药得到达西藏前三天就开始吃,每天三次,每次两粒,到了西藏以后每次吃一粒。
下午过了5072米的唐古拉山口,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老安说头疼,开始吸氧。后来其他车厢有三四个人晕倒了,我怀疑是空气不流通所致。这一路我没有异样感觉,吸氧,能不吸就不吸,免得上瘾。
我们的巧克力派有了高原反应,气压变了,小袋鼓胀涨,胖乎乎的。

7月9号晚上9:00到达拉萨,海拔3670米。这第一夜是最难过的,胸闷,头昏,呼吸不畅,口鼻干燥,我醒来很多次喝水,睡得很浅,整晚恍惚。尝试调换姿势,发现侧卧比仰卧舒服,后来就夜夜侧卧。
房间在三层,从没有觉得上楼这么辛苦。我以有生以来最慢的速度上台阶,中间还停下来喘气。
早上起床后的几分钟总是胸闷,作深呼吸,深深地呼吸。
在拉萨的时候没有头疼过,但是去日喀则途中登岗巴拉山口(4990米),还有一天去纳木错(4718米)的时候,冷风刮着,头就疼起来了,但还不致欲裂,我们互相掐手(虎口位置),按摩头颈,可以缓解。
以上就是我们所有的反应,除了攀登,我们并不刻意放慢动作。在西藏,没有一个人倒下,到了16号离开的时候,大家竟然可以一口气上二楼,这真让人激动。

最后要说,没看到藏族妇女行动迟缓,相反,她们穿着长裙,右手握着转经筒,将其顺时针方向旋转,左手拿念珠,或酥油筒,或矿泉水瓶,或牵着小狗,步履匆匆地走在八廓街上,准备去大昭寺朝佛,和我们这些游人的闲散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那个学生真有演小品的天赋。
而高原反应成了我们种种非正常行为的借口,谁迟到了,谁郁闷了,谁购物狂了,谁不吃饭了,他都振振有词地说:这是高原反应,大家遂一笑而过。

回到平原上来,我们最大的损失就是少了这个犯错误的理由。

青藏线上

已到藏区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8-29 21:27 | | 分类:旅人 | 评论: 2 | 浏览:138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29 星期四(Thursday) 阴
Lynn的文字愈发好了,人在异乡的时候,感触格外鲜活细腻,下笔如有神。但愿我的译笔传达出了她的感觉。

“夏天总是让我抓狂。我总是又疲惫又不耐烦,蠢蠢欲动。我这一生并不总是如此。夏天在我的记忆里曾经有股芳香的味道,数不清的西瓜和蜜桃,浓叶纷披的树木,雷雨,漫长昏睡的午觉……一切都那么美好而不切实。

当我成长的时候,家里有这样一个规矩:不到三十度谁也不能穿裙子。等待那最终的三十度来临是多么艰难啊,好像是个永远不会成真的梦,而它确实来临的时候,又是那么短暂。说我虚荣好了,可是当我所有的女同学都穿上了她们夏天的裙子,我穿不管多长的裤子都痛苦不堪。我那时候多么想要长长的夏天,现在我为此付出了代价——住在一个常年夏天的地方。不过,我还是热爱我的短裙和连衣裙,我的步入式衣柜里全是夏天的衣服。但是过一阵子,哪怕我最漂亮的裙子也会变旧。我会看着我的套头衫,眉头紧锁,不知道它们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走出衣柜。

有人在哪本书里说过,如果你住在炎热的地方,你需要有个游泳池才能理解华氏110度的意义。我们是有个泳池。我们的公寓小区里总是有个泳池的。实际上我四年前在池子里学会了狗刨式。但我还是没有理解这里夏天的意义。

只有一件事在这些无尽的酷热夏夜里拥有意义:爵士。我们本地的NPR电台每晚七点后整夜播放爵士乐。小号、色士风、鼓,还有那些唱着“甜心蜜糖男人女人”的抚慰而性感的声音,每一次都像个魔法。我和Armstrong一起读书,和Billie Holliday一起作家务,和Miles Davis一起入梦(也许不是……)爵士是我夏天的鸦片。

如果我真的离开这个地方,我会想念这些爵士之夜,而绝不会是那些长尖刺的saguaro.”

saguaro
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29 20:30 | | 分类:深沉 | 评论: 2 | 浏览:106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16 星期五(Friday) 晴
已经落下去了。

霞


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16 20:33 | | 分类:花痴 | 评论: 1 | 浏览:99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15 星期四(Thursday) 晴
维基百科还是可以用的,一些技术博客里会教,只是不好广而告之,不然那些网站也有被封的危险。古狗(我就是不习惯用谷歌这个官方名字,用抹咦的话说,这个名字也是古狗本土化(localization)问题的体现)竟然有了一个google.cn,自然,服务器在中国,搜索一些敏感词汇时再也不会出现服务器忙网页失效的结果,稳定,迅捷,最重要是政治正确,输入“天安门”,最上面的是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还有一些旅游网之类,最下面,有一行你在英文google页面上看不到的字:
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
哼。我们这里的事情是多么滑稽啊。就像我,一个教英语的,却要费死劲地浏览充斥术语的技术博客,甚至有时生出当个黑客的冲动。
Btw,Anti(这才发现他的笔名对于英语国家的人们别有深意)的博又开了,写了两篇,说台湾,说高考作文,有人留言问,真的是你吗,还是一个傀儡?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15 21:19 | | 分类:深沉 | 评论: 1 | 浏览:104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13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夜猫子的我,总是错过早晨的霞光,但是,我不会错过每一次晚霞。

晚霞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13 21:20 | | 分类:花痴 | 评论: 4 | 浏览:101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11 星期日(Sunday) 晴
每次给这些孩子考口试,口头作文部分都是最郁闷的,千篇一律,套话空话一堆,直听得人昏昏欲睡。今天考了六十四名,有一个印象深刻。题目是说说你和父母有什么意见不能统一,这个很有叙述欲望的男生先讲自己喜欢看足球,但是父母叫他好好学习,不给他看,这也罢了,然后他口锋一转,突然讲到他父母看电视的分歧,一个喜欢情感主题,一个喜欢战争和国际形势:
My mother is a romantic person, but my father is a piece of wood.(我妈妈是个浪漫的人,但我爸爸是块木头)
我顿时不顾考官的威严,噗哧一声笑出来。
他受到鼓励,愈发像一个讲故事的人那样娓娓道来,还用了"You know what?"这样地道的表达,
“你猜怎么着?”
“My father bought another TV set.”
嘎然而止,像雷蒙德·卡弗的短篇小说结尾。若不是纪律要求,我真想为他喝彩。
我们的纪律是不对考生说评价性的话,因为以前有老师习惯性地点头说"good",但是最后那个学生分值并不高,就来质疑,理由是老师明明说他很好。

另一个题目是你想要什么样的兄弟姐妹,十个有十个都说想要哥哥或姐姐,理由是他们能照顾自己,帮助自己,而且都跟选对象似的,哥哥必得高大英俊,姐姐必得美丽温柔。什么道理?
还有个题目是描述你的家,发现这些孩子家境真是不错,基本都是三房两厅两卫,个别还住着前有花园上有露台的洋房,可惜英语不灵光,十句话也说不到。只有一个男孩另类,他中英夹杂,边想边说,中间停下问:几句了?我们也替他数着呢,说:四句了。他说,才四句?那我接着编。然后继续说他那舌头上打滑的英文,“My cat lives……”
不少考生都像他这样,自己并不想考,遵父母之命,糊弄一下而已,于己于我们都是折磨。

P.S.今天的落日辉煌哉!

落
下
去了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11 18:57 | | 分类:粉笔 | 评论: 2 | 浏览:101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我有了去拍夕阳的冲动,并且真的拎起相机冲下楼去,这一刻必须争分夺秒,最美的光线转瞬即逝。

云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07 23:38 | | 分类:花痴 | 评论: 5 | 浏览:11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6 星期二(Tuesday) 多云
最近天气闷热,上火口干,心神不定,被推拉门夹到手指两次,菜刀切手指一次,deja-vu很多次。我需要巴赫的音乐来舒缓紧张的神经。

Johann Sebastian Bach: Jesus, Joy of Man"s Desiring
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06 22:04 | | 分类:诗歌 | 评论: 3 | 浏览:104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6-3 星期六(Saturday) 晴
午后看见一只红臀黑白斑点羽毛的啄木鸟,我狂喜不已,还从来没有在北京,又是这么喧嚣的市内,见到过啄木鸟呢。它在绿叶婆娑的槐树树干上轻啄,如此之轻,都听不到“笃笃”的声音。我刚痴痴仰望了几秒钟,它就受了惊似的一振飞起,双翅伸展得很开,轻盈地越过几棵树,又停在前方不远的一棵槐树上。我静悄悄地骑车跟上去,到得树下继续痴痴仰望,没过多久,它搜虫无果,再次起身飞走,还是停在更前方的树上。我们重复着这个环节,很有默契地玩了三次,这个追追停停的游戏终于以我失去它的影踪而告终。
我好激动,这条路很久不走了,一走就出现奇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经常换一条不同的路来走。

在网上搜到了资料和照片,原来我看到的是一只雌鸟呢,它头上没有红色的部分。

PICIFORMES > Picidae > Dendrocopos
䴕形目 > 啄木鸟科 > 啄木鸟属
大斑啄木鸟
Great Spotted Woodpecker Dendrocopos major

描述:体型中等(24厘米)的常见型黑相间的啄木鸟。雄鸟枕部具狭窄红色带而雌鸟无。两性臀部均为红色,但带黑色纵纹的近白色胸部上无红色或橙红色,以此有别于相近的赤胸啄木鸟及棕腹啄木鸟。
虹膜-近红;嘴-灰色;脚-灰色。
叫声:錾木声响亮,并有刺耳尖叫声。
分布范围:欧亚大陆的温带林区,印度东北部,缅甸西部、北部及东部,印度支*那北部。
分布状况:在中国为分布最广泛的啄木鸟。见于整个温带林区、农作区及城市园林。共记述有九个亚种:tianshanicus于中国西北;brevirostis繁殖于中国东北的大兴安岭,越冬于小兴安岭及东北平原;wulashanicus于宁夏的贺兰山和乌拉山及陕西北部;japonicus于辽宁、吉林及内蒙古东部;cabanisi于华北东部;beicki于华中北部,stresemanni于中南及西南;mandarinus于华南及东南;hainanus于海南岛。
习性:典型的本属特性,錾树洞营巢,吃食昆虫及树皮下的蛴螬。

异名: Dendrocopos japonicus tscherskii БУТУРпИН , 1910 , Dendrocopos major hainanus Hartert et Hesse, 1911, Dendrocopos major wulashanicus Cheng et al., Dendrocopus cabanisi hainanus Hartert et Hesse, 1911, Dendropcopos major mongolus Lonnberg, 1909 , Dendropco
俗名: 白花啄鴓 白花啄木鸟 赤䴕 臭喯打木 叨木冠子 海南花啄木鸟 花喯打木 花啄木 花啄木
命名人及年代: (Linnaeus, 1758)

资料来源于马敬能、菲利普斯、何芬奇等著《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
大斑啄木鸟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04 14:22 | | 分类:花痴 | 评论: 3 | 浏览:14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3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新娘子回请,短信上说,是南锣鼓巷的贵州私家菜,找来找去,发现是在帽儿胡同深处,牌子上有两大字:夜郎,看上去很陌生的熟悉。
每一个菜都辣,好吃。我们吃得欢天喜地。玫瑰红色的贵阳米酒,十三度,几盅以后,大家开始玩猜名字游戏,不是刻意的,是colorful同学在我们的回忆中猛然发现自己的中学同学原来也是大学同学,郁闷不已,她的记忆仿佛被修改过的,生生把那个人定格在中学,抹杀人家后续的一切。趁着她郁闷,我们索性就描述所有能记得起来的有个把特点的同学,然后看谁最先想起名字。
Lynn,不知你还记不记得“特邪恶”(waluyi),括号里的字被抹咦大声地叫出来时,我们都笑翻了。
一顿饭可以吃到如此开心,倒是许久不曾有了。出门我们看见金黄色新月如钩。今天是端午,可惜夜郎家不做粽子。
One night in Beijing.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6-02 22:45 | | 分类:一日 | 评论: 0 | 浏览:1062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30 星期二(Tuesday) 晴
我去了你的婚礼,这不是那首“新郎结婚,新娘不是我”的伤心之歌,我只是用这个题目。
女友的婚礼上我总会掉眼泪。前面的一切都是铺垫,爆竹,彩带,花瓣,乐曲,香槟塔,证婚人讲话,双方家长讲话,双方单位领导讲话,双方好友讲话,最终轮到台上沉默伫立良久的新人,终于轮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像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手持金人的演员,激动不已地说谢谢谢谢,点出一串名字,惟独忘了身边的那个人。
但是新娘讲话总是不长,中间还会梗住,在她泪光盈盈的语不成句中,我溃不成军。幸亏她讲不长。
我突然有这奇怪的念头:新娘子,永远是她自己的婚礼上最被忽视的那个人,因为没有人了解那一刻的她,白纱曳地,云鬓乌黑,红妆美艳,但是为什么泪流满面。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30 17:00 | | 分类:深沉 | 评论: 5 | 浏览:102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9 星期一(Monday) 晴
桃花心木瓷器
Jim Dodge

祖母向我讲述
她的初恋
强尼汉森是他的名字
她会永远记得
一个温暖的秋日
她十五岁
或者即将十五
有一匹母马叫作斑斑
她和强尼一起去骑马
沿着柴可河往下游走
河水很低,雨季之前长满青苔
她依然能尝到为野餐准备的
炸鸡的滋味
感觉到当时她多么担心
如果他想吻她
她的嘴唇会很油腻

她告诉我这些
当她一遍又一遍
擦拭着桃花心木的瓷器柜
在同一个地方
擦了五分钟
直到那里闪闪发亮

Mahogany china
Jim Dodge

My grandmother tells me
About her first love
Johnny Hansen was his name
She'll always remember
A warm autumn day
She was fifteen
Or almost fifteen
Had a mare named Patches
And she and Johnny went riding together
Down along the Chetco River
Low and mossy before the rains.
She can still taste the fried chicken
She made for their picnic
And how worried she was
Her lips would be all greasy
If he wanted to kiss her.

Tells me this as she polishes
The mahogany china closet
Over and over
Five minutes
The same spot
Till it shines.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9 00:40 | | 分类:诗歌 | 评论: 0 | 浏览:956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7 星期六(Saturday) 晴
昨晚收拾了书房,书桌上的两座大山被我愚公移走后,顿显开阔,于是鼓起勇气开动脑筋来搞装饰。在最空旷的一面墙上贴了两张黑白摄影作品,美国街景。自己日日面对的这面墙上贴了《罗马假日》赫本和派克携手相视而笑的那张剧照,其实是张剪报,2003年6月16号的《精品购物指南》头版。我从看《百万英镑》小人书的年纪开始迷派克,所以三年前对他的辞世无法无动于衷,一个优雅的时代随他逝去,永不再来。上一次看他主演的电影是去年那边电视里放的《杀死一只知更鸟》(To Kill a Mockingbird,(btw,是谁错翻了这个鸟名,robin才是知更鸟好不好)),我当时想,如果没有这部电影,派克是否就只是个偶像而不能算伟大的演员呢,结论是不管怎样我都粉他,当然有了后者,崇拜之外就多一份深沉的敬意。后来看到某期《美国国家地理》上讲阿拉巴马那个故事发生的小镇,至今都年年举全镇之力排演话剧,杂志图片上每一个手持烟斗的律师都在模仿派克,至少我觉得如此。
好像跑题了,回到我的书房上来,我想说,感谢墙上的涂料,感谢木搁板的贴面,你们让我用透明胶和纸就能将一个书房装饰成整间房子最有风格的所在。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7 23:50 | | 分类:一日 | 评论: 0 | 浏览:86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6 星期五(Friday) 小雨
某位同学还说自己幽默感已经丧失殆尽,可那随手写在邮件中的“这里是资本主义米国一瞥”真是大师手笔。可惜翻译过来就没有味道了,凑合搞一下:
“早上我正在图书馆上班,走进来一个老人。典型的美国人,哪儿哪儿都是肥肉,前鼓后凸,因为胖得走不动,拄了根拐杖。他走路的样子和他的脸让我想起奇宝饼干包装上那个小男巫。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吗?不知道的话去商店买一包奇宝饼干。我正在惊奇他怎么会长得那么像那个小男巫,结果看到了我绝对不想看的东西:他裤子的拉链忘了拉@#$%……天那,学校里从没教过这种事儿怎么处理……”
我笑出声来,然后因为想不起来小男巫什么样子,就跑出去买奇宝饼干,可惜小超市没有。

另一位同学也在资本主义米国,他的邮件仍以中文为主:
“窦唯是我的偶像, 他的事我当然知道. 我声明, 虽然咱一贯理智, 这次咱不干了.
咱永远站在窦同学一边, 不论对错. 因为咱知道窦同学不是哗众取宠的人, 没被逼急了是不会走这步的.
摇滚还唱, 黑豹唐朝郑钧许巍以及一点点左小诅咒. hehe.....for fun for fun.”
我不知道他还在唱摇滚,敬佩之情顿上心头,我想是敬佩吧,不知他的头发是不是还那么长。接着就把《黑梦》找出来听,大中午的,听着窦唯,窗外天色阴暗,黑得像要掉下来。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6 23:07 | | 分类:一日 | 评论: 4 | 浏览:96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4 星期三(Wednesday) 大雨
窗外正电闪雷鸣,来听陈升,没有料到,是这样一个故事:


它活在柜子里面 它住在床铺底下 有时候甚至躲在我的玩具盒里 朦胧中我想睡 它跑到我的面前 有时候它甚至跑到我的恶梦里面 它不吃也不喝 它不哭也不笑 唯一的乐趣好象只是夜夜来纠缠著我 朦胧中我想睡 它又到我的面前 好象等我睡著又要跑到我的恶梦里 玩具我有许多 我什么都有 我住的都市危机四伏没有一个朋友 我想要逃走 逃的很远很远 带著我那没有名字的好朋友 我写了一封信 想给我妈妈 告诉她不用担心没人照顾我 天空中闪著雷 我站在床前 哭泣著叫我幻想朋友快来陪伴我 我敲敲房门 没听见回声 推开了灰暗 朦胧中看见 妈妈的房间今夜有张新面孔 你不要让我在闪电的夜里独自一人 我心里害怕 谁陪我说话 闪电的夜晚 我躲在床角 发不出声音 害怕我有一个幻想的朋友 妈妈的房间今晚也有新朋友 你快点出来 陪我到梦中 OH 我心里害怕 谁陪我说话 幻想的朋友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4 22:57 | | 分类:诗歌 | 评论: 6 | 浏览:979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4 星期三(Wednesday) 阴
中午碰巧看了会儿奥普拉脱口秀,大威和小威是嘉宾,观众席上是一众神情茫然沮丧的女孩,都有心理问题,大多和减肥、整容及性有关。很受不了那个心理咨询师的强硬口吻,那么那么带引号的女权主义。有个女孩十六岁第一次和男友have sex,以后曾换过六七个男友,每段关系中,她都觉得只有答应have sex才能让对方快乐,但结果是觉得自己被利用了,而同学们已经把她诋毁地不成样子,她只好转学。心理师铿锵有力地训导着:他们用精子填满你他们利用你建立他们自己的自尊和信心他们这个他们那个,女孩听得满眼是泪点头称是神情激动,就这样这个中年女咨询师定义了所有的男青少年,并成功地灌输了这观点。
那些女孩神情和目光的前后反差令我迷惑,之前的迷茫空洞经过嘉宾们的分析劝诫,很快变得坚定充实,难道上一次节目就能解决问题?不知是他们太天真还是我太复杂。Mr.Yu说什么来着,奥普拉秀都是无聊的家庭妇女看的,她们需要这个。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4 21:39 | | 分类:深沉 | 评论: 2 | 浏览:107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3 星期二(Tuesday) 晴

双鱼写的是绣球花啊。
就是八仙花,这时候大洋彼岸的小城佛农山四处盛放的花朵,我那院里也一定开了,去年是蓝紫色,今年会不会变成粉红?读了鱼儿的文章我才知道八仙花的颜色会随土壤的酸碱度改变,也就是自己都可以控制。难怪花语叫做易变的心。
还叫紫阳花。“相传白乐天到一寺中,寺僧以无名花考问其名,白随口而说“紫阳花”。后来多是寺院禅林多种植绣球,尤其是日本”。网上看到照片,神户市立植物园里的八仙花美轮美奂,碧蓝,蓝紫,深紫,紫红,粉红,洁白,还有翠绿,花瓣柔韧,脉络清晰,具有一种令人专注的力量,望之心静。
小时候倒是看过一个日本片子,就叫《黑猫与八仙花》,恐怖片,雨天的氛围,音乐诡异,里面猫的黑和八仙花的白,对比强烈。
深秋的时候,看到它一团硕大的干花,形状完整,每一片枯黄的花瓣都在,惊叹,似乎它知道自己会成为干花里最受欢迎的品种,因此分外爱惜自己。
去年夏天在旧金山的九曲花街(Lombard St.)——世界上最弯曲的街道,只三四百米,却有八个急转弯儿,完全是因为陡峭到40度的斜坡。我们从坡上往下走,每道弯儿都是花坛,粉红色的绣球花如火如荼,伴我们一路下行,到了底下得以观其全貌,那是九曲八弯的绣球花丛。 恰好一辆小车开下来,小心翼翼却准确熟练地绕过一个一个又一个的粉红色绣球花丛,仿佛特技表演。
而我最爱的那一片绣球花长在佛农山小城,一片寥落的街区,那面破败的灰墙,丑陋的空调机下,有一丛世界上最鲜明美丽的绣球八仙紫阳花。
想到它会一年年奇迹般地变换颜色,便有些惘然,来年我去看它,若是粉红变作蓝紫,我可会大惊失色吗?它变了颜色可会丧失记忆吗?我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多。

绣球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3 23:03 | | 分类:花痴 | 评论: 2 | 浏览:1555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2 星期一(Monday) 晴
Deja-vu.
Lynn说,你觉不觉得这样的情景曾经发生过?那一刻我们正起身,湘菜馆的午饭告一段落,我说了句什么,云鸽和胖子也说了句什么。
Deja-vu.
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每当发生deja-vu,我都惴惴不已,几乎视它作不祥之兆。渐渐地便不再害怕,我不会再费力回想,曾几何时这情景在何处发生,因为那必然是徒劳。
Deja-vu.
它也来得渐渐少了,因为我年岁稍长?再来的时候,心里安宁,仿佛旧相识,曾经心结难开,可是时光流转,终于释然。
Deja-vu.
记忆中枢神经末梢偶尔的短路,是deja-vu;癫痫病人犯病前多发的症状,是deja-vu。
但更多非癫病的常人如你我也会有这一刻如此真切不容置疑的错觉:眼前一幕曾经上演。

你有没有经历过Deja-vu?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2 22:14 | | 分类:花痴 | 评论: 0 | 浏览:934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20 星期六(Saturday) 阴
薄阴的天气进山最好,只是四百多号的工会成员们一同出游实在夸张,村里那些大爷大娘的眼光如此惊恐地投过来,我顿时自惭形秽。
多么乏善可陈的春游啊......

核桃

毛桃

玉米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20 22:46 | | 分类:一日 | 评论: 0 | 浏览:923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1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今年以来天气最好的日子,Lynn来了。
风雨之后,北京仍然有透明的蓝天和阳光,早晨七点,日上三杆。
我心不在焉地上完四节课,赶紧给云鸽电话,那一头兴奋的声音:我们在三号楼,快来!
明黄色的长椅,绿草萋萋,这一张的光线真好。(Lynn,看到此篇速发照片来:))

卡布其诺原来是个楼盘,可惜每一栋楼里并没有咖啡馆。这个名字太太太小资啦。云鸽新房地上摆满了吸味的菠萝皮。墙纸和灯。
我和Lynn趁机去798逛,可怜的Lynn,怎么也记不住这三个数字,每次都有不同的排列组合。我们看《影像北京》那组摄影时被吓到了,尤其Lynn说晚上要作恶梦。这里的展室都是以前的厂房,现在则是空旷高大的迷宫,一束阳光从天窗斜射下来,照亮局部的阴暗。几个建筑工人沉默地盯住我们,一言不发,我们走到哪儿他们就看到哪儿,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中,我们看到照片上四合院拆迁的废墟,仅存的门梁上堆满白色百合,黑袍长发的一男一女蹲在其中,目光凝滞,宛如将被献祭的童子或是羔羊。都是死亡的意象,我们赶紧逃出来了。

我道听途说,春夏出生的孩子比秋天的自杀率高,婴儿更敏感地知觉到时令的变化,然后对心理有影响云云。Lynn,三月的双鱼座,十分赞同,云鸽,十月天秤,也微笑颔首。

明天Lynn要去万通新世界商城——国外归来的游子们一致叫好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
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17 22:30 | | 分类:一日 | 评论: 2 | 浏览:901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5-8 星期一(Monday) 晴
西安的五月,榴红槐绿。紫花酢浆草和白花苜蓿织就的街心草坪,我平生未见。早饭桌旁开始发白日梦,梦长安城里的人们某个这样的清晨醒来,发现白花苜蓿漫街遍巷,遮蔽了整座城池,连能供八辆大车并排行驶的城墙上也铺满白花绿叶的绒毯。

我每日穿梭于家和医院之间,有时和姐姐一起,有时和丫丫一道。妈妈负责在家做清淡而好吃的饭菜,让我们给爸爸送去。
西医东门口的路上有卖草莓和桑葚的,草莓小而酸,但单为了它的小我就要欢呼雀跃了,那和我们小时候在植物园同学邻居的草莓地里偷摘到的一摸一样。桑葚紫黑,也是桑葚该有的颜色。
中午我们在西医家属院的食堂吃饭,爸爸胃口还很好,他一点不像个病人,比我走路还快。两块钱一份酸辣米线,两块五一份炒面,我口袋里仅有的五块钱竟然还能剩下五毛。
爸爸吃油泼扯面,很香。

爸爸好几天都不用输液,他睡午觉,我和姐姐就去逛家居广场,她正在装修新房。我为自己的实用主义态度吃惊,在建议她买东西的时候,我不停地说:这个不实用,容易积灰,藏油垢……
有时我们带上丫丫,她吃到里面有很多鱿鱼的海鲜米线,激动不已,说要告诉店家以后少放点,这样怎么能够赚钱!我们还在一家叫做乐可可Rococo的冷饮店吃冰淇淋,草莓麦香和巧克力都好吃,哈密瓜和香芋的一股香精味儿。我们仨点的各个不同,一定要把别人的都尝一口。

晚上不用陪床,还没到那时候。我和丫丫霸占着电视遥控权,每晚看新白蛇传,许仙就像唐僧一样唠叨。但是有些台词依然打动我。三集放完后,我们看一会儿重庆赛区梦想中国里李咏和孙悦怎么损人不利己,伍思凯怎么唱红脸,选手们怎么奇形怪状。然后我们看中央十二教育频道的《这些年,那些人》,光这个名字已经够让人潸然泪下,如果我们也有够矫情。我和姐姐姐夫一起跟着流行歌曲回忆往事,猛然发现时光已经走了那么一大圈儿,可是无暇驻足,就这样被它裹胁着滚滚向前。

在Z20的车厢里我看着那几个男女来来回回地从包里取他们大肆采购的小吃,石头馍,稠酒,回民街的花生酥,麻纸包着,系红绳。
车到北京,我闻到槐花香,黄刺玫凋落了,这是一年中杨树叶子最油绿光亮的时候。
丫丫发的短信:小姨我没有哭。

我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五月。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5-15 23:00 | | 分类:一日 | 评论: 3 | 浏览:1060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27 星期四(Thursday) 晴
又见尤物,尤物已为人父。
不要问我他为什么叫尤物。
真人跟照片不一样,更像旧时尤物,眼睛里的笑意,嘴角的纹路。

听Tracy说,上次他来北京,见面的时候西服领带,biu哥很凶悍地把他衣服扒掉了。所以,今天他穿衬衣休闲裤。真是可惜错过了这经典场面。

三十五岁以后才会全面怀旧。所以,我现在不要怀旧。可是,我还是有点不习惯,他这样正经八百地同我和Tracy讨论着一休哥的真实人生,戒指的形式与内容。
Tracy感慨道,你现在不像木村拓哉啦。
我感慨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这样传统的人生呵。

尤物还是喜欢动物,家里养了兔子和乌龟。那时他在宿舍里养只灰兔,总去食堂拣烂菜叶子,兔子最后胖大得像只猪,至少我这么觉得。

他儿子已经三岁,一个很酷的小小尤物。
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4-28 21:14 | | 分类:一日 | 评论: 4 | 浏览:957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2006-4-24 星期一(Monday) 晴

迪安又要办画展了,真为她高兴。很爱读她的邮件:
“温室里的生菜发芽了。鸽子生了两只小鸽子,它们懒懒地躺在那儿还等着妈妈喂,妈妈已经拒绝再喂了。”
两幅画:落林山路日出。史地文关春天。从来没见她用过这种颜色。Always new.

WC Rollinghill road sunrise

Stevens Pass Spring

念冬儿 发表于 2006-04-24 23:48 | | 分类:花痴 | 评论: 8 | 浏览:1058 |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0


  
页码:1/5  [1][2][3][4][5]    ↑回到项部